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将士归玉门》
第9节

作者: 吴人呓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耿恭在走向食盒,拿起碗筷的过程中,虽然没有直接盯着狱卒,但眼角余光一直留意着狱卒的一举一动,在狱卒抬手之时双腿便已经微曲,而当那两道白光闪起的时候,耿恭双腿斜蹬,身体瞬时侧向一旁,在两道白光自耿恭身边擦过同时,耿恭手中筷子倾力射出,飞向狱卒面门!
  “铛!”的一声脆响之后,那两道白光几乎是同时射到石壁上,狱卒一脸讶然之色,又有几分不甘,但面对耿恭的反击却镇定自若,甚至躲都未躲,只见他左手急抬,那把伞顿时砰然展开挡在面前!
  耿恭功力深厚,射出的筷子威力绝不弱于一般利箭,然而只在伞面上射出一个小坑,那小坑随即反弹,伞面恢复如初。
  耿恭脸色微变,知道那把伞不一般,没想到竟然有此等防御之力,但此时已不容耿恭多想,因为狱卒在撑开伞的同时,伞尖弹射出一道寒芒,疾射耿恭眉心,而紧接着又有两道白光从狱卒右手射出,三个利器成品字形,一前两后,暴然向耿恭射去!

  耿恭为了躲避第一轮白光,身体向左侧飞纵,然而地牢狭窄,耿恭一纵便撞到墙上,随即便看见伞尖那疾射而来的寒芒,本想脚踹石壁向右飞纵,然而又见两道白光自狱卒手中甩出,如果自己右纵避开伞尖的寒芒,却正好被那两道白光射中.
  情急中耿恭仰面向后向后栽倒,随即三道劲风在耿恭面前划过,在倒地的瞬间,那道射向小腹的白光,刺穿耿恭胸前衣襟,几乎是贴着耿恭的肚皮飞过。
  耿恭倒地之后顺势就地一滚,身体弹射而起,而此时狱卒手中那把伞再次对准了耿恭。
  几乎是同一刹那,耿恭斜着身子掷出陶碗,陶碗碗口急速旋转着飞向伞尖,剧烈的破空声有如陶埙嗡嗡轻鸣!
  随即“嘭!”的一声轻响,,一蓬寒芒自伞尖暴射而出,铺天盖地般向耿恭射去!

  紧接着“砰!”的一声闷响,伞尖最中心的寒芒射到碗口上,陶碗顿时碎齑粉,却在寒芒大网的中心留下一个空洞,而耿恭似乎是正好从空洞中穿过!
  狱卒恼极而怒,眼中尽是怒色,刹那迟疑后伞尖再次对准着耿恭,随即就见自伞尖暴然射出一蓬寒芒,比刚才更疾更密,那漫天寒芒顿时充斥着整间地牢,如暴雨般向耿恭倾泄而去!
  耿恭面色凝重,在狱卒犹豫的刹那身形便开始疾退,待狱卒伞尖再次对准自己的时候,已经退到石壁边缘,寒芒暴射之际脚尖已经勾起地上草席横于面前,随即双手迅速拨弄草席。
  急速旋转的草席顿时有如一名巨盾,当寒芒射到耿恭面前之时,或被草席挡住,或被草席磕飞,最后那漫天寒芒竟无一道穿过草席!

  狱卒露出震惊之色,手中那把伞徒然放下!
  “千机之下,千机尽丧!”
  耿恭一抬手,草席飘到两人中间,兴奋道:“想不到失踪多年的墨门重器,今日重现江湖!”
  “你是第一个从千机下逃命的人!”

  “机缘巧合而已!”
  千机现世已经两百多年,杀人无数,从未失过手,狱卒骤然偷袭之下,两人兔起鹘落,只是发生在瞬间,耿恭能安然无恙,实际上确有机缘巧合的成分,但最重要的却是料敌先机。
  狱卒盯着耿恭,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杀你?”
  耿恭道:“从你走进地牢的那一刻开始,我便知道有问题!”
  狱卒看着耿恭,眼中满是疑问。
  耿恭轻轻一笑,沉声道:“王府地牢很久未用,自然没有狱卒值守,现在的狱卒是刘张临时调过来的衙役,这些人行走坊间,向来娇纵惯了,脚步自然沉重,怎会如你进来时那般蹑手蹑脚?”
  狱卒看了耿恭一眼,淡淡道:“就凭这?”

