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5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丹菲回头瞪着陆鸣,憋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那你觉得我值多少?”
  陆鸣一时后悔自己口无遮拦,只好耐着性子说道:“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说那个工作不适合你,再说,你不是信誓旦旦要一份自己的事业吗……”
  陈丹菲嗔道:“适不适合我自己知道,你操哪门子心啊……如果有更好的机会,我当然不会放弃……”

  陆鸣气愤道:“我是南星的干爹,当然要替你操心?难道你还不知道孙维林是什么人?他现在的资产都是从你公公和前夫那里霸占的……”
  陈丹菲打断陆鸣的话说道:“正因为这样,我就更有必要去了,说不定还能把这些钱都弄回来呢?”
  陆鸣现在也弄不清楚陈丹菲是在跟自己赌气,还是真的有这个想法,心里乱成一团麻,平时能说会道的舌头也不灵光了,憋了半天,盯着她问道:“你是认真的?”
  陈丹菲见陆鸣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狰狞的神情,忍不住有点害怕,躲闪着他的目光嘟囔道:“我不是说了吗……还要考虑考虑……”

  陆鸣点点头,穷凶极恶地说道:“那你快点考虑,越快给我答案越好……我最讨厌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就算她美成天仙我也不稀罕……”说完,转身出去了。
  陈丹菲呆呆地盯着陆鸣的背影,随后气的一跺脚,嘴里骂道:“混蛋……连哄人都不会……我倒要看看你的心有多狠……”
  一个星期之后,市委市政府派驻市公丨安丨局的调查小组终于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当然,这份报告并没有向公众披露,而是在小范围之内进行了通报。
  随即,省市两级政法委经过反复研究,最后下达了一个市公丨安丨局有关领导的任免决定,根据这份决定,市公丨安丨局局长范昌明在过往的工作中犯有官僚主义错误,对手下要求不严,给予党内警告处分。
  不过,考虑到他在局长岗位上也有一定的成绩,鉴于目前本市刑事犯罪猖獗,社会治安混乱的情况,为了稳定公丨安丨局内部的各项工作,范昌明继续担任公丨安丨局局长,只是不再兼任局党组书记。

  至于卢源,由于他工作作风简单粗暴,组织原则性不强,在125袭警案和李翠莲死亡案子上负有主要责任,因此,研究决定免去他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职务,调任市交警总队担任副总队长。
  根据范昌明的建议,原三分局局长廖燕北调任市公丨安丨局接替卢源担任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原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王秋生不再代管刑侦,而是改为担任主管行政人事的副局长。
  此外,调查报告也不同程度地批评了徐晓帆在工作中的诸多失误,不过,也许是范昌明暗中力保,所以只是受到了一个记过处分,不但没有被撤职,反而升任市公丨安丨局刑警队队长职务,万大兴则继续当他的刑侦处处长,不过,徐晓帆负责的秘密调查小组被撤销了。
  最后,这份人事任免决定也涉及到了唐萍,指责她的罪名是贪污腐化,泄露公丨安丨局内部机密,勾结不法商人以权谋私,经局党组研究决定,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移交司法机关起诉。
  至此,一场经历了将近两年的内部权力斗争好像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严格说起来,除了廖燕北之外,只有徐晓帆受益匪浅。
  她虽然得到了一个记过处分,可毕竟升了官,连她自己都觉得这个官升得有点莫名其妙,而损失最大的自然是卢源了。
  尽管并没有离开公丨安丨系统,可市交警总队本来就是市公丨安丨局的下属单位,他去那里当个副总队长,等于连降了两级,要想再翻身几乎是不可能了。
  至于唐萍,她的性质不同,属于敌我矛盾,是在这场斗争中揪出的唯一罪犯,当然,严格说起来周玉露也算一个,只是她的职位太低,上面的领导都懒得处理她,让她侥幸逃过了一劫。
  不过,卢源好像也有思想准备,并没有闹情绪,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就是这个副总队长可能还是范昌明替他极力争取的,要不然恐怕是就地免职,所以,人事任命宣布的第二天就“愉快”地走马上任了。
  可范昌明好像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卢源调走以后的第三天,他让徐晓帆悄悄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叫上廖燕北,四个人躲在一家小饭店的黑包厢里喝酒。
  也许似心情不好,也许彼此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所以从一开始几个人只顾闷头喝酒,很少说话,连徐晓帆都喝了好几杯。
  最后还是她忍不住了,说道:“范局,你也跟我们说说啊,我到现在还一头雾水呢……”
  范昌明瞥了卢源一眼,冲徐晓帆没好气地说道:“怎么?难道非要把你开除出公丨安丨队伍你的脑子才清醒吗?”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我还真做好思想准备了,不信你问卢局,我上次跟他说过,如果不当丨警丨察,我就去做生意赚钱,干脆就换个活法……”
  卢源端起酒杯干了一杯,说道“老范,也难为你了,居然还给我弄个副总队长当当……说实话,我比晓帆还要想的开一点。
  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我们两个总要有一个人付出代价,不然他们心里也不平衡啊,我甚至都做好了为125袭警案牺牲的同志赎罪的思想准备。
  所以,如今这个结局已经是皆大欢喜了,所以,你也不用内疚,今天既然叫我来喝酒,咱们就一醉方休,说实话,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轻松过……”

  范昌明说道:“老卢,你越这么说,我反倒心情越沉重,如果你骂我一通,我的心情可能还好受些……
  你以为我这次重新回到局长的位置是一种权力平衡的结果?实不相瞒,前些日子,孙淦借着来党校讲课的机会单独找我谈过话……”
  “啊,孙淦找你谈话?难道你们……”卢源吃惊地说道。
  范昌明点点头说道:“不错,我确实做了妥协,要不然,别说我回不来,你也不可能还有一个副总队长的位置……”
  卢源瞪着范昌明说道:“你跟他妥协?”

  范成明点点头说道:“不错,我只有一个选择,要么做出妥协,要么全军覆灭……说实话,陆建岳死后,等于掐断了我们所有的线索。
  要知道,能够和孙淦扯上关系的也只有陆建岳,既然他已经不能开口说话了,我们调查的案子也就到此结束了,要不然他怎么会放心让我回来……
  我们都是现实主义者,不能靠着理想生活,当我们处于低谷的时候就必须做出妥协,总不能拼个两败俱伤。
  实际上我们也暂时没有资格跟他拼,好在省里面也不是没人支持我们,所以,我跟他提出了几个条件。
  他是个聪明人,这个时候赶尽杀绝也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所以,他同意了我的条件,但前提是,陆建岳是我们调查的最后上限。
  他甚至同意我们继续调查陆建民的案子,当然着重点是追缴他的赃款以及牵扯到的经济犯罪,他还向我保证,做为领导干部的子女,他的儿子孙维林将慢慢淡出商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