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3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不起台长,我的确有事。。”丁一再次说道。
  汪军见丁一为难,就跟朗法迁说:“不是还有翁宁她们吗?既然小丁家里有事就不要勉强了。”
  朗法迁说:“问题是谁也当不了谁,今天是因她采访引起的,所以我们这些老同学才提出聚聚的,主角走了。”他又转向丁一,说道:“既然有事就去办吧,有的时候,咱们当记者的就要广泛了解你所服务的领导的兴趣爱好,这两个都是主管咱们的市领导,我认为跟他们接触没坏事,只有好事。。”台长有些不高兴。

  丁一赶忙说道:“我知道,但我的确有事。那就谢谢台长,谢谢主任了。”丁一说完,总算如释重负地走了出来,来到走廊,她长长出了一口气。
  刚走没几步,汪军就追了出来,说道:“小丁,你明天有时间吗?”
  “明天?又加班啊?”丁一问道。
  汪军说:“不是,我想约你去北京听音乐会,我同学给我搞到两张票。”
  丁一说:“不行,我家里真的有事。”
  “哦?今天一晚上都忙不清的事?”
  “是的。”丁一有些反感,好像说家里有事,他们似乎都有些不相信似的。
  “那好吧,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去听了。”汪军爽快地说道。
  “是。主任,我走了。”丁一冲他点了一下头,就下了楼。
  回到办公室,她快速地收拾东西,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旅行化妆包,塞进包里,然后穿上大衣围上围巾就走了出来。
  她没有在靠近门口的地方等江帆,而是来到了马路对面,在离门口有一大截的地方等他。很快,他就来了。

  冬季,天气黑的早,江帆已经开开了大灯。丁一四处看了看,迅速地钻进车里,江帆就开走了。
  “回你爸爸家吗?”
  “是的,东西都在爸爸家里。”
  “请假了吗?”
  “请了——”丁一拉长了声音说道。

  江帆就笑了,说道:“听着有些不情愿。”
  丁一说:“那倒不是,事实上我很少参加台里的这类活动,之所以应了他们,就是觉得我刚回来,不好驳领导的面子。但是我说家里有事,似乎他们谁都不相信,好像我没有自己的家,就不应该家里有事似的。”
  江帆笑了,伸手握住她的,说道:“你很快就会有自己的家,那个时候他们就谁也不敢叫你出去了。”
  “呵呵。”丁一只是笑了笑了,说道:“樊部长要看你就给他看就行了,我不一定要跟着去呀。”
  “是,你说得没错,我不是说了吗?你顺便去装订你的书,另外,我希望你陪在我身边。”

  “恐怕这才是真正的目的吧?”
  “当然,难道这样有错吗?”江帆笑着反问道。
  想去刚才江帆找不到自己的急样,丁一就笑了,说道:“是的,没有错——我的市长大人——”
  “你敢调侃我……”江帆说着就伸手,冲着她的鼻子刮了一下。
  他们来到大学家属院,丁一掏出钥匙,打开了家门,开开了房间里的灯。她来到爸爸的书房,里面有一排带密码的文件柜,她打开,将自己的那套用牛皮纸包裹的手抄本搬了出来,又拿出几个装得厚厚的档案袋,那里是她的另一本手抄书《水浒传》。
  她将这些东西分别放进了两个帆布包里,锁好文件柜后,走出书房,又将书房锁好。书房里,装着的全是爸爸的宝贝,前两天乔姨还打电话让他们都回来住,陆原说这周末就搬过来。还嘱咐让丁一也搬过来住。考虑到上下班路远而且天气冷的原因,她答应跟哥哥一家回来住。
  丁一关上灯,锁好了两道房门后,走出楼洞。
  江帆就开着车驶出了大门口。
  上了省城高速路后,丁一问道:“你是今天晚上见樊部长还是明天去见?”
  江帆说:“当然是明天了。”
  “哦——”丁一就不说话了。
  “你想说什么?”江帆知道她问这话的意思,意识到的问题还想确认一下,又不好明说。他就故意逗她,说道:“你有什么担心的吗?”
  丁一呼了一口气,说道:“没有啊——”
  “哈哈,你就跟着感觉走吧。”江帆笑着说道。
  丁一扭头看着他,说道:“你似乎很得意的样子?”

  “哈哈,你才看出来呀。”江帆手握着方向盘,直了直身子说道。
  丁一不吭声了。
  江帆说:“你怎么跟台长请的假?”
  “真的?”江帆又惊又喜。

  “当然是假的了。”丁一看了他一眼。
  “哈哈。”江帆大笑,说道:“我还纳闷呢,怎么胆子大了?”
  江帆见她不说话了,就又问道:“你是不是没参加殷书记他们的宴会很遗憾啊?”
  丁一看了他一眼,拉着长声说道:“是啊,遗憾死了——”
  “那我掉头给你送回去。”江帆说道。
  “那太好了,我要万分地感谢你。”说完,丁一看着他,见江帆并没有掉头,就笑了,说道:“怎么不掉头啊?”

  江帆说:“做梦去吧!上船容易下船难。”
  丁一笑了,说道:“我平时很少参加这种活动,倒是翁宁她们比我更喜欢,一是她们年轻,二是她们有精力也有热情,我现在感觉自己真的老了,这个世界不再有我的份儿了,是他们的。”
  “你老了吗?”江帆问道。
  “是啊,老了。”丁一叹了一口气说道。
  江帆说:“我看你是未老先衰。你想想,如果你要是老了,那我岂不就成了老妖精了,因为只有妖精,才能这么老。”
  “哈哈,你不是,你正年轻,没听人说吗,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三十豆腐渣。”丁一顽皮地笑着,看着他。
  江帆不失时机地说道:“那我们赶快结婚吧,趁着你现在还不是豆腐脑。”
  “哈哈。”丁一伸出小拳头,就要捶他,想想他开车,而且天黑路滑,没敢打击他的肢体。
  江帆说:“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对,对极了,我的江大人。”

  江帆也笑了,问道:“翁宁是谁?”
  丁一说道:“当年举办电视主持人大赛的赞助商春雨太阳能集团老总未来的儿媳妇。”
  “哦,改天我得拜会一下这个老总,好好感谢感谢他。”江帆故作认真地说道。
  丁一笑了,问道:“你拜会他干嘛呀?”
  江帆说:“你说呢,幸亏他搞了这么一次活动,不然我的女人,这会指不定去哪儿呢。”
  “就是真的,你难道否认你不是我的女人吗?”
  丁一不招他了,知道他什么都敢说。
  “我说,你刚才那话我听着好熟悉啊,彭科长就经常说这话,不愧是他的兵,连口气都一样。”
  丁一笑了,说道:“是啊,他有好多这样的语言,特别生活。”
  “他是个奇才。”江帆说道。

  “嗯,的确是。”
  江帆把话题扯了回来,说道:“你说不喜欢参加这类应酬,那你平时干嘛,就窝在家里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