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将士归玉门》
第7节

作者: 吴人呓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五颉惊出一身冷汗,如果耿恭目标是太子,那便是诛九族的谋反大罪,半响方才回过神来,说道:“殿下虽然来广陵亲赐御酒,但喝御酒的并不是您啊!”
  “毒杀我只怕他们现在还没这个胆量!”太子冷笑道:“他们要的或许是我将父皇亲自交代的事情办砸,让我失去父皇的恩宠!”
  “殿下国之储君,深受皇上喜爱与信任,岂能因为一件差事而失去恩宠!”
  “一件不够,如果两件、三件,很多件呢?”
  “这?”第五颉愣住。

  太子极目远眺城外烟雨朦胧的山峦,言语之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虑,轻道:“父皇近来身体每况愈下,有次晨起竟然咳血,想必宫廷内外有野心者便开始蠢蠢欲动!”
  第五颉大惊,神色顿时凝重起来,“若如此,此事该另当别论!”
  太子将目光从远处收回,盯着第五颉道:“我们是否应该主动出击?”
  第五颉摇头道:“臣以为殿下地位稳固,深受朝野敬重,该当稳守东宫,不犯错便是最好的出击!”
  “我不犯错,会有人让我犯错的!”太子呵呵道:“这不刚出京城,便犯了一个大错吗?”
  第五颉沉声道:“此事真相未明,一切都尚在未知之中,如果殿下处理妥当,说不定还能令皇上龙颜大悦!”
  “哦?”

  第五颉接着道:“殿下一直身处皇上羽翼之下,难得有机会独立行事,并且这次广陵之行皇上极为重视,现在惊变突起,如果殿下处理妥当,反而是大功一件!”
  太子顿时兴趣大增,说道:“你以为此事该当如何善后?”
  第五颉神色凝然,侃侃而谈道:“我看刘元寿表面上看唯唯诺诺,实际上是个聪明人,虽然刘元康意外中毒身亡,但他只是哭泣,从来没有要求殿下还他公道,由此可见此人虽然心伤二弟之死,但他并不想借机闹事,或许他是想借殿下南下之机,修复与皇上和殿下的关系,所以刘元康之死不足为虑!”
  太子点头道:“不错!”

  “非常之事,必有非常之动机,今日之事充满着诡异,必然藏有极大野心!”第五颉看着太子,长吸一口气,认真道:“既然皇上身体欠佳,也就意味着帝位交接有可能要提前了,那么必会引起野心者觊觎!”
  “七位皇子中殿下是皇长子,并且太子身份已定,继承大统的可能性当然最大,但只要殿下一日没有继位,其他人皇子便还有机会!”
  “二皇子体弱多病,五皇子生性懒散,他们俩很少过问朝政,应该不会对殿下构成威胁!”
  “三皇子英勇强悍,有雄才大略,更有统兵之才,与军方关系最为密切,但性格却有些暴躁,如果三黄子想谋取帝位,十之八九会引起兵变!”
  “四皇子勤而好学,对人一向温文恭谨,在朝野的威望仅次于殿下,并且他从未犯过什么错误,完美的几乎无缺,像这样的人,要么是他真的很完美,要么是他极善伪装和表演,但无论他是哪种人,都是极其可怕,并且四皇子母妃李贵妃一直深受皇上恩宠,重臣中亦不乏心系四皇子者,所以四皇子必将是殿下最大的竞争对手!”
  太子神色渐渐凝重!
  第五颉继续道:“六皇子酷爱黄老之道,与道家关系密切,同样不容小觑!”
  “七皇子聪慧异于常人,深得皇上喜爱,曾数次当众夸奖七皇子有先帝风范,并且耿家是七皇子舅家,如果有耿家大力支持,那七皇子继位的可能无疑会大增,但七皇子尚且年幼,还难以对殿下构成真正威胁!”
  “今日之事以常理推测,有可能是耿家欲助七皇子继位,于是让耿恭暗中调换御酒,从而毒死广陵王后人,给皇上造成殿下办事不力的印象,从而为七皇子取代殿下增加筹码!”
  第五颉说完,又有些困惑道:“耿恭因其父母早亡之故,在耿家嫡系子弟中反而比耿忠和耿秉更受优待,而这两年他在北军中的出色表现,更被家主耿弇视为家族希望!”
  “耿家当年助先帝恢复大汉江山,战功卓著,近些年来家族中名将辈出,为大汉立下无数功勋,所以有人说耿家是大汉军方柱石,我认为一点也不为过!”
  第五颉随即认真道:“像耿家这样的名门世家,一般都自视极高,不屑于行此卑劣之事自毁世代清名,再说耿恭是家族的希望,耿家会轻易让他犯险吗?”
  太子轻轻点头,说道:“有道理!”
  “敢问殿下!”第五颉躬身问道:“当初东宫兵曹出现空缺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军部提供了一长串名单,最后为什么定为耿恭?”
  “是我的意思!”太子肯定道:“耿恭年龄最小,功夫和风评都是一流,并且我见过他几次,觉得他为人正直,颇有侠义古风,没有一般人的曲意逢迎,像这样的军中新星,我当然想为我所用!”

