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5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张昆肯定认识杨晓艺,并且知道她和陆建岳的关系,我个人认为,张昆可能想在离开之前最后搞一笔钱。
  只是没想到陆建岳突然死了,所以就找上了他的情妇,那张小纸条上账号已经说明了一切,那是个外国账号……”
  廖燕北说道:“从我们调看附近的监控录像来看,并没有发现张昆的身影,如果我们能确定这两个人是张昆的马仔,那么,根据那支留下在现场的手枪的弹道检验来看,125袭警案的主凶算是找到了。”

  卢源点点头说道:“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陆建岳是125袭警案的幕后指使者之一,但是,从他们不惜冒险杀戴光斌来看,陆建岳绝对不是主要的指使者。
  因为根据唐萍的交代,戴光斌是因为参与一笑亭农庄的案子而被灭口的,这么说来,125袭警案和孙淦父子脱不了干系,当然,孙淦自然不会直接命令杀人,可孙维林应该主要的指使者。”
  范昌明缓缓说道:“这么说,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孙淦父子开始打扫卫生了,他们要把参与125袭警案的人全部灭口?”
  廖燕北说道:“事实上也没剩几个人了,廖木东并没有参与过125袭警案,剩下的陈志航和涂金龙已经死了,加上现场被打死的两个,逃跑的只有两个人。
  死在杨晓艺公寓的那个应该算一个,他那支手枪就是证据,眼下在逃的也只有张昆了,当然,不排除他还有其他的马仔……”

  卢源说道:“不抓住张昆,125袭警案就不能算破案,不过,我并不指望能在法庭上审判他们,也许,我们还没有找到张昆,他就已经被人灭口了……”
  这时,一直没出声的徐晓帆说道:“我认为,杨晓艺和那两个男人的人正是死在范局说的打扫卫生的人的手里,并且这个人还有可能是陆建岳生前排除的杀手……”
  廖燕北惊讶道:“怎么?难道你发现了新线索?”
  徐晓帆说道:“我自己都不太相信世上有这么巧的事情,那天我去参加陆建华的葬礼,偶然注意到一个穿着黑西装带着墨镜的男人一直站在那里观看,可又不跟任何人接近,当时我倒也没有多想,可随后陆涛注意到了这个人,并且马上就坐着轮椅想过去,没想到那个人竟然直接钻进一辆雷克萨斯车走掉了,我从陆涛坐在那里呆呆发愣的样子断定,他应该认识这个男人。
  于是我想办法让人找当时帮他推轮椅的人打听了一下,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是陆建岳以前的司机,名叫大林……
  不过,真正引起我注意的还不是这个男人的奇怪行为,而是他开的那辆车,我不知道你们在看街道监控录像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
  差不多在案发当天五点半左右,一辆雷克萨斯车驶进了距离公寓一百米左右的一个停车场,由于周围停的车太多,我们没法看见车牌以及从车里面下来什么人。
  不过,这辆车离开的时间在六点四十分左右,从时间上来看,完全符合做案的条件,并且,从监控录像上可以看见这个男人钻进车里面的背影……
  当然,如果不是在葬礼上偶人遇见大林和他的那辆车,以及他表现出的一场举动,即便看一百遍监控录像,也不可能会注意到那辆雷克萨斯车……
  当时我马上给吴淼打电话,让她查查这辆车,并让她通知执勤的交警注意这辆车,遗憾的是直到今天,都没有找到这辆车,连车的资料都查不到,很显然,那块车牌是假的……
  我的问题是,陆建岳已经辞退的司机竟然开着一辆五六十万的汽车,用的还是假车牌,并且还在特定时间出现在了案发现场,这一切说明了什么?”
  卢源惊讶道:“这么重要的尽情,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
  徐晓帆没好气地说道:“那两天局里面乱七八糟的,到处都是谣言,搞得人心慌慌,我都准备脱衣服走人了,哪里还有心情说这些事?”
  卢源一拍桌子气愤道:“你还是不是一个丨警丨察?就算明天走人,也要站好最后一班岗……这么重要的线索既然就这么算了,如果今天范局不提起这件事,你是不是还准备瞒着?”

  徐晓帆笑道:“卢局,人家都说你工作作风简单粗暴了,还不吸取经验教训,你也听我把话说完啊……”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最近这两天反正闲着没事,我就和吴淼查了一下这个大林……没想到陆建岳的公司名册上根本找不到这个人,公司的员工也只知道他叫大林,并不清楚他姓什么。
  当然,陆涛有可能知道情况,可我不想打草惊蛇,担心他给大林通风报信,说我们在调查他……
  后来,我们找陆建伟侧面了解了一下情况,这才搞清楚这个大林名叫陆战林,竟然还是本市人,家住白龙桥那边……
  我和吴淼去当地派出所调阅了户籍档案,奇怪的是,这个陆战林只有母亲没有父亲,他母亲名叫周琴,还是陆家镇人,以前是市统计局的一名干部,前些年就辞职了……
  最让人惊讶的是,这娘俩住的那个房子简直吓了我一跳,虽然比不上那些豪宅,可也是深宅大院,在当地没人可以比。

  我还特意从大门的栅栏朝里面看了一眼,只见院子里还停着一辆宝马呢,你说,一个是统计局的普通退休干部,一个是给人开车的,哪来这么多钱……”
  卢源有点焦急地说道:“你直接说结果,啰啰嗦嗦的又不是让你讲故事……”
  徐晓帆说道:“可我看见的就是这样……当然,我也没有直接找上门去,而是找了附近的几个邻居了解了一下情况。
  没想到这几个邻居都知道周琴是市里面某个大老板的情妇,在本地几乎都不算什么秘密,问了半天,才有人悄悄告诉我们,这个大老板就是陆建岳……”
  廖燕北惊讶道:“你的意思是,这个陆战林是陆建岳的儿子?”
  徐晓帆说道:“我只是这么猜,目前也没有证据,不过,起码这个大林和陆建岳有着特殊的关系。

  至于他是不是陆建岳的儿子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很可能是陆建岳派出的杀手,目标当然是张昆……”
  “可陆建岳已经死了,难道他还在执行他的命令……”范昌明说道。
  徐晓帆说道:“这里面有两种可能,从案发时间来看,相距陆建岳死亡也只有几个小时,也许他还不知道……
  第二种情况是,他确实是陆建岳的儿子,从他出现在陆建岳的葬礼上来看,父子之间也不是没有一点感情,这个时候,他不但不会停止行动,甚至还有可能把自己的行动当成了一种复仇行为……”

  范昌明一拍桌子说道:“好,晓帆,你真是我副将,去参加个葬礼都能发现这么重要的线索……”
  说着,冲廖燕北说道:“马上在陆战林的母亲周琴家附近布控,只要陆战林一露面,马上实行抓捕……不过,千万要小心,做为陆建岳独来独往的杀手,肯定有两下子……”
  徐晓帆抱怨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你们就开始抓人了……”
  范昌明说道:“怎么?难道还有别的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