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3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江帆就领着丁一来到酒店的餐厅,餐厅已经关门,他们便来到街上一家饭店,俩人简单吃过后,便走了出来。
  江帆挽着她,说道:“我想起了深圳,我带着你去出席雷总女儿的婚宴。”
  “是啊,我也在想,那天我没有吃饱,我们又去了吃了小吃。”

  “你那天穿的那套衣服真是太漂亮了,我敢说,惊到了全体,就跟驾着云下凡的一样。”
  “呵呵,你的表现也不俗。稳重优雅,潇洒自如。”
  江帆站住了,双手搭在她的肩上,说道:“可我现在老了对吗?”
  丁一看着他黑漆漆的眼睛说道:“你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玉树临风的白马王子。”
  “可是,我却没能让你落地生根?”
  丁一低下了头,说道:“这个,我说过了,我需要你能帮到我。”
  “我等不及了,我想要一个家,一个有你的家,一个我们的孩子,我不想这么一个人孤独下去了……”
  丁一抬起头,她的眼里闪着泪光,说道:“其实,我跟你的想法一样……”
  江帆一听,不容她说完,就把她抱在了怀里,闭上了眼睛,说道:“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他们相拥着走回了宾馆,丁一把自己放在床上,说道:“我又困又累,我要睡了。”
  江帆说:“洗个澡再说吧。解乏。”
  “好的,你去放水吧。”
  她再次流出了眼泪。
  “怎么了?”他慌忙问道,心里有些紧张。
  “江帆,我好幸福……”她嘤嘤地说道。

  这句话,无疑就似冲锋的号角,震荡了江帆,他低吼一声,,加大了力道。是的,他也感觉好幸福,那种和自己心爱的人做这事的幸福,这种幸福,他体会到了,不是用男人的身体,而是用身心体会到了。
  突然间他开始了难以自持地抽动,这种骇人的抽动,这种抽动,带给了她骇然的感受,激荡起了她体内一股激动的涟漪,那涟漪荡漾着、荡漾着,恰似波涛汹涌,惊心动魄;又似温柔的火苗,轻若鸿毛,直到美妙的顶尖……
  他恨不能将她柔软的身体彻底融化在自己的火热之中,竟然不知不觉地发出一声男人咆哮般的低吼……
  太完美了,简直完美至极!
  他们一起痛快淋漓地发挥到极致,这样的极致是鲜花怒放的美丽,是灵魂沐浴的洗礼,是清风抚过,云开雾散,晴空万里,将阳光点燃,是两个灵魂瞬间融合后的庆典礼花!
  他们相互赐予、融合,并为之陶醉、为之疯狂、为之尽情。此时的他们,在飞越爱之峰巅的过程中,在共同的颤栗中达到了人生的极致……
  第二天早上,他们一起在窗外的鸟鸣声中醒来。
  她睁着清澈的眼睛说道:“这里还有鸟?”
  “那是喜鹊。”他低声说道。
  他说的没错,的确是喜鹊的叫声,这只正在欢快鸣叫着的喜鹊好像就在外边的阳台上。丁一就像个小姑娘似的的兴奋地撩开被子坐了起来,可是当她发现自己是光溜溜的身体的时候又一下子缩回到了里面,然后钻入到他的怀中不住地笑了。
  喜鹊并不知道里面的情景,它依然在外边欢快地鸣叫着,似乎在为他们祝福。

  “江帆,我们去看看。”她低声地对他说。
  江帆疲倦地说道:“别,别惊动了它,它对我们的祝福话还没有说完呢。”他抱紧了她,不让她动弹。
  她也抱住了他,非常享受和爱人聆听喜鹊对他们祝福的叫声。
  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外边喜鹊的鸣叫声依然是那么的欢快,他们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虽然听不懂它究竟在说些什么,但是他们都知道那绝对是鸟界里面最富有浪漫、最绝美的祝福。
  后来他们听到了它欢快的鸣叫声快速地在远去,然后窗外一片宁静。

  江帆看了看表,说道:“起床吧。它对我们的祝福已经告一段落。”他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说道。
  她却没有动弹,睁着明澈的眼睛说道:“江帆,你说这城市里面怎么会有喜鹊呢?”
  他柔声地对她说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它是专程为我们跑来的,是神灵驱使它来的,就像那个喇嘛给我送来了琥珀石,是长生天对我的嘱咐,告诉我让我一定要找到你。”
  其实,?如今的城市里面因为栽种了大量的行道树,而且还规划了不少的城市公园,非常重视绿化这一块,城市绿地越来越多起来,因此,各种鸟类进入到城市里面也就成了一种极其自然的现象。?不过,丁一依然愿意相信他刚才的那种说法,喜鹊的特地跑来为他们祝福的。
  丁一的鼻子红了,随之眼圈也红了,她紧紧地抱住他,柔柔地说了一句:“我们真幸运,我好幸福。”

  “你是个幸福小姑娘。”江帆纠正着她的用词。
  “曾经,是个路灯下的小姑娘。”她偎依在他的怀里,喃喃地说道。
  江帆一怔,有一首歌,是路灯下的小姑娘:“在那盏路灯的下面,有一个小姑娘在哭泣,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小姑娘哭得多悲伤,不知道是谁把她抛弃,她现在该到哪里去,亲爱的小妹妹,请你不要不要哭泣,你的家在哪里,我会带你带你回去,亲爱的小妹妹,请你不要不要哭泣,我会用我的爱温暖你的你的心灵……让我带你回去……
  此时,丁一拿这首歌比喻自己的曾经,无论是妈妈的离开还是江帆的离开,对他都是一种巨大的打击,都是太贴近她当时的心境了。好在江帆失而复得,他们还有许多可以重新来过,而妈妈却永远去了……
  “亲爱的,从今往后,你不会再是那个路灯下的小姑娘了,你是我的……”他抱紧了她。

  “嗯,真希望永远这么下去。”丁一喃喃自语。
  江帆亲了她一下,说道:“?会的,会是永远。”
  江帆看了看表,说道:“下一个节目,起床,沐浴,更衣,吃饭。”
  丁一看着他,摸着他的鼻子说道:“我可以陪你去沐浴,但是不更衣也不吃早饭了,你去办事,我继续睡觉。”
  江帆说:“那怎么成,你跟我一起去见樊部长。”
  丁一说:“樊部长又没说要见我,他想见那个手抄本,你带上它去就行了。”
  “你敢违背市长的话,看枪。我这把枪可是对准了你的心脏。”江帆说着就伸出手指,指向了她心脏的位置。
  丁一握住了她的那根食指,笑着说道:“那是我最不怕受伤的地方。”
  江帆一愣,忽然觉得这话是这么的熟悉,猛然想起电影《卡萨布兰卡》里的台词。仅仅是一句无意说出的话,她的反应居然是如此敏感,这让江帆心里一动。随后捧住了她的脸,说道:“宝贝,不会,我永远都不会。”
  丁一也是无心的,但这句台词却是那样的契合,他见江帆眼底瞬间弥漫上来的痛楚,就赶紧说道:“我真的不能去跟你见樊部长。”

  樊文良的确没有说要见丁一,但是江帆就想让丁一走出来,尽管樊文良没说,如果把丁一带去他也不会反感的,而且,樊文良知道他和丁一的事,关键是樊文良并不讨厌丁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