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3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他就说道:“樊部长说看你的手抄本,实际就是想见你,他当然不能跟我说想见小丁这话了。再有,你又不是不认识他,去看看老领导有什么不妥吗?”
  “去见老领导当然没什么不妥,如果不是在他的办公室而是在任何其它的地方我都可以跟着去见他,但是在办公室,在省委常委楼就不一样了,首先,到了门口登记的时候我怎么填?人家完全有理由拒绝我入内。就算可以通过门口,樊部长看见我跟你去当然不会说什么,但是别的人呢,别忘了,那里的人可都是省委领导啊,副省长兴许都没资格在那里办公。省委刚把你派到阆诸没几天,你居然带着女友公然出入常委楼,即便是老婆也不能这么随便啊。显得你太不注意个人形象了,太随意了,一点都不稳重端庄,所以,我是绝对不能跟你去的。”她说得振振有词。

  江帆觉得丁一说得确实有道理,他一时没话说了。
  丁一笑了,说道:“说话呀,大博士,理屈词穷了吧,好了,澡都不陪你洗了,我要睡觉。”说着,就把被子拉上,钻进了被窝。
  江帆一看,掀开被子,说道:“你说的有道理,可以不去,但必须陪我洗澡、吃饭,我知道你早饭总是不吃,这样对健康不利,将来会对孩子的健康不利。”
  “呵呵,你怎么知道我有孩子了?”丁一调皮地看着他。
  江帆摸着她的腹部笑了,说道:“我感觉应该是这样。”
  “哈哈,不可能,我现在是安、全、期,傻孩子。”她笑完,就拍着他是脸蛋说道。
  江帆一听,垂头丧气地说:“完了,努力白费。”

  “没什么,我是说我做了无用功了。”
  “原来你想让我怀孩子,你真坏!”说着,就狠劲地捏了一下他的鼻子。
  江帆说:“理解理解吧,我这个年纪,都快当爷爷了,再说,你也不小了,当妈妈都晚了。”
  “还不是让你耽误了。”丁一脱口说出这句话之后,脸就红了。
  “哈哈。”江帆感觉丁一此时不再排斥他了,甚至完全接受他了,他就一阵高兴,说道:“所以,我们要把浪费的时间找补回来,这样,我哪儿都不去了,我们继续……”说着,就假装往她身上翻。
  “那可不行,跟樊部长约好了你不去,小心革你的职。”丁一惊呼道。
  江帆赶紧缩回身子,说道:“我怕。哈哈。”接着,便掀开被子,把她抱起,走进浴室,让他踩在自己的脚面上,用这个姿势,他们完成了晨浴。
  吃早饭的时候,江帆问丁一:“宝贝,有个问题我必须提前问清你。尽管我不知道樊文良为什么要看你的这个手抄本,但无疑他是喜欢,如果他提出要出钱买你的这书我该怎么办?”

  丁一说:“他说过吗?”
  “没有,但是以防万一,我不能不打无准备之仗。”江帆认真地说。
  丁一看着他,说道:“你做主。”
  江帆说:“那可还行,你爸爸都不让你这书上拍卖会,贵贱不能卖,而且,佘书记那么喜欢,你都没给他,我怎么敢做主啊?”
  丁一放下筷子,说道:“是,你说的没错,爸爸的确这么说了,而且跟我跟张会长都特别说过了,但是有一点,樊部长不是别人,他是咱们的樊书记,是你我崇拜的老领导,而且对你有知遇之恩,如果他喜欢,就给他,再说了,他把你调到阆诸,我还得感谢他呢。这个事来时我就想好了。”
  “那你跟你爸爸你怎么交代?”江帆担心丁乃翔的态度。
  “这个不用你管了,我自有对付他的办法。”丁一调皮地说道。
  江帆进一步说道:“咱们把事情想圆满了,如果樊部长真的喜欢,而且他要执意给钱的话,怎么办?”
  “不要。我不卖钱。”丁一坚定地说道。
  “可是如果……”江帆欲言又止。

  丁一伸手摸着他的手,说道:“别问我那么多如果了,你知道该怎么办,别忘了,你也是它的主人。”
  八点二十分整,江帆来到了省委常委楼院门前,将车停在外面规定的位置上,然后掏出自己的工作证和身份证,在门口完成了登记后,才进了这个小院子。这个过程他用去了六分钟的时间。进楼,上楼,来到樊文良的办公室,他没有直接去敲门,而是敲了下对面的门。那里是他秘书的办公室。
  秘书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里面没人,他刚要转身,就见秘书手里拿着几份材料从走廊里过来了,他说道:“江市长,樊部长马上到,让我提前在这等您,您跟我来。”说着,就带江帆来到上次来过的那个小接待室,请江帆坐下,给江帆沏了一杯茶水,放在他的面前,然后自己坐下,低头看着手里的那沓材料。
  看到两页后,秘书才抬起头,说道:“您喝水,我得抓紧看下这个材料,一会部长来了我要给他汇报。”

  江帆说道:“没关系,你忙你的。”江帆说着,就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秘书继续低头看着手中的材料。
  这时,就见接待室的门被推开了,樊文良身穿一件及膝的的藏青色的短大衣进来了,仪容整洁,精神充沛,头发梳理的永远都是纹丝不乱。
  江帆赶紧起身,说道:“樊部长好。”
  樊文良走过来跟他握手,微笑着说道:“就知道你会准时来,所以提前让小李等你来了。”
  江帆笑着说:“您也很准时啊。”
  樊文良笑着,问道:“路不好走,是不是头天晚上来的?”
  江帆笑了,说道:“是的。”
  秘书小李起身,给樊文良端进来他的水杯,然后出去了。
  樊文良的眼睛就看着他的大兜子。
  江帆赶紧打开,说道:“书,我给您带来了。”说着,便将里面一个牛皮纸包掏出,打开,里面就是丁一的手抄本。
  樊文良小心地拿过来,放在手上,仔细地翻看着,说道:“漂亮,太漂亮了!真如你所说的,干净,清丽,整齐划一,没有瑕疵。”
  江帆见他爱不释手,就说道:“您是怎么听说的?”
  樊文良边看边说:“我也是听省里书法家们说的,说是丁乃翔的女儿手抄了一本三国演义,用的是蝇头小楷,说是非常漂亮。要知道,说这话的都是老书法家们,他们要是说漂亮,那就是真的漂亮了,所以就萌生了想看看的念头。我是见过小丁的字的,但怎么也想象不出抄成书的样子,今天看了,果然是很震惊,不错,真的不错。”
  江帆仍然感觉樊文良这个解释不充分,但是他不好往下问了。
  樊文良几乎每本都翻到了,最后他说:“我听说这个手抄本都没有参加拍卖会,为什么?”
  江帆说:“这个问题我也问她了,这主要是她父亲的意思。他父亲给她立的规矩,就是永远都不能拿小字换钱,这也可能和她父亲当年让她练这个字的初衷有关系。她父亲让她练的目的就是传承。另外我想,是不是一旦沾上钱,怕他女儿的小字变味了?”
  樊文良想了想说道:“有道理,太有道理了,毕竟小丁用不着这个小字糊口,再有,这也是他父亲的良苦用心。”
  樊文良一本一本地翻看着,低头又问:“小丁没跟你来?”
  江帆的脸有些红,他不好意思地“呵呵”地笑了两声,说道:“不瞒您说,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