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6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警方的调查材料也不是没有漏洞,我昨天晚上还去现场实地查看了一下,从死者倒地的位置和警方采集的现场脚印来看,断定孔龙掏枪杀人还不能自圆其说……”
  陆鸣一听,忍不住一阵兴奋,急忙问道:“你发现了什么漏洞?”
  孙明桥犹豫了一下说道:“从现场采集的脚印来看,死者一进门就几乎没有走动过,脚印显示孔龙主动扑向的死者,而那些证明孔龙持枪杀人的证人都目睹了死者扑向孔龙夺枪,这跟现场采集的证据相矛盾……”
  陆鸣一听,顿时把孙明桥佩服的要命,心想,毕竟是大律师,连徐晓帆都没有发现这个细节,人家大律师一眼就看出来了,看来自己没有看错人。
  “哎呀,孙律师,这可是一个大漏洞,这正好说明是阿龙扑上去夺枪,说明持枪者正是那个保安……”

  孙明桥忧虑道:“这种说法也只能是一个推测,并不能证明当时枪在保安手里,毕竟,孔龙最后逃离了现场,而保安当时堵在门口,所以,他接近保安也很正常。
  所以,这个漏洞只能间接证明那些证人的证词不可靠,如果每个证人都说亲眼看见保安扑上去夺枪的话,那么,我就有理由认为这几个证人之间事先统一了口径,从而质疑证据的可靠性,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辩护策略……”
  陆鸣兴奋道:“如果能证明那几个证人有问题,那法官就不能断定是阿龙持枪杀人……孙律师,你的这个发现说不定能扭转乾坤呢。”
  孙明桥摆摆手说道:“现在说这种话还为时尚早,法庭上的情况瞬息万变,我们也不知道检方还有什么杀手锏,他们手里掌握的资源肯定比我多……”
  陆鸣犹豫了一下,凑近孙明桥小声说道:“孙律师,不瞒你说,我也正在想办法寻找对我们更有利的证据……”
  说到这里,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站起身来在房间里到处看着,然后还走进了卧室看了一圈,脸上一副紧张的神情。
  孙明桥不解其意,问道:“你找什么?”

  陆鸣走到孙明桥身边,小声道:“我听说这家酒店到处都有监控,你的房间可别也安装了摄像头……我还听说那天晚上阿龙他们待的那个包间也有秘密监控,只是没法证明……”
  孙明桥脸色一变,有点不信道:“竟有这种事?”
  陆鸣说道:“客房有没有被监控我不清楚,但夜总会的包间肯定有监控,我的消息绝对可靠,只是无法证明……”
  孙明桥说道:“大厦已经被警方提供了当天晚上的监控记录,不过只是限于夜总会的大厅和走道,并没有包厢里面的情形……”

  陆鸣说道:“他们当然不会提供包厢里面的监控记录,要不然这案子的真相早就大白了?不过,我正在想办法寻找监控记录……”
  孙明桥说道:“就算你找不到包厢的监控记录,只要你能证明那个包厢装有监控,我们就有权力要求警方提供相关监控记录,否则,我们就有理由质疑证据的完整性……”
  陆鸣担心道:“可他们也能找到借口啊,比如说监控坏了……”
  孙明桥说道:“我并不排除监控损坏的可能性,但时间上的巧合就足以证明我所有质疑的合理性……”

  陆鸣对孙明桥越来越有信心了,不过,还是担忧地问道:“孙律师,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对手是什么人吧?”
  孙明桥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会去管躲在幕后的人,我也不会跟他大交道,我直接面对的只有检方的公诉人和大官……不过,开庭的那天如果有更多的媒体参与就更好了,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方面的关系。”
  陆鸣当然明白孙明桥的意图,心想,尽管孙明桥也希望借助公众舆论,可做法显然和张大鹏不同,如果他知道张大鹏可以找人在法院门口举行抗议活动,不知道他是什么态度。
  “要不我雇些人在开庭那天去法院门口示威?”陆鸣试探道。
  孙明桥惊讶地盯着陆鸣说道:“示威?跟谁示威?”
  陆鸣一愣,改口道:“也不能说示威,就算是喊冤吧,就算是对你的声援……”
  孙明桥说道:“案子还没有判决,你喊什么冤?要喊冤也要等到判决以后,并且必须是法官做出了违法的判决以后……”
  陆鸣急忙笑道:“对对,还是你想得周到,我只是想引起社会公众对这个案子的关注。”
  孙明桥说道:“引起公众关注的方式很过,但必须是和平手段,另外,你要注意,在案件审理期间,不要过于鼓噪,这是一个刑事案子,过多牵扯个人**或者幕后交易反而对案子不利,我们还是要靠证据取胜……”

  陆鸣忍不住有点羞愧,心想,都说孙明桥是个无节操无底线的律师,没想到还挺有正义感,不知道是装出来的,还是因为这个案子牵扯到孙维林,所以临时修改了自己的底线,但不管怎么说,阿龙的案子总算是看到了一线希望。
  不过,陆鸣还是有点不放心,谨慎地问道:“孙律师,根据你的经验,如果做最坏的打算,你觉得阿龙会判多少年?”
  孙明桥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知道什么叫过失杀人吗?”
  陆鸣摇摇头说道:“大概意思知道,法律上怎么规定的就不是太清楚了。”

  孙明桥说道:“过失杀人在刑法上是指过失致人死亡罪,过失致人死亡是指因为过失致人死亡的行为,通俗讲是指非故意或预谋的杀人……”
  陆鸣插嘴道:“阿龙不是正符合这一点吗?”
  孙明桥说道:“如果只是替他做过失杀人的辩护,我还是有把握的,可你要求的是无罪辩护……”
  陆鸣忧心忡忡地说道:“可我也不能不做最坏的打算,如果找不到新的证据,或者你发现的那个漏洞无法让法官采信的话,最后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总之,就算不能让他无罪释放,起码也要尽量减轻对他的量刑……”

  日期:2017-07-02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