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3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嘿嘿地笑,“形势所迫,没办法。”
  这时,护士推门进来,马闻到烟味,顿时柳眉竖立:“谁让你抽烟的!不要命了!”
  曹部长赶紧的起来,说,“我先走了,你,你好自为之吧,烟不要抽了!”
  说完逃也似的走了。
  护士走过来瞪着李牧,目光落在了床头柜的那包大华。

  李牧顺着看过去,心里都把曹部长给骂了一个底朝天——还放了一包烟坑我!
  “安安,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烟啊,都是刚才那位首长抽的……”李牧辩解着。
  这护士,正是当年参加维护时,和李牧等人一起经过了惨烈战斗的安安,安然的亲妹妹……
  注:超长章,二合一,让你们把眼睛都看花然后高考失利最后只能去当兵,呵呵……
  余明是来京参加军事训练实战化会议的,连续开了一周,今天午结束,他特意抽下午的时间出来探望李牧,然后要连夜返回东南。
  高级将领们个个都军务繁忙。
  李牧做好了准备,打好了腹稿。短期内他没法离开医院,更别说去东南见余明,因此,能不能说服余明,只有这一次机会。
  对于余明来说,李牧是从他曾经担任过旅长的部队走出来的军名人,当年,那个旅在余明的领导下,获得了长足的进步。确切地说,余明和李牧都是出身同一个步兵旅的名人。
  不到两年的时间,余明从军区参谋长升任为副司令员,足以级领导机关对他的领导能力的认可。
  余明有两名警卫员了,他还是参谋长的时候,只有一名警卫参谋,现在是两名。这是军区首长和首长机关部门领导的区别。
  他让警卫参谋和机要秘书在外面等着,一个人进了病房见李牧。
  “行啊,环境不错,这个待遇标准,赶军区首长了。”余明背着手,在面积很大布置舒适的病房里转着,不时的点头。

  当然高级得很,有小客厅,有阳台,阳台外面有小花园,简直是常住套间一样,一边还有现金的抢救器材,直接可以用。
  李牧艰难地靠着床头坐直了,说,“老旅长,你这话听着不像是夸我。”
  余明连忙走过来,扶着李牧坐好,拉了一把椅子,在床边坐下,指着李牧说,“你还知道我不是在夸你。堂堂师参谋长带突击队执行任务,你这是在开玩笑。”
  倘若是大规模的追捕行动,师参谋长带队并没有什么问题,师长带队都很正常。但是,李牧干的那是极度危险的小型突击的活,不是动辄千人的大规模捕歼。
  李牧连忙说,“老旅长,我已经认识到错误了,真真切切的深刻的认识到了错误。这不,我正在认真的反思,让自己的思维回到部队的建设训练面来。”
  “这才对嘛。”余明欣慰地一拍大腿。

  李牧说,“老旅长,正好,我有个事情想跟你汇报一下。”
  余明疑惑地看着李牧,说,“跟我汇报什么,你现在应该向咱们的老军长汇报工作。”
  “老旅长,老旅长,您别挤兑我了。我和老军长还隔着万水千山呢。再说,您是我的老旅长,我的一些想法,是真的特别需要您批评指正。”李牧诚恳地说。
  余明一时半会不知道李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说说,我看看你又在憋什么坏事。”
  他也随口一说,但万万没有想到,给他说了。
  听到余明这么说,李牧心里突突的,顿时有些心虚了,以为老旅长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或者从曹部长那样知道了他打什么主意,干脆心一横,单刀直入直接道来:“还是老旅长了解我,一眼看出来了。唉,老旅长,您知道我现在的情况。西北那边苦啊……”
  “等等。直接说什么事。”余明可不相信李牧的哭诉,全军有哪支部队李牧待的部队苦的,他到哪里,哪里获得资源的倾斜。
  到了边防部队那边只干了一个多月,愣是给第701边防团搞了亿的资金,一个团敢把边控智能化系统给搞起来。这样的事情,别说一个团长,是一个军长,也轻易办不下来的,还是那么短的时间。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家长给力,干什么事情都是其他人要有力得多的。
  余明也知道这小子的性格,他一旦诉苦了,八成是在演戏,九成憋着坏坑人,十成的不是什么好事。
  李牧腼腆地笑了笑,小声说,“我想请您给我一个陆航团。”
  腾的一下子,余明站起来了,硕大脑袋的两只眼睛死死瞪着李牧,然后火山爆发似的指着李牧,激动得手指都在颤抖,“你,你,你……”

  李牧赶紧说,“老旅长,老首长!您先别激动,您先坐下,先坐下,听我把话说完。”
  余明好不容易冷静下来,随即坐了下来。
  他不得不气啊,东南的陆航部队建设如火如荼正是关键的时刻,这个时候,你李牧狮子大开口的要一个陆航团,这不是要了命吗?谁都知道一个客观事实,受制于生产能力和军费,陆航部队的建设长期处于缓慢阶段,曾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也仅仅能够给大多数集团军配备一个陆航团。
  总算是慢慢了轨道,生产能力来了,军费也来了,各军区撸起袖子大干,东南这边也不甘示弱,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能争取在列装顺序表排在前面,但是即便如此,列装工作还是很慢,部队形成战斗力更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作战飞行器的飞行员的训练通常要持续两年以,也是说,真正形成作战能力,航校出来的新飞行员通常要接受两年以的作战训练。
  这才是最宝贵的资源。
  余明这么生气也可想而知了。
  李牧理了理思路,表情变得很凝重,沉声说,“老旅长,我这次调任西北,前后待了虽然不到半年,但是我明显的感觉到形势前两年更严峻了。犯罪分子,暴恐分子的犯罪手段呈现出了多样化的趋势。”
  “说前段时间的打击行动。我率队驱车机动千公里,前后历时一周,才能把一个较大的团伙给打掉。高原荒漠,戈壁沙漠,严峻的地形严重的限制了地面机动。如果有直升机,我们的打击会更加的快速有效。”
  “我之前提交了组建陆航部队的报告,面批准了。但是,如果按照正常的方式来做这件事,陆航部队要形成战斗力,最少要两年的时间,哪怕哈飞厂出厂的装备优先装备我部。”
  “可是形势不等人。我李牧能等两年,广大人民群众没办法等,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时刻受到威胁。老旅长,转到武警系统,虽然我到任的时间不长,但是我深刻的感觉到,和咱们陆军部队相,武警部队其实更长时间的承受着高压。咱们陆军部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而他们是养兵千日用兵时时。”
  李牧看着余明,诚恳地说,“老旅长,人会有的,飞机也会有的,但武警第三师这边,更加的急需。”

  余明陷入了沉思,病房陷入了沉默。
  好一阵子,余明才开口说话,手指点着李牧,“你小子啊……嫁到了武警,还要娘家出嫁妆,我是真没法说你。”
  日期:2017-06-14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