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5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凝香摆摆手说道:“这是人家家里的事情,我们少操心,既然陆琪回来了,你还是要稳住她。
  你可以告诉她公司给了她百分之五的股份,如果她愿意的话可以来公司上班,她不是喜欢打打杀杀吗?就让她当保安部经理,反正,不管找什么借口,你把她弄到陆家镇来,省的她再闹出什么麻烦……”
  蒋凝香的话又勾起了陆鸣的心事,点上一支烟担忧地说道:“阿龙前几天已经被移交看守所了,要不了多长时间检察院就要起诉他的杀人罪,可直到现在,徐晓帆他们都没有找到有利的证据……”
  蒋凝香说道:“眼下你关注的不应该是这场官司能不能打赢的问题,而是要对阿龙的忠诚做出判断。

  如果你觉得他抗不了多久的话,那就要趁早想办法,起码要赶紧转移金库里的钱,只要找不到这些钱,阿龙一个打工仔的话一时半会儿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另外,我还有一个对你来说也许算是利好的消息,不知道徐晓帆告诉你没有。”
  陆鸣说道:“什么利好的消息?徐晓帆好一阵没有给我打电话了,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蒋凝香说道:“范昌明已经回到市局了,并且还是局长,不过,卢源这个倒霉鬼被撤职了,眼下连降两级,去马路上指挥交通去了……”
  陆鸣惊讶道:“那徐晓帆呢?”
  蒋凝香说道:“那我怎么知道?既然范昌明回来了,她应该又得到重用了吧。”
  陆鸣焦急道:“既然范昌明回来了,那卢源为什么被撤职了?”
  蒋凝香嗔道:“你懂什么?卢源这是替范昌明被黑锅,总要有人出来承担着责任,要不然市里面的调查组白忙活了?徐晓帆只是一个小角色,没人会对她感兴趣,所以肯定波及不到她身上……”
  陆鸣一脸疑惑地说道:“奇怪,这么大的事情,她竟然没有告诉我?”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一个生意人最重要的就是敏感的嗅觉,要善于对一些不正常的事情做出正确的判断,起码应该做出反应。
  比如,你认为徐晓帆应该把范昌明回来的事情告诉你,可事实上她并没有告诉你,这个时候,你就应该多问几遍为什么。”
  陆鸣像个白痴似地问道:“那为什么?”
  蒋凝香白了干儿子一眼,说道:“也许她有些话不好对你说……比如,范昌明回来之后,会不会继续把追缴建民的赃款做为一项重要工作,要不然,他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干呀,只有这项工作不会引起别人的非议……”
  陆鸣呆呆地楞了一会儿,说道:“他怎么没事干?不是刚刚杀了一个银行副行长吗?”
  蒋凝香点点头说道:“没错,这个副行长和建民在同一个单位,并且还跟陆建岳关系暧昧,这不是正好又牵扯到建民的赃款吗?要不然,陆建岳公司的资产为什么会被冻结呢?”
  陆鸣有点紧张地说道:“干妈,你的意思是,我有可能再次成为公丨安丨局的 调查对象?”

  蒋凝香没有回答陆鸣的问题,而是说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卢源做为一名老刑警是靠侦破刑事案子上来的。
  可范昌明是靠着侦破建民的案子上来的,他更喜欢经济案子,杨晓艺的死恰巧又给了他一个调查建民案子的借口……”
  陆鸣哼了一声道:“既然他喜欢调查经济案子,为什么不去调查孙维林?”
  蒋凝香说道:“你以为他不想吗?他恐怕恨不得直接调查孙淦呢,只是眼下刚刚被流放回来,起码要养精蓄锐,如果没有十成把握,这一次他恐怕不会轻易去摸老虎的屁股……”
  顿了一下,见陆鸣愁眉苦脸的样子,像是安慰似地说道:“总的来说,他回来起码对阿龙的案子有好处。
  起码有些人不可能肆无忌惮地按照孙维林的指挥棒跳舞了,如果阿龙自卫证据确凿的话,也没人敢暗箱操作。”
  陆鸣苦着脸焦急道:“可眼下就是没有阿龙自卫的确凿证据啊……”

  蒋凝香问道:“对了,律师的事情安排好了吗?”
  陆鸣点点头说道:“陆建伟出面请了东江市的孙明桥,我这边也跟那个维权律师张大鹏电话联系过了,他约我过几天面谈……”
  蒋凝香警告道:“你用张大鹏可要小心一点,别让他玩过火了,省市领导可都不怎么喜欢这个人……”
  陆鸣说道:“主要的辩护律师还是孙明桥,张大鹏就让他打打擦边球,帮我们制造点舆论,他一个律师能制造什么麻烦?”
  蒋凝香伸个懒腰,站起身来说道:“现在公司也没你什么事了,我看你最近还是住到市里面吧,专心把阿龙的事情处理好……对了,我把家里的钥匙给你,别整天住宾馆了,记住啊,别把我的家搞得像猪窝一样……”
  陆鸣笑道:“你不说,我这两天也准备去市里面呢,只是……”
  蒋凝香说道:“只是什么?是不是不放心陈丹菲啊,我告诉你,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该是你的强求也没用,你要是再这么一副没出息的样子,我连你这个干儿子都不认了……

  快滚吧,回去陪陪你丈母娘,现在老闷一走,阿媛也不在家,陆邦跑到找不见影子,这家里也够冷清的了……”
  老闷扯着蒋凝香说道:“既然这样,干妈,你也跟我一起去吧,现在雨墨不在,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也够冷清的……”
  蒋凝香拜托了陆鸣的纠缠,嗔道:“我可不喜欢热闹,我喜欢清静……”
  陆鸣嘟囔道:“干妈,该不会晚上约了人吧。”
  蒋凝香一听,胀红了脸,嘴里骂道:“哎呀,你这个混蛋,越来越不像话了……”说完,伸手就过来揪干儿子的耳朵。
  陆鸣急忙脚底抹油,一阵风似的跑掉了,蒋凝香骂了一句兔崽子,然后就拿起电话一边拨号码,一边上楼去了。
  眼下陆老闷家里确实冷清,陆媛还在国外,陆邦那天闹情绪之后不仅没有参加父亲的葬礼,而且一直不见踪影,想必是因为分遗产的原因,把自己父亲恨上了,至于蒋碧云就更不放在眼里了。
  日期:2017-07-02 10: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