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8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轻人看着我,说道:“你他们的要死啊!为什么弄死我的狗。他跟你有仇吗?他是那么的可爱!”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并没有觉得它有多可爱,我只看到它咬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在我眼中,狗是不如人的,永远都不如。
  不过在某些人的眼中,人是不如狗的。
  真是好笑,真是讽刺。
  年轻人说:“他妈的咬了就咬了被。我付钱还不行吗?你至于要杀我的狗吗?”
  我实在不想跟这种人交流,傻逼一个,自以为是。
  他的狗重要,别人就不重要了吗?
  少丨妇丨气的直发抖,蓝希君也气的不行,蓝希君说道:“你没看到把小女孩咬成什么样子了吗?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

  年轻人冷笑一声,说道:“我看到了。这么浅的伤口而已,去医院包扎包扎就好了,我掏钱还不行吗?是不是还要精神损失费啊!没问题,我给啊!我就是有钱,多少钱我都掏的出来,不就是想要讹点钱吗?”
  少丨妇丨哭出了声,哽咽起来,她气的脸都红了,蓝希君在一旁安慰起来,让她别生气。
  我说:“这么浅的伤口,我也给你弄一个看看啊!”
  年轻人瞪了我一眼,说道:“你他妈的什么意思,你弄死我的狗,现在还想搞我是不是。”
  我说:“我就弄死你的狗了。又怎么样?”
  年轻人说:“我报警,你们别想走。”
  我说:“我陪着你。”

  年轻人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道:“她们也不别想走。”
  我冷起了脸,说道:“过分了吧,她们要去医院,我看你拦一个试试。”
  年轻人说:“丨警丨察来了之后说清楚,然后再去医院,我出钱,是我的狗咬伤的没问题,可是我的狗死了,你也要陪我一点什么,我什么也不要,你陪我一条命吧,咱们两情。要不咱们好好说道说道。”
  口气真大。
  竟然想要我一条命。

  现在不能跟他墨迹了。
  赶快去医院才是正经事,我直接走到狗的面前,那年轻人说:“你要干什么?”
  我蹲下身子,从狗头上把两把刀抽了出来,溅出来一些血,不碍事。
  年轻人骂道:“你他妈的有病吧,你破坏现场!”

  我把刀上的血迹擦干净。我跟蓝希君说:“走!找车送孩子去医院。”
  年轻人一下子拦在了我身前,说道:“你们别他妈的走人,谁也不能走!”
  我冷笑一声,说道:“你拦得住我吗?”
  年轻人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拦不住。”

  我说:“你就没想想我是怎么杀死你的狗的?”
  年轻人恶毒的看了看我,直接拿出了手机,找人过来帮忙,我不理那个。小女孩的伤处已经处理了一下,不过人受到了惊吓,牙齿一直响,少丨妇丨安慰着。
  我们刚要走,童香赶过来了,蓝希君刚才应该给她打了电话。
  童香过来问情况,看到那个年轻人,她的眉毛一挑,说道:“你给我过来!”
  年轻人应该是童香认识的,看到童香,他的眉毛皱了起来,挺憋屈的样子,他过来之后,童香先问了发生什么,这时,少丨妇丨和孩子已经被送走了,童香找的车,有童香安排,应该没问题,不过,我觉得,主要是童家在上京的关系实在恐怖。
  知道情况之后,童香直接给了年轻人一巴掌,打在了脑袋上。
  “你遛狗不栓好,长本事了,用不用我通知你家里一声。”
  年轻人连忙说:“不用不用。”
  童香说:“去医院把医药费掏了,然后好好安抚那家人,什么精神损失费。你自己看着办吧。”
  年轻人脸上不悦,可还是点头答应。

  童香说:“这事你要办好了,就算了吧。”
  年轻人不答应,说道:“这怎么能算了呢,我的狗死了,不陪给我命,总要有个说法吧。”
  我冷笑一声,说道:“好啊!那咱们就好好算算。”
  这种人,我一个手指能捏死三个。
  年轻人说:“你狂个屁啊!要不是童姨在,我今天就弄死你,不过不弄死你,我也让你好不了,童姨,这个面子我给不了你。他弄死我的狗,我要什么都不说,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我就没有面子了。”
  年轻人应该有点势力,跟童香熟悉,应该也是家族里面的人吧。
  童香说:“你找人了吧,打电话让他们别来了。”
  年轻人说道:“凭什么啊!”

  童香说:“他是我男朋友。你确定要跟我对着干?”
  年轻人一下子泄了气,说:“童姨,你就没有过男朋友,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男朋友。”
  童香说:“快点打电话,我这是为了你好,要不然最后吃亏的是你。”
  年轻人不怎么服气,可还是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童香解释了一下,这年轻人是她认识的,她跟年轻人的父母认识,算是同辈人,虽然年龄小,有这层关系,这事只能这么过去了。
  童香叮嘱了一番,让年轻人赶快处理这事,如果处理不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我能看出来年轻人很生气,估计他心里不是很服气。
  不是不服气又能怎么样,这事闹不起来,童香在,算是长辈,他是没胆子的。
  这事过去之后,我们回去,随便吃点水果,闲聊几句,挺晚了,我就上楼休息了,先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给白子惠打电话,告诉我这边的情况,不过还是稍微隐瞒了一些,白子惠也没细问,可能是知道我的事大多比较难搞,问了只会让自己添堵。
  说完了之后,我又说了今天遇到傻逼的事。这种养狗人士挺恶心的,出去说什么我的狗不咬人,我的狗特别的可爱,所以不栓绳子,一点都不为别人考虑,太自私,跟白子惠吐槽了一会。互道了晚安。
  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过去了,不知不觉做了梦,梦里跟白子惠做一些有益身心的运动,不过慢慢我便感觉不对劲了,真感觉怎么这么真实,我睁开了眼,却看到童香趴在床上,刚才竟然是她在,怪不得。
  我把被子拉起来,遮挡,我说:“童姐姐,你干什么?”
  童香笑笑,说道:“你害羞什么,又不是没经历过。”
  确实是经历过,可是童香半夜过来,直接办了我,总觉得怪怪的,除此之外,我还察觉到童香过来目的不太纯,她并不仅仅享受鱼**欢,她还有别的目的。
  童香半夜爬过来,自然是极尽诱惑,我在床头,她在床尾,一眼望去,本就是最佳观赏角度。
  我要再年轻点,绝对鼻血喷出来。
  要,不要。
  两个选择,真他妈的煎熬。
  心中天人交战。

  尤其是童香身上的味道,很鲜很润。
  “不说话?”
  “没胆子!”
  “我都这个样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