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6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哼了一声道:“他不是挑战我的权威,而是违背他老子的遗愿,我就等着呢,我看他有脸回来……”
  陈丹菲小声道:“你这么大声干什么?我看婶子挺伤心呢,毕竟是从小带大的,事情如果能平息最好,如果闹得一家人不和,也不是和事啊……”
  陆鸣问道:“那以你的高见,我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陈丹菲说道:“我哪来的高见?他如果想要钱的话,干脆就把股份退给他,然他单干算了,就凭他那德行,要不了多久就会要饭,那时候他看见你就老实了……”
  陆鸣说道:“那不行,老闷交代的很清楚,十年之内股份不许转让……也许,可以帮他去个媳妇收收心……”
  陈丹菲笑道:“那必须娶一个蒋竹君那样的,别人也收拾不住啊……”
  陆鸣站起身来伸个懒腰,说道:“不早了,上楼睡吧……”
  陈丹菲一愣,尽管陆鸣没有别的意思,她还是红了脸,低着脑袋跟在陆鸣的后面往楼上走,走到一半,陆鸣忽然停下身来,小声问道:“我怎么总觉得你最近精神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啊……”
  陈丹菲一愣,问道:“我精神不好吗?没有啊……”

  陆鸣疑惑地回头看看陈丹菲,嘀咕道:“不会是来那个了吧?”
  陈丹菲红着脸骂道:“不要脸……看来阿媛教了你不少东西嘛……哎呀,你刚才说的那事什么时候跟蒋凝香说啊……”
  陆鸣楞了一下,问道:“什么事?”
  陈丹菲在陆鸣的腿上掐了一把,嗔道:“刚说过就忘了,该不会是在哄我吧……”
  陆鸣心想,这婆娘不但虚荣,而且还有官瘾,看来以前确实被她老公压抑的太久了,一旦天性得到了自由,恨不得让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呢。
  这么看来,那天邱俊邀请她去望江大厦上班的事情对她确实有吸引力,也许,她说那些话并不仅仅是在刺激自己,说不定真动过心思呢。
  “等你先忙过这一阵吧,要不然你也没时间啊……”陆鸣一脸恍然地说道。

  陆鸣快中午的时候到了市里面,先给徐晓帆打了一个电话,本想约她中午出来一起吃顿饭,顺便了解一下阿龙案子的进展。
  没想到徐晓帆现在已经当上了刑警队长,正忙着调查杨晓艺被杀的案子呢,哪有功夫陪他吃饭?
  据她说,前些日子刑警队的万大兴已经把阿龙的案子移交检察院了,也就是说,从公丨安丨局方面来说,侦查已经基本结束,只等着检察院起诉了。
  陆鸣一听有点急了,说道:“这也太快了吧?我当初破坏工厂生产线的案子都拖了快半年才开庭,杀人案开庭的时间应该更久啊。”
  徐晓帆说道:“都把这个案子当成烫手的山芋,谁愿意长时间抓在手里,何况,他们也没有找到什么新证据……”
  “这么说阿龙死定了?”陆鸣气愤地问道。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说道:“死刑的可能性倒不大,情况好的话可以判个过失杀人……再加上他卧底的身份,量刑上恐怕会有所照顾……”

  陆鸣问道:“那你估计会判几年?”
  徐晓帆想了一下说道:“这很难说……最少也要十年吧,毕竟死了一个人。”
  陆鸣一听,吃惊道:“十年?那等他出来岂不是变成老头了?我可是向他许诺最多两三年呢。”
  徐晓帆嗔道:“怎么?难道你以为自己是法官?哪有杀人案判两三年的?他杀的可不是一只鸡……”
  陆鸣气愤道:“可他明明是愿望的,那支枪又不是他的,难道自卫也要坐十年牢?你现在不是刑警队长吗?难道你就不能找点对他有利的证据?”
  徐晓帆嗔道:“你说的轻巧,我这才刚刚接手刑警队长职务,也不好马上翻别人的案子啊……你这人就是全凭自己想象,事情哪有这么简单?”
  陆鸣一时心里有股无名之火,可他也不得不承认徐晓帆说的也是实情,即便她插手万大兴的案子,也不见得能在短时间之内找到新证据。
  可一想到阿龙要在监狱里待上十年,心里就急的火烧火燎的,尽管他相信阿龙的绝对忠诚,可一个人当他知道自己要在监狱里熬上十年,谁知道他的精神能不能承受。
  再说,这么长的刑期,谁知道中间会出什么事,那种地方自己可是待过的,折磨人的不是劣质的伙食,也不是牢头狱霸的暴力,而是每个一模一样的死一般寂静的日子。
  就连财神这种理智的老男人待了三年以后都变得疯疯癫癫的,阿龙正年轻气盛、况且外面还有相爱的女人,要是知道自己要在监狱里待上十年,不疯掉才怪呢,到时候难免会生出通过立功赎罪而达到减刑的念头,那时候自己就可以去跟他作伴了。
  “这么说没希望了?”陆鸣咬牙切齿地问道,也不知道他的仇恨是冲着谁来的。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说道:“除非出现奇迹。”
  陆鸣恨声道:“那老子只有去贿赂法官了。”
  徐晓帆吃惊道:“你别乱来啊,搞不好连你自己也栽进去,这个案子可有人盯着呢,没有哪个法官敢接受你的贿赂……”

  陆鸣气愤道:“谁盯着?不就是孙维林吗?难道他是法院院长?”
  徐晓帆说道:“好了,我不跟你瞎扯了,如果可能的话,还有一次机会……”
  陆鸣急忙问道:“什么机会?”
  徐晓帆说道:“按照惯例,检察院应该给公丨安丨局一次补充侦查的机会,就看暗中有没有人操纵了。
  我已经跟范局长提过这个案子,他恐怕会抽时间过问一下,总之,你可以找律师,甚至找人闹点事制造点舆论都行,只要别太出格,但绝对别动打法官主意的脑筋……

  你这样做不仅帮不了阿龙,甚至换有可能害了他……对了,你最近是待在陆家镇还是待在市里面,找个时间我们见面再好好商量一下……”
  陆鸣挂断电话坐在那里呼哧呼哧直喘,一时有种绝望的感觉,说实话,这么煞费苦心的救阿龙倒也不仅仅是担心他泄露自己的秘密,感情因素还是起了知道作用。
  说实话,自从阿龙被抓,蒋竹君去了国外之后,他觉得自己几乎成了孤家寡人,身边连个商量事情的人都没有。
  当然,这倒不是说他没有朋友了,而是他现在浑身都是秘密,张嘴就可能引来祸事,除了阿龙和蒋竹君之外,有些事情连自己老婆都不能说。
  尤其是没有了阿龙,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少了一条胳膊一条腿,且不说别的,眼下如果要转移仓库的那些钱,没有阿龙的帮助,自己一个人根本没法办到,除非冒着泄露秘密的威胁雇几个搬运工,如果正好有一箱子钱调出来,那自己可就真的大明星了。

  “老板,那天在一笑亭农庄的时候,那个女丨警丨察不是说有监控记录可以证明阿龙没罪吗?她这是在暗示你想办法搞到那些证据呢。”
  陆鸣听了杜鹃的话,慢慢转过头来,像饿狼一样盯着他,吸了一口气,问道:“你对这事倒是挺上心啊,难道坐在车里也能听见她说的话?不会像那个女人一样没安好心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