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3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听了这话不由地笑了。
  江帆又说:“别担心,我下车,没人会看见我。”
  “有人会认识你的车。”
  “那也没事,他们知道谁开着呢。”

  丁一忽然就将前面后视镜上挂着的墨镜摘下来,给他戴上,说道:“还是减少一些曝光率吧。”
  “哈哈。”江帆正了正墨镜笑了。
  快到广电大楼门口前,丁一让他停下,她要提前下车。
  江帆看了看四周,这个时候上班的人还没有到,他就直接停在了大门口,丁一刚要下车,江帆拉住她,说道:“晚上下班我接你。”
  丁一说:“不用,我自己回去。”说着,便头也不回地跑了进去。
  江帆笑了,摘下墨镜开走了。
  丁一来到单位后,一楼大厅还没有人来上班,她来到二层自己的办公室,赶紧摊开稿纸写稿子,等到上班的时候,她才刚刚写完。
  她下了楼,将稿子交到值班编辑的手里后,新闻部主任徐克俭进来了,他说到:“小丁,一会的信访工作会议别忘了。”
  丁一说:“记着呢,没忘。”

  “提前到会场。台长让我们增加现场采访的比例,你根据会议的内容想想,怎么在现场采访,采访什么人,谈什么问题,你现场发挥吧。”徐克俭说道。
  “好的。市领导有谁参加?”丁一问。
  徐克俭说道:“现在还不知道,就接到了会议通知,估计最大的官儿应该是分管的副书记参加,可能还会有政法委书记和纪委书记参加。你见机行事吧。”
  “好的,咱们去几台机子?”丁一问道。

  “两台。”
  这时,上班的人陆续来到。
  当丁一和两个摄像员从单位的采访车上下来的时候,就看见市委书记佘文秀从车上下来,一会,江帆的车也到了。丁一装作没看见他,低头帮助另外两个男记者拿器材。
  江帆倒显得很大方,跟他们打招呼,说道:“记者同志们辛苦了。”
  其他两位男记者赶忙跟市长打招呼,说:“江市长好。”
  丁一的脸一红,也冲他点头微笑,说了句:“江市长、好。”
  江帆冲他们点点头,眼角就扫了丁一一眼,微笑着从他们旁边走过去,跟在佘文秀后面走进了会议旁边的休息厅。
  其中一个男记者说道:“丁姐,你和老岳你们都在亢州呆过,那应该认识江市长吧?江市长也在亢州当过市长。”
  丁一说道:“是的,认识。”
  那个男记者继续问道:“那你见到市长老乡怎么一点都不热情啊?”
  丁一说:“我们不是老乡,只能算作在同一城市工作过。”

  “那不对吧,你原来就是电视台,跟市长应该很熟才对。”男记者看着她说道。
  丁一笑了,说道:“我知道他是市长,但是他未必知道我是谁,我们在领导的眼里,可能多对不上号,未必能分清谁是谁。”
  那个男记者觉得丁一说得有道理,就说:“也对,市领导咱们没有不认识的,可人家谁认识咱啊?”
  丁一说道:“别感慨了,快走吧,没见领导们都到了吗?”
  说这话的时候,丁一就有些纳闷,书记市长都来了,说明这个信访工作会议规格够高的了,那么这个会应该采访谁呢?”
  这个时候,丁一看见又有两辆车停在了门口,宣传部长蔡枫和副书记殷家实从车上下来,丁一认识他俩,主动跟他们打招呼。
  殷家实和蔡枫也都认识丁一,知道她是梅碧馨和丁乃翔的女儿,另外知道丁一是林稚君的学生,而且在电视主持人大奖赛中,他们都给丁一投了票。
  打过招呼之后,丁一跟蔡枫说道:“蔡部长,我想会后搞个现场采访,您看来了这么多领导,我采访谁合适?”
  “采访殷书记,他分管。”蔡枫说着,赶忙叫住了殷家实。
  殷家实说:“那还行,今天书记市长都来了,怎么也轮不上采访我啊,要采访也该是采访佘书记。”
  蔡枫说:“你是主管,佘书记能讲?”
  殷家实看了看左右,小声说道:“书记抓全面,他是大主管。”
  丁一听着两位领导斗嘴,就笑了,说道:“我也认为该是殷书记接受采访。”
  殷书记摆了摆手,向前走了。
  丁一无助地叫了一声:“蔡部长,怎么办?不然我可是完不成任务了。”
  蔡枫说:“别急,一会你找秦岭秘书长。我让他给你安排。”
  蔡枫说着朝前走了,这时前头的殷家实回头跟蔡枫说道:“小丁现在怎么不出镜了?在电视看不见她主持节目了?”
  蔡枫说道:“跟他爸爸出国了,请了一年多的假,刚回来。”
  丁一看着两位领导进了休息厅,她和两位摄像员就走进了会场。今天来参加会议的全是各市县党口书记和各局委办的一把手以及主管信访工作的领导,会议室里坐满了人。
  丁一来到前排靠墙的记者席坐下,已经有两名日报的摄影记者和文字记者坐在了那里,丁一挨着他们坐下。
  从她这个位置上看到了江帆的桌牌赫然立在桌子上,她还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上见到江帆。想起他刚才见到她时那幅春风得意的样子,心就不由地跳动了一下。

  很快,领导们走向主席台,她就看见了台上那位仪表堂堂的高大身影,坐在了桌牌的位置上。其他领导们也都按次序坐好。
  会议由江帆主持,由于市委和市政府主要领导出席会议,无形中会议就提了格,政法委书记李汝明做了全年信访工作会议的总结报告,殷家实传达了省委关于信访工作的最新指示精神。
  丁一在下面听着,她很少抬头看江帆,因为她感觉江帆总是有意无意地扫视全场,目光也总是有意无意地往她这边看,她索性低下头,不和他的目光交流,这样,别人也看不出什么。
  她在心里暗暗埋怨他,怎么能总往她这边看呢?要知道,全场有几百双眼睛盯着呢。她甚至在心里有些后悔昨天的事了。
  一想到昨天晚上他们久别重逢的激情,她的心就莫名跳了起来,脸也感到了潮红。他的勇猛,他的体贴,他的热情,还是一如既往,的确让她找到了久违了的那份来自心灵和肉体的双重感觉。他们的确达到了空前的契合。
  想到这里,她不由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目光正好“巡视”到她这里,她赶忙又低下了头。
  不能不说,在这些厅级领导中,江帆的确出类拔萃,不仅仅因为他比他妈年轻,更因为他的学识和气质,就是举手投足间的那种镇静从容,就已经具备了一颗政治新星所具备的所有魅力。
  当然,单纯对丁一来说,他的真诚和执着,也让她再次陷入了爱河。在这一段时间的交流中,她再次感受到了来自江帆的那种浓浓的爱意和温暖,尤其是他为了再次和她牵手,主动要求来阆诸工作,再次以坦诚征服了她,而且从他对有着“丁一”两字的琥珀石的爱不释手中,让丁一再次感觉到了他的诚意和爱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