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3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刚才只是看到了这个电话前面打头的几个号码是省委机关的前三位的号码,尽管他想到会是省里,但是没想到是樊文良,更没想到樊文良还知道他在睡觉,就急急巴巴地说道:“樊……樊部长,您……怎么知道我在……在迷瞪啊……”
  “呵呵,你的声音暴露出来了。”
  江帆一听,捂着脑门,说道:“唉,我是强打精神,唯恐领导听出我在偷懒,不想还是暴露了。上午开会,开到了很晚,吃完饭我说迷瞪一会吧,也没敢拖鞋,靠在床上就睡着了,偏偏就赶上您查岗来了。”
  樊文良笑了,说道:“不瞒你说,我也在宿舍,也是上午开了半天会,脑袋晕晕沉沉的,也是迷瞪了一会,不过没你眯的时间长。”

  “呵呵。您有什么指示。”江帆赶忙说道。
  樊文良说道:“小江,我听说丁一有本手抄的《三国演义》,是真的吗?”
  江帆一下愣住了,樊文良问得既直接由不容他遮掩,就说道:“是,我也是在展览会上看见的。”
  “哦,你见过?怎么样?”樊文良问道。
  “当然好了,感觉比那个时候写得更好了,整齐划一,干净清丽。”江帆由衷地赞叹道。
  “呵呵,字如其人。你什么带过来我看看。”樊文良说。
  “好的,您什么时候在。”江帆痛快地应道。
  樊文良想了想说:“我这周六上午十点之前有时间,十点后我跟廖书记约好,我们谈些事情,下午我就回北京了。”

  “周六?也就是明天?”江帆迅速抬起手表看了看日期。
  “对。如果来不了就周一以后哪天都行。”樊文良补充道。
  “我估计没有问题,现在这书就在她手里,我先找找她,然后再给您打电话,如果不打的话我明天八点半准时到。”
  “好的。明天见。”
  江帆挂断电话后,他就想给丁一打,但想她可能来市委采访了,这会打唯恐不方便,正在犹豫时,外面有人敲门。
  江帆梳了梳头发后,走出宿舍,他喊了声“进。”
  秘书辛磊进来了,他说道:“江市长,阳新的县委书记魏克勤想找您汇报工作。刚才就给我打电话,我说您正在忙,让他过一个小时再打来。”
  尽管秘书看似为他好,让他有了休息时间,但是江帆却不领情,因为阳新是离阆诸市区最远的县,位于阆诸东南方向,是最穷最远的县之一,属于阆诸的老少边穷地区,也是国家第一批贫困县。他们往往都是来市里开会,会捎带着办好多事,来一趟的确不易,尽管秘书让他多睡了会儿,但是江帆感觉这样冷落了基层同志,所以就很婉转地说道:“边远地方的同志来一趟不容易,以后他们来了就随时通知我。叫他来吧。”

  “好的,我马上打电话。”辛磊说着就出去了。
  江帆趁这个功夫就给丁一打了电话,如果她是采访,有可能将电话调到静音,也不会影响到她,电话响了半天,丁一接了。就听她小声说道:“有事吗?”
  “有事,你在采访吗?”江帆也压低了声音说道。
  “好,我说,你听着就行了,采访完后给我打个电话,我有要紧事找你,听见了吗?”江帆嘱咐道。
  “就这事,想着给我打,好了,你去忙吧。”
  江帆挂了电话后,不一会,辛磊就领着阳新县的县委书记魏克勤进来了。
  江帆站起身,走出办公桌,跟他握手,请他坐下。辛磊开始给这位县委书记沏茶。
  这位贫困县的县委书记见到新市长后还有些拘谨,江帆笑着递给他烟。他接了过来,放在茶几上。说道:“我来找您想求您点事。”

  江帆打量着这个朴实的边远地区的县委书记,说道:“有事尽管说,我能办到就办,办不到咱们再想其它办法。”
  魏克勤见市长态度很和蔼,就说道:“我知道您是懂经济又有高学历的领导,您在搞活经济的问题上肯定会有新的举措。我们阳新,地处阆诸边远地带,国民党统治时期是三不管地带,是有名的乞丐县,北方城市大部分乞丐都的阳新县产的,是鸟儿拉屎都不来的地方,后来划给了阆诸,成了阆诸的第一批贫困县。”
  江帆点着头,尽管他还没有正式下去调研,但是阆诸市的行政分布图他基本熟悉了,而且各县的基本情况也差不多掌握了。阳新成为贫困县主要原因就是地处平原腹部,自古就是行洪区,历史上发生多次被淹的事件,自然也就是出产乞丐的地方了。县城中间隔着一条流入渤海的万定河,没有洪水的年头,土地沙化严重,南北两岸说话口音差异非常大,全县有二十多万亩的沙化土地,种植成本非常高,大部分土地撂荒,有些人做起了小买卖,而大部分的农村青壮年选择了出外打工。

  魏克勤又说:“我今天来找您的意思是,以后有什么好的项目,往我们那个县介绍一些,光靠打工经济,形不成支柱产业,所以,我们也希望能来一些好的项目往起带带。”
  江帆说:“好像阳新的白铁皮很有名吧?”
  魏克勤没想到新来的市长连这都知道,就说道:“也不行了,受塑料制品的冲击,也不景气,原来有白铁皮加工一条街,现在这条街上还维持的商户已经很少了,大部分都改行做别的了。我听您开会时讲过的话,没有工业作支撑,要想脱贫致富很难,路也很长。所以散会后我就没走,其实我早就憋着劲找您一趟,就是想托付托付您,以后手里有了好项目,别总是想着跟前的新一区新二区和周边几个县,也往我们那边引引。”

  江帆笑了,说:“放心,如果有合适的项目,不会忘了你们那边的,有的时候,这些投资商不太愿意往里走,都想留在周边城市,靠近北京和其它大城市的地方。”
  魏克勤说:“这个我理解,以上几任领导也不是不想着我们,就是这些投资商太挑剔。”
  江帆向魏克勤详细了解了阳新目前现状和交通情况,他对魏克勤能在阳新这样的位置上从县长到县委书记坚守了十多年进行了赞扬。
  哪知魏克勤却说道:“我这个人不会跑官,也不会跟领导叫苦,再有,那个鸟儿都不拉屎的地方没有人愿意去,这样无形中就造就了我在那里呆了那么长时间,不是我的思想境界有多高,实在是没人想着那里,没有竞争,不像其它条件好的市县,总是有人争着抢着去。”
  的确是这样,一个地方如果搞好了,兴许这个地方的有功之臣未必能在这个地方呆长,不是升迁就是去开拓其它地方去了,不光是因为受到领导重用的原因,很大原因还取决于这个地方有人想上了。江帆感觉这个魏克勤这个人没有什么花架子,话说得很朴实。
  他跟魏克勤探讨了半天贫困县如何发展经济的话题,眼看天不早了,魏克勤有些意犹未尽,站起来,跟江帆握手告别,强烈要求让江帆去他们县视察工作。

  魏克勤走后,江帆看了看表,他没有接到丁一的电话,心想,难道还没采访完吗?就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但却传来关机的声音。这下他可是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