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3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目前还没想好,如果在北京买加上我手里的钱,倒是也差不多,我妈妈他们买的是1600,不过那是个老房子,如果是新开发的楼盘会贵些。我再等等看。”江帆说道。
  “别等了,抓紧吧,没有梧桐树,引不来金凤凰。”彭长宜说道。
  “哈哈。你也一样。”江帆开心地笑了。

  “唉,我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彭长宜的语气里就有了沮丧。
  他的话,让江帆想起彭长宜说过的那个小姑娘,就问道:“你上次说的那个姑娘怎么样了?”
  “悬,十分的悬,联系不上了。”
  “联系不上你可以去呀?又不是在国外。”
  彭长宜说:“是这么想的,总是让七事八事绊住了脚,本来想这个周末应该没事可以去,谁想到下了这场雪。”
  江帆说:“是的,即便高速路撒了融雪剂,其他道路也不行,耗时不说,还太危险。”
  彭长宜说:“市长,如果您这两天不着急用钱,等路上的雪化化我再给您送去。”
  江帆说道:“长宜,不急不急,你什么时候来都行,如果没有时间电汇过来也行。”
  “行,只要不耽误您用就行。”

  “不会耽误。另外,我知道卖房这事也不可能是你出头办的,你留下五千,请请办事的人。”江帆说道。
  彭长宜笑了:“呵呵,您太客气了,不用这样。”
  “长宜,要请。就按我说的办。”江帆再次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已经请他们喝酒了。不用了,这房子因为着急出手,卖的价钱不是太理想。”
  江帆说:“已经很出乎我的意料了。”
  “那是您不懂行情。”这时,就听彭长宜那里传来的敲门声,彭长宜喊了一声“进”后说道:“市长,我先挂了,来人了。”

  “好的,再见。”
  江帆挂了电话,他感觉彭长宜比他有经济头脑,比他会理财。当时就是彭长宜死乞白撺掇自己买下的古街的门脸房,没想到涨了这么多。
  有钱终究不是坏事,等过了这段时间,他真要好好琢磨一下“梧桐树”的事了。
  正思忖着,电话响了,这次是丁一,她是从办公室打来的。
  江帆拿起电话就说道:“你怎么又失踪了?”
  “也就失踪两个小时,担心了?”
  “当然担心了,谁知道你这次是失踪两小时还是两天还是两个月还是两年?”江帆没好气地说道。
  “呵呵,你要好好干工作,不能总想着自己的私事。”丁一笑着说道。
  江帆说:“我怎么跟你说的,不是让你采访完给我打电话吗?”
  “我采访完就赶紧回单位了,今天晚上新闻要发出去,如果等到明天就没有时效性了,而且明天是周六。主任已经给我这条消息留下时间了,其它的后期早就做完了,就等我了,所以就关了电话专心在办公室写稿,领导都来不及审稿就送去制作了。”

  “哦,我明白了,辛苦了,就是每次找不到心就发慌。”江帆说道。
  “工作是主要的,你就为这心慌啊?”丁一问道。
  “这还不行吗?对于我来说,什么事都比不上你失踪更令我心慌的了。我找你的确有事,你赶紧去拿你的手稿,下班后我们去省城,我正好去省城有事。”
  丁一说:“为什么今天去?”
  “刚才采访的时候殷书记和蔡部长说晚上请我们,还有朗台长。我都应了他们了,如果我要是不去,我那两个同事也不好意思去了。”
  “领导请客你们也敢去吃?”江帆故意说道。
  丁一说:“我们是陪领导前往,还有朗台长,他带我们去,他刚才还跟我说,让我在办公室等他,下班后就走呢。”
  江帆说:“你放心,你们台长肯定不会光带你这一个美女去的,所以,你不去他们也不会冷场的。”

  “你怎么知道,的确是这样,他还通知了另外两个女主持人。”丁一说道。
  “呵呵。”江帆没好意思说“领导都这样”这句话,而是说道:“跟你们台长请假,下班我就去接你。”
  “不好意思啊,而且蔡部长和殷书记都跟林老师很熟悉的,当初他们都投了我的票,蔡部长还曾经当过我爸爸的学生。”丁一口气里就有了为难。
  “那就更好推辞了,只有关系不错的人才不会计较你。再说了,你不去,他们今晚也不会寂寞,反而会玩得更开心。当然,除非你喜欢。”江帆故意说道。
  果然,丁一说道:“我才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呢,只是觉得没有推辞的理由。”
  江帆说:“你就说你突然有事,另外你是单身,谁也不会过多追问你有什么私事的。对了,让你气得都忘了说最重要的了。你带上那本手抄书,樊部长听说后想看看。”
  “樊部长?”丁一小声问道。
  “他怎么知道的?”
  “他也是听别人说的,今天下午就给我打电话,让我找你这本书,他想看看。”
  “哦,那你带给他就行了,我没必要去吧。”丁一还在对付。
  “你当然有必要去了,你不是要去装订你的另外一本书吗?”
  “可是,现在都快下班了,来得及吗?”

  “来得及,你先推掉今晚的应酬,然后我去接你,去拿书,咱们马上走。”
  “那晚上回得来吗?”
  江帆想了想,说道:“宝贝,回不回来还是问题吗?”
  丁一也感觉自己这话问得有点那个。

  江帆又说:“是这样,樊部长明天十点之前有时间,如果明天起早走,肯定路更滑,也太赶,所以我才决定头晚上赶到省城。为什么着急找你,就是这个意思。”
  丁一还在犹豫。
  江帆说:“别犹豫了,太晚路就更不好走了,你赶紧准备,我这去你单位接你。”
  丁一说道:“可是……”
  “别可是了,东西在哪儿?”
  “在爸爸家。”
  “那更近了。好了,你放下电话后马上去请假。”

  “可是,我怎么跟家里人说?”
  “你家里还有谁?”
  “哥哥,哥哥今天要回来。”
  “你就说跟我去省城了。如果他没车的话,给他打个电话,让他等着,明天咱们一块回来。”
  “那倒不用,他每次回来会开着他岳父的桑塔纳,我们说好晚上在一起吃饭……”

  “好了,乖,别说了,赶紧去准备,我先挂了,马上就到你那儿,你请完假后就赶紧出来。”
  江帆说着不等丁一反应,就挂了电话。他现在越来越感觉彭长宜说的对,对于丁一,就得往前推着她走。现在,他不但要推着她走,而是还要推着她跑。
  丁一无奈,只好放下电话,来的了台长朗法迁的办公室,频道主任汪军正好也在那里。
  丁一站在门口就有些犹豫是进还是不进。朗法迁说:“忙完了?”
  丁一说:“是的,台长,我来跟您请假,我家里突然有点事,晚上我参加不了你们的活动了。”
  朗台长说:“如果能克服就尽量克服,你可是蔡部长亲自点的名,而且你今天是主角,你要是不去,我们就真的成了闲吃饭的了。”
  “您别这么说,我家里真的有事。”丁一有些为难地说道。
  “那我不管,要不你给蔡部长打电话,说明原因。”朗法迁故意说道。
  “这不好吧,我哪能给市领导打电话啊。”
  “所以你就更该去了。”朗法迁有了不耐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