  第五颉释然道:“如此一来,臣觉得耿恭或是中了别人的圈套!”
  “我也觉得他不致于害我!”太子疑惑道:“不过既然他自知冤枉,为什么要助范羌逃走?”
  第五颉摇头,轻叹道:“他们或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或是他们知道什么线索想自己去查查!”
  “范羌一介家丁能查出什么来!”太子有些犹豫道:“将耿恭放了,让他暗中去查查?”
  太子话音刚落,忽听楼梯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顿时大怒道:“谁?”
  第五颉急速冲到楼梯口,却只来得及看见一道绯红的倩影,随即回头道:“是位绯衣女子!”

  “算了!”太子怒气稍平,摆手道:“能绕过侍卫来见孤的,整个广陵除了菁姐姐,我想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第五颉这才回到太子身边,继续道:“耿恭现在就放也不太合适,但殿下将耿恭留在王府,做的实在太对了,这样既不影响郅大人查案,也没有将耿恭彻底交出去,那么今后对耿家也好交代,不致于因此与殿下对立!”
  太子点头道:“明天你去将耿恭换个条件好的地牢,并告诉郅善,如果三日内不能查明案情,那便不用查了,此案我会带回京城,交由廷尉审理!”
  日期:2017-05-24 08:41:26
  第六章 吱姐
  广陵王府,天字号地牢。

  里面阴冷潮湿,幽暗不见天光。
  地牢只有一个狭窄的铁门,铁门下只有一个碗口大小的洞口,正是因为这个小小的洞口,地牢里才有一丝极其微弱的亮光。
  耿恭用了很久才适应这种昏暗,渐渐发现地牢不大,只有一丈见方,四壁均由巨石凿建而成,里面除了一块草席外,再无他物!
  锁住手腕的铁链,足有手指粗细,铁链的另一头嵌在坚固的石壁里,耿恭用力拽了拽,发现铁链另一端纹丝不动。
  “好你个郅善,真当我是穷凶极恶的犯人了?”耿恭越看越生气,然而身处地牢,再气愤又能如何?

  耿恭无奈地倚石壁而坐,再次将事情经过仔细揣摩一遍,不禁心生凉意,感觉正有一场巨大的阴谋向自己,或向整个耿氏家族袭来!
  自己本是北军屯骑营军候,半月前接屯骑校尉左冲将军之命,令自己出任东宫兵曹,随后太子亲往广陵,自己理所当然地成为随行侍卫统领,三天前一大早自己与范羌前往东宫,准备护送殿下南行,而太子伴读第五颉意外迟到,殿下便令自己快马前去内府库领取御酒,领完御酒之后毫无耽搁,路上也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回东宫之后正好第五颉回来,于是御酒直接交给了第五颉,而第五颉一路上都将御酒随身携带,也没有出现意外,最后御酒竟然是毒酒,而自己随行包袱中竟然还不可思议地出现了一瓶一模一样的御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