《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20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头儿,这个你说的算。”小任叁咯咯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老头儿你这两天怎么了?昨天晚上我们人参还以为你是假的。有坏人假扮的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娼馆哪个姑娘说要嫁给你,把你吓到了?”
  “哈哈哈,坏小子。敢拿你爸爸我玩笑。”席应真在小任叁的脑门上轻轻拍了一下,随后表情古怪的说道:“那时我一时没看开想要做做好人,不过想想术士爷爷我怎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还是这样过的舒服,没事学什么好,本来又不是什么好人……”
  席应真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看了一眼窗外的大月亮。随后明白出了什么事情。笑眯眯的在吴勉的耳边嘀咕了一句:“过了子时,现在算另外一天了……”
  吴勉脸上露出来一丝古怪的笑容,看着那边恢复老样子的席应真,自言自语般的说了一句:“玩的真开心……“

  这时候,老术士抱着小任叁再次走到邱芳的身边。看着这个奄奄一息的方士说道:“刚才老人家我说的,你都听到了吧?现在你也磕不了头,这样,先喊一声师尊,术士爷爷先给你治了病,再起来磕头。你的运气好,现在术士爷爷上一个弟子刚死,正好把位置给你腾出来了。”
  听到席应真说到上一个弟子刚死,姬牢的嘴巴动了一下,想要去打听离墨的下落。不过话到了嘴边,还是忍住没有开口,硬生生的把话又咽了回去。
  “请恕我不能从命……”邱芳用力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邱芳之前有过师尊……虽然已经被逐出了门墙……不过也没有打算学广孝那样再投他门。多谢席应真先生你的好意……邱芳犯错之后……已经做好了去轮回的准备……”
  看着这个马上就要咽气的方士一口回绝了自己,席应真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他收弟子的时候,除了那个瞎眼的董峰之外,剩下的人几乎都是抱着他的大腿哭求的。想不到这个邱芳会浪费自己的一线生机,宁死都不拜自己为师。
  不过眼前的邱芳却甚是对自己的脾胃,比起来自己其他死了,和还没死的弟子,越来越觉得邱芳顺眼。就在老术士犹豫不绝的时候,小任叁开玩笑的说了一句:“老头儿,你真觉得这人好,反过来拜他为师不就得了?”说完以后,小家伙已经被自己逗乐了,开始咯咯大笑了起来。
  “胡说八道,你爸爸我是什么身份,这个邱芳是什么身份?他以前恶师尊是火山,你爸爸我拜了他,再看见火山不得灭了他的口?省得还被别人笑话。不行,太麻烦。灭了火山还有广仁。他们爷俩都完了徐福那个老家伙就要出来——那就省了术士爷爷我的事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席应真的眼前一亮。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胜徐福一次,除了当年他一人打上方士宗门那次,和首次出世的徐福打了一个平手之外,其余几次都是败在徐福的手下。直到那位大方师出海之后,自己才得了一个陆上术法第一人的称号。而天下第一四个字还在留在海上大方师的手中。
  为了这个,席应真几次前往东海去找徐福比试。一连半年多,天天在徐福的落脚之地骂着大街,虽然他骂街比百无求相差甚远。也是被这个老术士搅得不胜其烦,徐福这才露了面。和席应真二人就在海上一场大战,不过最后还是老术士挨了大方师一个嘴巴。输了那一场比试。
  不过席应真还是耿耿于怀,五行当中徐福主水,他主火。本来便被大方师克制。比试的地点偏偏就在汪洋大海当中,让徐福站了地势的便宜。如果老术士主场选在火势之地,那胜负或许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前提是,徐福那个老家伙必须要离开大海,自己到陆地上来找他。广仁、火山如果折于自己之手,徐福应该就会回来了吧……
  想到这里,席应真觉得拜这个小方士为师似乎也不是不可以。大不了打败了徐福之后,自己再脱离师门就好。他们方士反出门墙的也不止一个两个人了。
  想到这里,席应真哈哈一笑,先将小任叁放了下来。随后单膝跪在邱芳的身边,对着这个小方士说道:“弟子席应真愿拜在师尊门下学法修道,众生侍奉在师尊左右。还请师尊您老人家成全……”
  席应真这两句话吓了在场众人一大跳。谁也没有想到辈分最大的老术士,竟然会拜在身份最低的邱芳门下。就连小任叁也变了脸色,小家伙现在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当下拽着老术士的衣角。怯生生的说道:“老头儿,我们人参玩笑呢。你别当真,快起来。别吓唬我们人参了……我们人参再也不敢了…….”
  “我的儿,别担心你爸爸我认了邱芳为师,你就要跟着叫他什么。咱们单论。这事和你无关……”席应真冲着小任叁笑了一笑,随后继续对着已经吓呆了的邱芳继续说道:“老师尊,受了席应真的跪拜。你我师徒的名份就算定了。从今之后,谁再敢欺负你的话,就报弟子席应真的名字。”
  邱芳本来身体就弱,看到席应真对着自己行拜师之礼,吓得差点就这么死过去。当下使出来全身的力气,想要对这个老疯子说自己是将死之人。无意收徒。没有想到想好的话出口,却变成了:“今日起你我师徒名份已定,望你能光大门……”
  自己说出来的话根本不是自己要说的,邱芳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虽然知道这是席应真施展的手段,不过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这种可以变化出口之言的术法……
  “应真先生您拜了名师,真是可喜可贺……”这时候,张松嬉皮笑脸的走了过来。对着自己昔日的师尊继续说道:“大术士席应真拜师,这也算是天大的事情了。怎么也要找家娼馆去庆贺一下……”

  “胡说!”席应真的眼睛一瞪,随后对着自己这过气弟子,说道:“术……方士爷爷我拜在师尊的门下,哪里还有什么大术士?记得以后对我相称要说方士爷爷。还有,你这睚眦玩够了吗?玩够就还给方士爷爷。没看见我这刚刚拜师吗?我家师尊法术太弱。身边不带点龙种妖兽什么的,被别人欺负了怎么办?归不归,你把你儿子过继给方士爷爷我吧。人参我舍不得。就把你儿子送给我家师尊。有事防身,没事听它骂街也解闷…….”

  “老子不去!”听到席应真要把它送人,百无求的混劲上来。瞪着眼睛说道:“老子又不是你生的,凭什么要你来做人情?老家伙,你敢把老子送人,老子现在就死给你看!”
  “傻小子,方士爷爷在和你玩笑呢。你吃的那么多,一般人家怎么养的起?”归不归嘿嘿一笑,转过身去,背着席应真的面从怀里面摸出来一个小小的瓷瓶。从里面倒出来一颗丹药之后,转回身来笑眯眯的走到了老方士的面前,笑着说道:“您老人家拜师这么大的事情,晚辈我也没有什么好表示的。这一颗长生不老的丹药您收好,算是晚辈对令师尊的一番孝心……”
  席应真皱着眉头接过了丹药,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之后。翻着白眼对归不归说道:“老家伙,方士爷爷我拜师尊。你给了一个单数,什么意思?在暗示我们这一门祸不单行吗?儿子不要你的了,还那么小气吗?”
  日期:2017-07-03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