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5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家栋小声说道:“别嚷,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病,你也不能生拉硬拽让她去检查呀?有一天她出去买菜,我给梅大夫打电话,跟她说了这种情况,她也是这个意思,让来北京检查。”
  “您不会说是体检?例行公事体检?”彭长宜也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说了,怕花钱,怕给梅大夫添麻烦。”王家栋说。
  彭长宜想了想说:“这样,这个工作您交给我,我下周出门,等我出门回来我想办法带她去体检。”
  “无论你想什么办法?都不能让她知道得的是啥病,我们以前只是跟她说子宫肌瘤。”
  “我明白,您放心,交给我。”彭长宜说道。
  王家栋松了一口气,说道:“不瞒你说,我还真害怕她见不到儿子出来那一天呢,所以,前天夜里,我厚着脸皮还真给老樊还了一个电话,没办法,圆脸一摩挲就是长脸了,我跟他说了我的担心。”
  “他怎么说?”彭长宜问道。
  “唉,要不怎么说是朋友呢,他早就在悄悄办这事,只是怕我固执阻拦他去办,所以一直没跟我说,如果不出意外,估计头春节能回来。”王家栋的脸上露出欣慰。
  “太好了。”彭长宜高兴地一拍手。
  “是啊,昨天我就跟她们娘俩宣布了这个消息,全家高兴啊。”王家栋的眼睛有点红润。
  “真是太好了!”彭长宜由衷地说道。
  “说一千道一万,还得感谢小卓啊,她把责任全揽自己头上了,也算帮了我……”王家栋的眼睛里就有了一抹深沉……
  王圆回来,这个家就有希望了。老太太不愿去北京看病,彭长宜知道她的担心,现在,维系这个家庭日常开销的就是古街的门脸房和雯雯以及老太太的工资,酒店和宾馆的出租费用几乎全部用于还银行的利息,所剩无几,一个孩子的开销就基本是一个人的工资,遇到事情肯定手头紧。这一家人越来给他的感动越多……
  从部长家出来的时候,天空已经是星斗满天了。彭长宜的脑子里总是徘徊的王家栋写的那首诗。从这首诗里不难看出王家栋对自己的殷殷之情,但也传递出另一个讯息,那就是王家栋对自己目前这段工作并不是十分的满意,但是,如何能做到“风生水起”?这似乎是彭长宜一直以来在寻找的答案。
  到了住处,彭长宜头下车前跟老顾说道:“老顾,你明天下午把车保养一下,加满油,周六早上我要出远门。”
  老顾一听书记说出远门,他的心就是一动,是不是去德山?但他忍住没问出来。他在想,是不是把实情告诉他,但是如果告诉他,以彭长宜的性格肯定是不会去了,目前看,彭长宜去一趟也好,这样就能做出正确的决断。尽管他跟彭长宜这么多年了,但领导是领导,有的的时候,领导的事你可以用心去做,但绝不能越疱代俎影响他的判断甚至是决断,还是让他自己真正去感受一下合适,毕竟,这种事是谁也代替不了他的。

  回到宿舍,彭长宜懒得去洗澡,他躺在床上,脑袋乱七八糟的,想再最后一次给陈静打个电话,尽管经过了无数次的失望,但每一次播出那个号码后,他还是充满了希望。
  依然如故,电话没有开机。也许,她从来都没有试着用过那个电话。
  既然决定去德山了,彭长宜就不再打了,即便电话打通了,他也必须要去一趟。
  又过了一天,到了周五快下班的时候,彭长宜接到了荣曼电话,荣曼问他周日去北京开会的事,如果方便就搭他的车,省得开两辆车了。
  彭长宜很是纳闷,他记得自己跟她说过自己出门的事,而且还说过即便是参加也不会太早,怎么还说要搭他的车?难道她的记性这么差?还是借此提醒一下自己没忘了周日的活动?
  他跟她说道:“各去各的。我可能早不了。”他没有再跟荣曼解释原因,因为他认为没有必要,已经说过一次了,而且自己也跟北京方面解释了,没有什么重复的必要。

  荣曼嘱咐他别太晚,然后就挂了电话。
  周六一大早,彭长宜就动身前往德山了,他详细向老顾询问了陈静宿舍的位置,一路上,他都在想陈静为什么不用新电话,是嫌不够档次吗?也不是,这是目前最好的手机了,那么还是因为沈芳?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也就是她在电话跟自己说的那样:不想当别人的影子。
  彭长宜中途在服务区吃了饭,下午一点多的时候,他就到了德山陈静的宿舍位置。他把车停在胡同边上,刚准备下车,就看见陈静手里拿着一本书本跟一个男生走了出来,他忽然觉得这个男生好面熟,仔细想了半天,才想起第一次送陈静来报道的时候,就是这个男生领她去报名的那个师兄。
  也可能是天气比较冷,陈静把书塞到那个男生手里,她解下了围巾,重新围了围。那个男生就站在她的后面,帮她系上围巾。他忽然想起老顾说的陈静周六下午去上英语课的事。难道,这个学长和她一起去上课?看样子像。
  彭长宜刚要开门下车,蓦地,手却僵在了车把手上,两只眼就直了,人也一动不动了。
  就见那位学长,帮陈静系完围巾后,居然很亲热地把陈静揽在怀里,陈静似乎很享受师兄的怀抱,他们拥着走了过来!
  天,这是什么情况?彭长宜忙把头别过去。
  就在彭长宜打愣的空儿,两个人嘻嘻哈哈地走出胡同,向前面拐去。
  陈静没有注意到他的车,由于是周六,这条街上,到处都停满了车,什么车都有。也许,对于这些车,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迅速掏出手机,他不假思索甚至是条件反射地拨了陈静同学的电话号码,果然,陈静站住?,她从兜里掏出了电话,她低头看了一眼,没有接。那个男生凑到她跟前想看电话,陈静赶忙装进了口袋里,直到彭长宜挂电话陈静都没有接。
  陈静有电话?!

  这个电话就是她的,她上次还说是借同学的电话给他打的,难怪她不用他给她买的那个。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的脑袋就是一片空白,头有些发蒙,耳朵里也是嗡嗡作响。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再一次重播了那个号码。陈静又掏了出来看了一眼后,仍然没有接,而是直接揣进了兜里。
  彭长宜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电话便掉在了旁边的车座上。无论他愿意还是不愿意,他都必须要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陈静有可能从新开始了。
  彭长宜在脑子里做出了这个判断后,随后,就是更加的头晕目眩,他无法动弹,更不能冲出去跟那个小子绝斗。因为,他必须冷静。他已经有过一次冲动了,曾经把一个肥猪揍得屁滚尿流,但那是一个男人正义的拳头,而现在呢,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陈静被另一个男人搂着走远了……
  他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那两个年轻的背影,他忽然发现,这个男生和陈静在一起还蛮般配的。也许,他们才是一对般配的恋人。校园里,陈静就该是和这样的年轻人在一起,而不是他这个老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