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5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力气才重新恢复到彭长宜体内,他慢慢地驾着车,悄悄地跟在他们的后面,直到看到他们进了一个用铁栅栏围起来的一个三层小楼,有三三两两的人走了进去。
  彭长宜开着车从旁边经过,就看清了这是德山教育局下属的一个英语进修学校。原来陈静是到这里上课来的。
  彭长宜等他们完全进去后,他把车开了过去,停在了路边,戴上墨镜,下了车,在门口拦住了两个正要往里走的年轻人,问道:“你好,请问你们是来这里上英语补习课的吗?”
  两个人一听他的口音是外地的,就点点头,其中一个说:“你有什么事?”
  “我问下,多长时间下课?”彭长宜满脸堆笑地说道。
  “两个小时。”另一个人回答。
  “哦,我明白了,谢谢你们。”彭长宜道了谢后就走回自己的车,驾着车就向前开去。
  彭长宜又从前门的街道绕了回来,途径那个三层楼前,他没在往里看,继续往回开,直接开到了上次住过的那家宾馆的停车场。他登记住宿。办理好一切手续后,就躺在了宾馆的床上,脑子里就开始过电影,从认识陈静到现在的前前后后……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也许,他能征服她年轻的身体,但是不能控制她年轻活跃的思想,他们真的是差距太大了。
  他忽然想去老顾上次从德山回来后,说话一直是吞吞吐吐的,他严重怀疑老顾贪污了某些事实,只是碍于他的尊严而不说。
  罢罢罢,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跟她谈开,哪怕从此各奔东西也绝不拖泥带水!

  想到这里,彭长宜起来洗了个澡,然后看了看还有时间,就又躺在床上眯了一会,定了手机上的闹钟,养足精神,准备打一场硬仗。
  他躺了有四十分钟的时间,从床上起来,刮了刮胡子,其实,他完全不用刮,早上来的时候刚刮过。梳完头,甩了甩自己还算浓密的头发,对着镜子穿好衣服,将里面的衣服扣好扣子。
  德山比亢州可是冷多了,江帆总是喜欢围围巾,他不喜欢,感觉那样的男人有些文艺,他穿上外套,将小手包塞在大衣的兜里,大小正合适能够放进去,整装完毕,他抽出房间的门卡,揣进兜里,带上门后便大步走了出去。
  他没有开车,而是步行来到一个饭店前,这个饭店在他刚才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好了,是一个很有山城特殊的饭店,环境非常好,最重要的是这家饭店正对着陈静出租房的胡同对面。
  彭长宜来到了这家饭店,跟服务员说:“给我一个二楼的雅间,靠窗的位置。”
  服务员看了他一眼,问道:“您几位?”
  彭长宜眼睛一厉,说道:“一位就不能要雅间了吗?你该收雅间费就收雅间费。”说着,也不管服务员在那里如何大眼瞪小眼,他自顾自地往楼上走去。
  也许是这名服务员感到了彭长宜身上那种咄咄逼人的戾气和不凡的气宇,这应该是她不曾见过的,因为彭长宜既不像学生也不像老师,又有别于这一带收保护费的那些地痞流氓,她愣是被震住了,半天才冲楼上喊道:“二楼雅间一位,靠窗户。”
  立刻,楼梯处早就站着一位女服务员,手里抱着菜谱,见彭长宜上来了说道:“先生您这边请。”
  彭长宜阴着脸,跟在她的后面,果真,这个服务员将他领进一个靠窗的位置,这是一个四人台的雅间,装修的尽管不算豪华,但是也很有情调,估计针对的人群应该是学生里面家境比较富裕的群体。

  “先生您需要点什么?”服务员问道。
  彭长宜摘下眼镜,说道:“菜一会再说,先给我泡壶茶。”彭长宜不等服务员询问,直接说道:“要你们这里最好的铁观音。”
  其实彭长宜非常清楚,茶水在饭店是利润最大的,即便你要的是最好的,上来的茶叶也绝对不是最好的,但价钱肯定是最贵的。不知为什么,他今天就想装样子,就想拿派。有点像武松过岗一样,必须要有三碗以上的酒垫底。
  “好的。”服务员脆声说道,转身就出去了。

  彭长宜就扭头头看向了外面,他此时是面朝东坐着,这个位置正好把那条街道的景色还有陈静出租房的那条胡同收尽眼底。
  彭长宜看了下表,正好四点,也就是说陈静到了下课的时间了。
  这时服务员给他端上了茶,为他倒上一杯后说道:“先生,您现在点菜吗?”
  彭长宜抬头看着她,说:“我约了人,等人到了再点不迟。”
  服务员点头就出去了。
  彭长宜边喝茶水便不错眼珠地盯着下面的街道。又过了有十多分钟的功夫,就见陈静和她那个师兄还有另外一对男女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他感觉陈静很开心,青春荡漾的样子。
  到了胡同口,那对男女往西走了,陈静和那个同样是青春荡漾的男生就站住了,他们在说着什么,一会就见那位男生用手指了指对面彭长宜呆的这个酒楼,陈静摇摇头,那个男生又指了指了旁边的位置,陈静就摆着手,跟他说了什么,就开始往胡同里走,那个男生叫住了她,走过去,紧紧抱了一下陈静后,他们就分开了。
  男生向校园的方向走了。
  彭长宜大声叫了一声服务员,服务员应声进来。
  彭长宜从旁边的顾客留言薄上扯下一张纸,在上面飞快地写下了一串电话号码,前面又加了个“陈”字,他跟服务员说道:“麻烦你用你们吧台的电话帮我给这位姑娘打个电话,让她到这里来,你就说有位彭先生远道而来找她。这是你的劳务费,十块钱的电话费,剩下的是你的。”彭长宜说着,将早就准备好的四张十元的钱,跟纸条一块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拿眼瞄一眼他放在餐桌上的手机,接过纸条和钱,说道:“谢谢先生。”然后就出去了。
  也许是这里的服务员见惯了一些公子哥或者男人来追求这里的女学生吧,她一丝都不感到奇怪,拿着钱和纸条就出去了。

  彭长宜将门开开一条缝,站在门口,这时就听楼下传来打电话的声音:“喂你好,是陈小姐吗?我是山城酒楼的服务员,有位姓彭的先生在这里等您,他让您马上过来。对,是姓彭。他说是远道而来。对,对,是的。好。”
  一会,就传来了有人上楼梯的脚步声。彭长宜赶紧坐回到了座位。
  日期:2017-06-14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