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4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想她有可能加班住在单位了。就在门边拿起扫帚先扫甬路,没扫几下他就发现了问题。就见一层雪的下面,是一双男人的鞋印,并且,是一进一出的两双同样的脚印,他飞快地挥动着扫帚,扫到门口的时候,见房门是锁着的,他开开房门后,没有发现妹妹,妹妹的外套和鞋子也不在,也就是说,下雪的那天晚上有男人来过,但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现妹妹的脚印,也就是说,妹妹不曾从雪地上走过,那么妹妹是怎么出去的?被人背出去的还是连续两个晚上她根本就没回家?杜蕾说,她是昨天早上给她送去的小狗,说是没有时间照顾它。

  陆原来到屋里,他换上拖鞋,来到了楼上,见妹妹的床铺整整齐齐,又到了楼下,看见了小狗吃剩的狗粮,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迹象。那么可以断定,妹妹的确两个晚上甚至头下雪就没在家住。
  陆原坐在了沙发上,没有着急去扫雪,看着小狗从楼上下来,他就问道:“家里谁来了?”
  小狗当然听不懂主人的话了,它摆摆尾巴,卧在了它的棉垫上,垂下眼皮,就要瞌睡。
  陆原起身,从沙发旁边的一个花台上拿过一个老式电话机,他用手指转了几圈后,拨通了丁一的电话。当他知道她跑到了省城的时候,陆原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她跟江帆去的。但是妹妹不说,他是不能这么问的,他就说道:

  “你到省城干嘛去了?”
  “哥哥,我是来送我的手抄书来了,跟张会长约好了。”丁一解释道。
  陆原有些怀疑她说的话,故意大大咧咧地说:“那你也没必要自己送去啊,我给你带过去就行了,天这么冷。”
  丁一现在还不想告诉哥哥的实情,就说道:“我原来也是这样想的,后来正好有朋友的车来省里,就搭车过来了。”
  “知道了,你搭谁的车去的?”陆原漫不经心地问道,然后屏住呼吸听着。
  丁一不知是否该不该说出江帆的名字,她想了想说:“哥,我回去再跟你细说吧。”
  陆原更加坚信了自己刚才的猜测,他不好继续问下去了,就说道:“你昨天宿在省城了?”
  “嗯。”丁一只回答了一个字。
  “你是不是前天也没回家?”陆原继续追问道。

  “是。”又是一个字。
  “出什么事了吗?”他有些担心了。
  “没有,我还有点事……”丁一支吾着。
  小狗将脑袋趴在两只前爪的中间,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他的主人,见他的主人正满腹心事地呆呆地看着自己,它以为主人有事,就抬起小脑袋,也看着主人。
  陆原见小狗憨态可爱的样子,笑了,看着小狗,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小狗立刻就站起来,走到他身边,一用力,就窜到他的身上,伸出舌头舔着他的手和脸。陆原把这只干净洁白的小狗抱在怀里,抚摸着它,喃喃地说道:“一一啊,我的好一一……”
  陆原对丁一的感情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出于家庭的责任和对妹妹的爱护,他从始至终都不外露分毫。可以说,丁一,是陆原喜欢上的第一个女孩子,当他跟着妈妈来到继父家的时候,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个长得既干净又好看的妹妹,他给了她一个哥哥所能给予的一切关爱,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爱逐渐强烈起来,但碍于他们这个家庭的缘故,他始终都没有表现出来,尽管如此,他的心思还是被妈妈识破了,妈妈当然不许他爱这个没有血缘关系并且她不喜欢的妹妹了,直到杜蕾出现。

  陆原对杜蕾的爱,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尽管没有那种纯粹意义上的初恋时的心灵悸动,但杜蕾还是打动了他,更主要的是妈妈喜欢杜蕾。事实也证明,杜蕾是个识大体、会做事、懂得关心家人的好妻子,所以,陆原也就逐渐关闭了自己对丁一的感情闸门。丁一从亢州回来后,他曾经劝过妈妈对丁一多关心一些,妈妈说,这么长时间了,她从来都不叫我一声妈,我这个后妈当得也可以了。陆原说,你要让她感到你像个妈才行,妹妹的亲生母亲去世的早,按说她是最好收买的,你对她好,她自然就跟你叫妈了。妈妈对他的话不以为然不说,还拿他当年对丁一的感情说事,指责他过于关心这个妹妹关心,小心让杜蕾看出来。这让陆原没法再去做妈妈的工作了。

  尽管关闭了对丁一的感情闸门,但每当看到丁一不开心的样子,无论是出于哪种感情,陆原还都是对丁一牵肠挂肚,他十分心疼这个妹妹。记得小虎小时候,丁一给他讲小蝌蚪找妈妈,讲着讲着,自己就流泪了,儿子也跟着她泪流满面了。所以,他自始至终都认为,这是个缺少关爱的孩子。某种程度上说,他和妈妈把她的父爱也夺去了,所以,他除去尽自己所能,尽量让杜蕾多去跟她沟通外,还截长补短地给她打电话。

  后来,在省城意外看到江帆的那一次,陆原心情的确很复杂,他既希望江帆能给丁一带来阳光和爱,又担心江帆把妹妹抢走,但无论怎样,他都没有任何资格阻碍他们交往,特别是后来得知江帆来到阆诸当市长了,他就更加坚信,妹妹这辈子是江帆的了,别人是没有份儿了。这一点,无需置疑。因为,他从江帆的眼中看了出来,从妹妹的坚守中也看了出来。
  陆原一直认为自己对妹妹的爱是深埋着的,妹妹是不知道的。可是有一次杜蕾告诉他,还是早在丁乃翔车祸出院后,杜蕾去家里探望丁乃翔,丁一问她跟哥哥通电话着吗?杜蕾看到陆原对妹妹的关心,远胜于对她的关心,就很有醋意地跟丁一说:我呀,根本就引不起你哥的兴趣,我感觉你哥对你可是比对我关心多了。这话,在丁乃翔住院的时候,杜蕾也试探过丁一,出于女人的本能,她必须夯实这件事,她就问丁一,我看你和你陆原哥哥倒是天生的一对,他对你又是那么的好,而且你们也没血缘关系,为什么不亲上加亲呢?丁一跟她说:我知道哥哥爱我,我也爱哥哥,但我们那是兄妹之间的爱。如果我们谈恋爱了,我就只有爱人没有哥哥了,如果我跟别人谈恋爱了,这样,我既有哥哥的爱,还有爱人的爱,我能多得到一份爱,所以,我跟哥哥不能恋爱,只能你跟哥哥恋爱,那样的话,我平白无故又得到了嫂子的一份爱。

  丁一和杜蕾之间的对话过去好多年了,杜蕾是在不久前告诉他的。可见,丁一也是爱自己的,只不过自己这个妹妹,比自己更有主见罢了,她比自己更理智地预料到了这种感情的不可能性。所以,他对妹妹就更疼爱有加了。
  陆原抱着小狗,呆呆的坐了半天,最后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丁一,希望那个男人能真心爱她,别再让她伤心落泪。自己如今也只有祝福的份儿了。
  想到这里,他轻轻叹口气,放下小狗,悻悻地起身,出去继续扫雪了。看来,以后妹妹家里也不能说来就来了,她要有自己的秘密了,雪地上男人的脚印就说明了一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