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4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荣曼说:“您看看,时间是周日下去四点,也就是说用的是晚上的时间,我想,下去四点您有什么事也该办完了吧,不矛盾。”
  彭长宜说:“我出远门,怕赶不回来。”

  荣曼说:“没关系呀,只要晚上能赶上吃饭就行了,我估计之前会是公司表彰会啦、联欢会啦,晚上吃饭你能赶到就行。”
  彭长宜听荣曼说让他晚宴前赶过去,就说:“看情况吧,我也许能赶过去,吃饭的时候跑过去多丢人啊?”
  荣曼说:“那没办法,你不是其它时候没空吗?谁让他们开会不提前跟彭书记商量?”
  彭长宜不喜欢荣曼用这样调侃的语调跟自己说话,他合上请柬,说道:“好吧,我尽量。”
  荣曼说:“这我就放心了,咱们亢州公司还在被表彰之列呢,你说你这市委书记不去给我们撑腰鼓劲,谁会给我们撑腰鼓劲啊?”
  彭长宜笑了笑,没再说话,而是继续低头看着桌上的文件。
  荣曼本不想走,但是看彭长宜似乎还有公事,而且明显地表现出心不在焉,她就只好起身告辞。

  荣曼走后,彭长宜就推开佯装看的文件,他最近的确心烦。
  恰在这个时候,宋知厚进来了,他说:“彭书记,俞老板在我办公室,他说有事找您谈。
  彭长宜就从鼻子眼里“哼”了一声,说道:“我马上出去,你跟他说让他改天来。”
  宋知厚想了想,书记今天的日常安排已经进行完了,他出去就是临时有事了,就说道:“好,我去跟他说。”

  “等等。”彭长宜叫住了他,说道:“你跟他说客观点,我的确有事,让他改天再来,我也的确有事找他。”
  宋知厚点点头。他明白,自己是不需要跟着书记出去的,因为他知道如果书记需要他,就会跟他说了,如果书记不说,那就是不需要。宋知厚出去两分钟后,门又开了,俞老板打外面进来了。
  “彭书记,听说您有事要出去?”
  彭长宜就是一愣,他向俞老板身后看去,就见宋知厚一脸的无奈。宋知厚连忙说道:“我跟俞老板说了您的情况,他说过来跟您打声招呼就走。”
  俞老板过来跟彭长宜握手,彭长宜就看见了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的脖子上,居然戴着一条闪闪发光的金链子,有人说,区别亢州哪些人是在废铁一条街上的老板,有三条标准,一是听他说话声音高不高,二是看他脖子上闪不闪金光,三是看他屁股底下是不是宝马,如果这三条都占了,那必定是亢州的“拆老板。”三条估计俞老板都占全了。
  彭长宜讥笑一下,说道:“你今天来的的确不凑巧,我马上有事要出去,这样,你改天来,我还有事找你。今天实在抱歉。”
  这个俞老板对那天的爽约没有解释一句话,说道:“行,咱们哥们不用客气,我听小宋说你有事出去,就过来跟你见个面就走,既然你忙我就不多耽误了,改天我再来。”说着,他再次跟彭长宜握了手后就走了出去。

  望着俞老板的背影,彭长宜厌恶地在心里说道:哥们?笑话,谁跟你是哥们,我能有你这样的哥们?你凭什么跟我称兄道弟?就因为你脖子上的金链子还因为你有钱?还是因为你跟岳市长搭上了关系?
  记得早在三源的时候,部长就跟他说,让他这辈子都要注意的一件事就是千万别被有钱人保养了。他现在还记得部长跟他说的话,他说:在古代,文士们都兴养门客;改革开放后,大款为了显示自己,都兴养小蜜;现在呢,你再看,大款都兴包养领导干部了,这是很危险的潮流,直接危害到我们党政权的稳定。所以,彭长宜跟这些有钱人打交道,心里始终都有这样的原则,就是不被有钱人强。奸,也不被有钱人保养,这是他的底线。他可以积极帮助他们成全一些事情,但是决不给这些有钱人当奴才。

  俞老板所以敢跟自己称兄道弟,就是因了岳市长的原因,不然他不敢。哼,瞧你那德性!彭长宜愤愤地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他的心情非常不好,他感到了办公室的燥热,空气澡的人特别难受,耳朵里满是静电的声音,他有些坐立不安,想去开窗户,这时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喂你好。”他对着电话,说话都没了标点符号。
  “彭书记啊,我是北京公交分公司的老李……”
  彭长宜立马就听出的谁了,他连忙说道:“哦,李总,您好您好,我刚刚看到您给我下的请帖,太感谢了,还惦记着我。”

  “那是那是,亢州,是我们唯一的外阜线,彭书记是我们特别邀请的唯一的官员,理当我亲自去请的,让人把请柬捎过去已属不敬了,万望书记大人不怪。”
  “哈哈。”彭长宜大笑,说道:“您今个儿怎么了?干嘛跟我这么客气?您这一客气,我都坐不住了,直往桌子底下出溜。”
  “哈哈。理当的,理当的,如果彭书记不怪的话,那天务必到呦。”
  彭长宜感到肯定是荣曼跟李总说了什么,不然李总不会再次打电话相邀。他在心里就怪这个女人添乱,不懂事,但嘴上却说道:“李总啊,是不是有人跟您告我的状了?”
  李总说道:“没有啊,谁敢给你告状?我是想听你讲笑话了,希望那天你早点来,多给我讲几个段子呦。”李总说道。
  彭长宜知道他这个理由是经不住推敲的,就说道:“李总啊,我那点底儿,都被您搜罗光没有喽——”彭长宜故意把口气放得语重心长些。
  “哈哈。”李总笑了。
  彭长宜又说:“李总,您看我能给您提点意见不?”
  “哦,欢迎,你说吧。”李总爽快地说道。
  彭长宜郑重其事地说道:“您不用跟我客气,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亢州是您的属区,我理当前去参加总结表彰会。就是有个情况,我那两天要出差,周日尽量往回赶,但是请您放心,喝酒的时候我肯定赶回来了,我是宁舍好事不舍酒桌的主儿,到时你千万想着给我留个座儿。”
  “哈哈。”李总开心地大笑了,说道:“彭书记就是爽快,好,周日见。”
  “周日见。”
  挂了电话后,彭长宜就在想,这个荣曼搞什么鬼?
  跟李总逗了一会嘴皮子,彭长宜丝毫没有感到内心的烦躁有所缓解,反而更加焦躁不安。他周六周日的确安排了事情。他要去德山,自从老顾从德山回来后,他就接到过陈静一个电话,还是用别人的手机打的电话,这就说明,他给她的那个手机她根本就没用,彭长宜打了好几次都没开机。看来,这个丫头是有意这么做的。这也正是他最近烦躁的主要原因之一。

  后来,彭长宜又往那个电话号码上打过几次电话,对方仍然不接,彭长宜用办公室电话打,对方也不接。他就起了疑心,因为这个丫头说过,那个电话是她借的同学的,难道,她的同学对于同一个号码的电话就这么有定力不接吗?是不是陈静特意告诉的同学,不让同学接他的电话?
  看来,这个丫头真的铁了心不理自己了?就是不理自己,也要说明白呀,我彭长宜难道还缠住你不放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