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2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痴了,痴迷于这雪的世界,她想起了什么,忽然低声笑了。
  江帆问道:“笑什么?”
  丁一说:“我想起小时候一件趣事。那时候,也正赶上下雪,爸爸叫我背诵‘江山一笼统,水井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我问爸爸,水井为什么是黑窟窿?因为我没有见过露天的水井,当然不能理解黑窟窿的含义。爸爸解释了半天我还是不懂,最后爸爸说道:我画给你看。说着,就去画案边了。妈妈这时就给我穿上棉大衣,戴上帽子,冲着父亲说道:你画不如我们去看真的形象。于是,妈妈撑着伞,我们就出门了,沿着我家房子外面的田埂,一直向西走,西面是农田。我们走在积雪的田埂上,找了半天,才看到了农民绕地用的水井,上面被几根木桩围住,可能是怕有人落水吧。妈妈让我仔细看着,天上的雪是如何落到了水井里不见了,妈妈说,你看,四周都是白茫茫的,是不是只有这水井是黑窟窿?我终于明白了这句诗的含义。等我们看完井回来后,爸爸的画也画好了,他画的是一口水井旁,一个戴着棉帽子的男人去挑水,他的后面跟着两条嬉闹的狗,一黑一白,爸爸拿着画跟我解释这首诗,呵呵,恍如昨日……”

  江帆搂紧了她,这个令人怜爱的女孩子讲的故事,触动了他,他说:“你有个好妈妈和好爸爸,将来,你也会做妈妈,做个好妈妈。”
  丁一笑了,她抹了一下眼角溢出的泪水,说道:“呵呵,你也会做爸爸,你会是好爸爸吗?”
  “当然!”江帆挺胸抬头地说道。
  “可是,你会是我孩子的好爸爸吗?”丁一没敢抬头看他,她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江帆一怔,知道她还在考验自己,就板过她的身子,让她站端正,严肃认真地说道:“这个问题还用怀疑吗?如果造物主怜悯我,能让我再当一次爸爸的话,那么这个爸爸只能当给你的孩子,这是我唯一的选择,也是你唯一的选择,我们谁都都不会有其他的选择。”
  “呵呵,说话的口气好像市长。”丁一见他这么郑重其事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别笑,我是认真的,也是发自肺腑的,我认准的你这个妈妈,是我孩子的妈妈。”江帆严肃认真地说道。
  “好了,一句玩笑话,干嘛搞得那么隆重。”丁一背过身,顺势在他的衣服上噌去眼角的泪水,让自己背靠在江帆的胸前,看着白茫茫的外面。

  江帆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我记得彭长宜跟我说,你被贾东方劫持后,好像脖子和脑门流过血,我看看。”说着,就又板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自己,扒开大睡衣领子,仔细查看着她的脖子,又看了看她的脑门,最后,终于在右则的脑门靠近发迹处发现了一个细小的疤痕。
  “是这里吗?”
  江帆吻了一下那条小疤,便把她抱在了怀里:“说道,我走后,你经历了太多凶险,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就疼。”
  丁一的眼睛又湿润了,她冲他伸出两根手指头,含着眼泪说道:“我有两次……两次和你永别的机会……”她有些哽咽,说不下去了,忽然,她转身,做了一个动作,抱住了江帆,吻了他……

  江帆一阵激动,她没有说出的话,他完全能明白。作为一个两次差点离开这个人世的人来说,坚守到现在的确不易,与她的这些相比,他的追求又算得了什么?
  “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了,一切痛苦和阴影都离我们远去了,接下来,我们好好享受相亲相爱的日子。”
  丁一学他的样子,将手指堵在他的嘴上,说道:“这段时间,你还是代市长江帆,我还是电视台那个普通的记者丁一,我们不要接触太频繁,来日方长。”
  江帆知道她话的意思,在选举这段日子里,她是不能给他增添任何麻烦的。他想起了他在亢州临选前的那一幕,忽然说:“你刚才的吻,让我想到了你第一次吻我的情景。”

  丁一的脸红了,说道:“呵呵,市长同志,跟你这样说吧,当时那个吻我可是蓄谋已久的了,我当时听到了许多,科长说你是史上代理市长最长的一个,全锦安都没有这么长时间的一个代理市长,几乎是整一年的时间,所以,不但你有压力,樊书记和王部长他们都有压力,科长那段时间好像天天喝酒聚会,好像他们密谋的全都是选举的事。而我什么都为你做不了,就想了这么一招,不过好像稍稍管点用。呵呵。”

  江帆摸着脸,说道:“不是管点用,是管大用,我记得好几顿都吃不下饭,那天晚上足足吃了一大碗面条。”
  丁一的话,勾起了他们对往昔美好的点滴回忆。
  “那么你告诉我,这次有信心吗?”丁一问道。
  “没有,一点都没有,整天心惶惶的,一点底都没有,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也没人安慰……”江帆颓丧地说道。

  “呵呵,我怎么没看出来呢?”丁一笑了。
  “那我就再去骗别人吧。”江帆失望地看了她一眼。
  “呵呵,科长最爱说这句话了。”丁一笑了。
  江帆又伸出手指,为她抹去还挂在腮边的一点泪水,说道:“以后,你没有流泪的时候了,我保证。”
  丁一看着他,半天才点了点头。说道:“你知道吗,我出院后,从亢州回来,当时科长说送我,我自己悄悄走了,公交车上,正放着许茹芸的一首歌,直到现在我都不敢听这首歌,只要听到就想……就想哭……那个时候,其实才是我最灰暗的时候,即便的遇到狼的那个草原之夜,也比不上那个时候灰暗,狼,只是让我绝望,但那个时候……”她说不下去了。
  江帆没有听过她说的这首歌,凭直觉他知道这肯定是一首非常伤感的歌曲。
  丁一跟他说话的时候还会流泪,但是他觉得这是个好事,她能把眼泪流给自己,说明她的心也会完全向自己敞开的。
  丁一哽噎了一下又说道:“那个时候,真的是好孤独好孤独,不知你在何方,尽管心里有怨,但还是抱了一丝希望,只要还有爱,只要能让我再遇到,我会什不计较不埋怨……没办法,的确是太爱太爱了……”她又说不下去了。
  江帆把她抱紧在自己的怀抱里,轻轻地拍着她,心里也是感慨万千。他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来安慰她,只能不停地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以后不会了,不会了……”
  他为她再次擦去泪水,低头吻了她……
  这时,外面的客厅传来了小狗低声叫的声音,江帆抬起头,笑了,说道:“你的警卫要撒尿了。”
  丁一含着泪笑了。
  江帆说:“我得带它出去,不然它可能会在地毯上解决。”
  “呵呵。非常危险。”丁一说道。

  江帆说:“我先换衣服,带它出去排便。”说着,江帆就去换衣服。
  丁一跟了出来,小狗看见她,就像看见久别的亲人那样,跟她不知如何亲热好了。
  江帆说道:“我看,这狗不能在你哪儿养着了。”
  “为什么?”丁一抬头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