  “当然不止!”耿恭接着道:“但凡是衙役,对于开锁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陌生,而你打开牢门却摩摩梭梭地忙了白天;你身上的皂衣太肥,显然不是你的;最近虽然天气不好,但今天广陵的雨却停了,再说即使现在下雨,你有必要带一把伞进地牢吗?你说话瓮声瓮气,显然是在故意掩饰;你相貌过于清秀,毫无一般衙役的粗俗暴……”
  “够了!”狱卒脸色难堪,疾言喝止。
  狱卒自进入地牢开始,种种现象表明他并非真正的狱卒,那么他乔装而来,所图显然就是耿恭的性命,所以耿恭自见到狱卒开始,便一直小心翼翼,因此才能在后发之时,却抢占防守先机,最后竟然不可思议地在千机下逃出生天。
  此时耿恭顾不上高兴,话锋一转,沉声道:“当年王莽篡汉,天下震怒,墨家虽已凋零,但最后一任钜子千机老人仍然震臂而起,携重器千机赴长安欲取王莽项上人头,千机老人入未央宫即遭王莽帐下十大高手的合力绞杀,千机老人十斩其九后,不幸力竭而亡,墨家惨遭灭门,千机亦不知所踪,没想到竟然在广陵王府出现,想我耿恭只是太子坐下一名小小的兵曹,竟能得千机眷顾,真是三生有幸!”

  狱卒冷冷道:“虽然你今日必死,但也足以自傲了!”
  “既然我已经死了,又如何自傲?”耿恭哈哈一笑,继续侃侃而谈道:“广陵王意图谋反,招揽了不少奇人异士,千机想必就是那时候流入王府,但广陵王既死,门人自然做鸟兽散,墨家重器为什么还留在广陵王府?难道刘荆后人依然想成就大事?”
  狱卒面色微变,喝道:“卑鄙小人,只知道诬蔑构陷!”
  “你是广陵王府的人!”耿恭目光如电,盯着狱卒道:“真是愚蠢至极!”

  “将死之人,有何颜面说别人愚蠢?”狱卒振衣而起,千机再次遥刺耿恭。
  耿恭心中大定,忽然一跃而起,在也不顾忌千机中的寒芒,手上铁链顿成两个流星锤,猛然砸向狱卒。
  日期:2017-05-25 18:23:57
  第八章 菁郡主(上)
  事不过三,意为同样的事不宜超过三次!
  千机做为墨家重器,凶名在外,无形中也会遵守这个规律,因此在射出三轮寒芒之后,便意味着寒芒用尽,所以耿恭再无顾忌,等狱卒靠近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后,于是悍然出击!
  铁链虽然将耿恭束缚,但此时却成为耿恭唯一的武器,然而狱卒并不闪避,在铁链砸来的瞬间千机骤然弹开,铁链顿时砸到千机之上,“砰!砰!”两声之后,在伞面上砸出两个深坑,直接将狱卒砸回原处。
  狱卒脸色为之一变,劲气显然与耿恭相差甚远,身形刚稳便再次揉身而进,千机再次直刺耿恭面门。
  铁链再次砸到伞面之上,不过狱卒似乎是劲气不足,伞面被砸的歪斜,于是狱卒便露了出来,只见他右手忽然多出一柄窄剑,自伞下向耿恭急刺而来。
  顿时寒光闪闪,竟是生出七朵剑花,分刺耿恭七处大穴!
  剑光寒气逼人,剑花恰似寒梅朵朵,暗藏漫天杀气,正是“寒梅剑法”!
  千机中空,暗藏千机剑,这已经不是秘密,只是令耿恭没想到的是狱卒竟然没有使出千机剑法,而是使出寒梅剑法。
  耿恭旋即明白其中缘由,墨家已经遭遇灭门,此人虽然得到千机,想必没有机会练成千机剑法,所以用寒梅剑法代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