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5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源听了范昌明的话,半天没有出声,最后嘟囔道:“说白了就是不要在揪着他不放就行,陆建岳将承担所有的后果……”
  范昌明点点头,说道:“就是这个意思……我考虑再三,决定跟他妥协,我不想回来的时候变成孤家寡人。
  现在起码雁北代替了你,晓帆当上了刑警队长,而你也没有在政治上给你做出定性,总的来说,我们还没有输……”
  卢源又自斟自饮了一杯,然后嘿嘿笑道:“老范,你这个老狐狸,难道孙淦就这样上了你的当?他就不怕你反戈一击?”

  范昌明说道:“这还不清楚吗?我之所以能回到局长的位置,也是出于孙淦的自信,他认为,陆建岳一死,我就算想搞他,也没有机会了……
  我估计,孙淦对自己的儿子并不了解,我甚至觉得,他有可能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究竟干过什么。
  所以,我们并不是没有机会,这一次可不是陆建岳,而是他的亲生儿子,只是,我们也只有这一次机会,所以,如果没有十成把握,我宁可整天跟你下棋喝酒……”
  廖燕北小声道:“范局,你的意思是,我们拿孙维林开刀?”
  范昌明严肃地说道:“雁北啊,你刚来局里面,有些规矩可能还不清楚,记住,以后要么叫我范局长,要么叫我老范,但不能叫我范局,传出去好像我整天在饭局上似的……”
  一句话说的每个人都笑起来。
  廖燕北笑道:“好好,今天先学会一个规矩……不过,范局……长,你跟卢局下棋喝酒,那我跟晓帆呢,总不能也整天下棋喝酒吧……”

  范昌明说道:“怎么?难道你们就闲成了这样?我听说望江大厦的持枪杀人案还没有破,建行副行长杨晓艺的案子还没有一点头绪,这么大的两个涉枪案子,难道还不够你们忙活一阵?”
  徐晓帆说道:“可惜,望江大厦的案子牵扯到孙维林,你这么一说,我可不敢碰,要是惹火了孙淦,说不定你还要去党校学习呢。”
  范成明冲卢源笑道:“你看看,这丫头一点都没有感激之心,我刚刚提拔了她,她就来将我的军呢……”
  顿了一下,说道:“刑事案子和经济案子的区别就是一个软一个硬,孙淦从来都不会想到他的儿子会杀人。
  对他来说,最敏感的还是经济问题,一笑亭农庄的案子对他来说已经是历史了,随着韩耀东的死,这个案子早就已经结案。
  所以,只要你调查的是一个刑事案子,他不会这么敏感,说实话,如果孙维林真的杀了人,并且证据确凿的话,说不定他还会大义灭亲呢。
  毕竟,领导干部的子女也是人,也会犯罪,但我们的法律不搞连坐,只要不牵扯到他,难道他还敢公开报复?别忘了,W市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天下。”
  廖燕北摆摆手说道:“望江大厦的案子我也有所了解,没你说的这么严重,这个案子还不至于牵扯到孙维林,否则他也不会这么高调了。
  不过,前几天我跟卢局、晓帆他们讨论过这个案子,表面上看这个案子不太起眼,但细细分析,其中还是有不少奥妙,我个人认为,那个阿龙对孙维林和陆鸣来说很重要,很有可能牵扯到陆建民的赃款……”
  徐晓帆偷偷瞥了范昌明一眼,说道:“廖局长,虽然我也怀疑过陆鸣是陆建民遗产的继承人,可直到今天为止,别说是证据了,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和陆建民的赃款有关,你该不会又把他重新做为调查对象吧……”
  廖燕北说道:“既然范局长说孙淦支持我们继续调查陆建民的赃款,那我们为什么不组织专门的警力把这件事差个清楚呢?我看,这件事还是由你来牵头吧。”
  徐晓帆脸上阴晴不定,说实话,她现在可不想调查陆鸣,无论是从感情上还是从可能性上都不愿意牵这个头。
  并且,她心里还有点害怕,如果陆鸣真的掌握着陆建民的赃款,到最后她觉得自己都不知道给怎么面对他。
  “廖局长,你还是派别的人吧,说实话,我在他身上浪费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徐晓帆一脸无奈地说道。
  卢源笑道:“晓帆,你听话听音,范局长和廖局长的意思可不是指望你从陆鸣那里找到一座金山银山,而是有了这个借口,就可以申请经费,调派警力,并且还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至于你赞暗中调查些什么,那只有你自己知道,何况,陆建民的赃款本身就和陆建岳和孙维林脱不了根系,说不定拔出不萝卜也能带出泥呢……”
  徐晓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你们的意思是指东打西?”
  范昌明笑道:“我要是知道你的悟性这么低的话,绝不会提拔你当这个刑警队长……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两个枪案。
  我既然重新回到局长的岗位,你们起码也要给我长点面子,要不拿出点成绩,我自己也不好意思啊。
  尤其是杨晓艺的案子,我个人认为和孙维林关系不大,你们可以放开手脚进行调查,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务必要把这个案子给查个水落石出,至于追缴陆建民的赃款嘛,着急也没用,慢慢来吧……”
  卢源喝了一杯酒,有点担心地说道:“我还想说说唐萍的事情,当初让她回来的时候,我向她保证过安全问题。
  现在虽然陆建岳已经死了,表面上看唐萍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可从她的供述来看,起码她是几年前一笑亭农庄那个案子的知情者。
  对于孙淦和韩越来说,那可是一桩丑闻,即便唐萍手里并没有证据,可她的存在仍然对他们有不小的威胁,所以,把她移交检察机关之后的安全问题还是让我担心啊。”

  范昌明说道:“但我们也不可能永远对她进行秘密关押,这件事我会亲自给看守所方面打招呼,让他们确保她的人生安全。
  其实,唐萍是个聪明人,她可以讲一段故事给你们听,但在法庭上,她是不会说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我相信孙淦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对唐萍动手,说句难听话,我还巴不得他动手呢。”
  徐晓帆说道:“我觉得也不可能,我们早就把唐萍的秘密关押地点透露出去了,他们要是想动手的话早就来了。
  说实话,唐萍那些证据也只有对陆建岳起作用,根本牵扯不到孙淦,我倒是觉得唐萍恐怕并没有全部交代,起码她在交代孙维林的一些问题上含糊其辞,这反倒是让我们对她的安全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

  范昌明说道:“我准备找个时间亲自跟她谈谈,如果她一味隐瞒真相,那我们也无法保证她的安全,除非他能说出让我们保护她的理由……”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四个人聚在一起也不容易,尤其是老卢今后要去新的工作岗位,想再聚就更不容易了,我看,咱们就各抒己见,说说杨晓艺的案子吧,我总觉得这个案子有点料,值得我们深挖一下……”
  卢源说道:“那我就算是最后一次参加案情分析会吧……从那两个和杨晓艺死在一起的蒙面人的身份来看,基本上可以确定,他们和张昆有关系,或者就是张昆的马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