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2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不累。”爸爸说道:“你也支边回来了,工作上也基本稳定了,差不多该想想自己的事了,老大不小的了,也该着着急了。我们俩都退了休,也没什么进步要求了,就想着你将来有个一男半女的,一家人好好享受一下天伦之乐,趁着我们身体也还好,能帮你们做的,我们就想尽量帮你们,你妹妹的孩子也大了,也用不到我们什么,我们不愁吃不愁穿的,就剩下你这一档子事了,等到我们真的动不了了,想帮你的忙也帮不上了。”

  “我的事不急,你们照顾好自己,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和帮助。”江帆说着,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爸爸见儿子回避这个问题,而且还打起了官腔,就有些不高兴,他看了妈妈一眼,便靠在沙发上,不说话了。
  江帆知道爸爸生气了,就赶紧岔开话题,说道:“这个电视有点小,费眼,下次来我给你们带个大个的。东芝新上市了一款电视,叫东芝火箭炮。小窄边,图像清晰,外观的线条简单,喇叭却非常棒,音质比这好多了……”
  妈妈见爸爸败下阵来,便坐在儿子的对面,把话题拉了回来,郑重其事地说道:“儿子,今天你就得跟妈妈说实话,这么多年你都不结婚,是还想着袁家那姑娘,还是你早就有意中人了?”

  江帆一怔,他看了看爸,见爸正盯着他,他又看了看妈,就见妈妈的目光也很复杂也很关切地看着他。江帆有时回家,妈妈倒是跟他提过这个问题,但是爸爸却从来都没有提过,而且每次都反对妈妈跟他说这事,可今天爸爸这么郑重其事地跟他说这事,估计也是忍到极限了。
  看来,今天如果不说点什么是不行了。他关了电视,放下遥控器,端起茶几上的一个杯子,一看是空的,又放下了。
  妈妈赶紧起身给他倒了一杯白水,递到他的手上。
  江帆接了过来,喝了一口,沉思了一下说道:“爸,妈,我知道你们关心我的婚事,尽管你们平时很少提起,但是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本来我想过段时间等事情有个眉毛后再跟你们说,既然您二老着急,我就先招一部分。我,的确有个中意的姑娘,我们也好了多年,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一直都走不到一块儿……”
  说道这里,他有些心酸,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爸爸和妈妈同时问出了这句话。
  江帆苦笑了一下,说道:“过程您就别问了,反正您知道有这么个事就行了,我现在正在努力,争取早点把他给你们娶家来。”
  妈妈听了,高兴地说:“太好了,儿子,一定要抓紧。”
  爸爸沉思了一下,说道:“你说你们好几年了,就是走不到一块,什么意思?”
  江帆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说:“没什么意思,反正属于好事多磨的那种吧,所以,你们就别操心我了,保养好身体,到时好抱孙子。”
  爸爸见他不深说下去,就不早问了,毕竟儿子有自己的思想,而是又是领导干部,怎么做他会明白的。
  此时,似乎妈妈从他们的对话中发现了问题,她又问道:“儿子,是不是你们有什么阻力?”
  江帆说道:“目前什么阻力都没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阻力来自于她的内心。”
  江帆想了想,有些痛苦,他说道:“儿子因为迫不得已的原因离开了她,把她一个人撂在了亢州,让她饱受到了屈辱和痛苦……妈妈,别问了好吗?”江帆紧皱着眉头,他的确有些说不下去了。
  妈妈看出了儿子内心的痛苦,就点点头,不再问了。
  一旁的爸爸却说:“你说的离开,是不是指的支边?”

  “是的。”江帆将双肘放在膝盖上,搓着手说道。
  爸爸和妈妈似乎离开掐算出了时间,儿子是支边后离的婚,那么也就是说……他们似乎明白了,不再说话了。
  江帆似乎揣摩出了爸妈的心理,说道:“她是个纯洁的姑娘,而且我们对彼此都是真心的,有过很好的家庭教育,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儿子这辈子就认她了……”
  爸妈又互相对望了一眼,妈妈说道:“她是哪儿的家?”

  爸爸立刻直起身,说道:“你不是说亢州吗?”
  “是,她毕业分到了亢州,我走后,她也回阆诸工作了。我从内蒙回来后,跟组织提的唯一要求就是希望来阆诸工作,有没有职务无所谓。”
  “那你们中间没有联系过?”
  “后来有联系,但是因为某种误会又中断了联系,她为了躲开我,也为了照顾他爸爸,她就请了长假,跟爸爸去了新加坡,他爸爸退休后被新加坡一所大学聘去当教授。”
  “那现在你们……”妈妈小心地问道。
  江帆说:“现在,我正在努力,努力让她重新接受我。”
  “这么多年,她一直没找?”

  “是的,他爸爸给她相中了一个老同学的儿子,这个老同学在省委宣传部工作,她跟这个年轻人也是同学,但是她一直都没谈,后来这个同学去美国了。”江帆的心有些沉痛。
  妈妈想了想继续说:“儿子,别烦妈,妈妈让你们搞糊涂了,你说她一直没谈朋友,似乎还在等你,那为什么你现在回来了,而且是为了她才去的阆诸,而且现在也没有任何障碍了,那为什么你还需要努力?”
  江帆看着妈妈,他的眼圈红了,说道:“我刚才说了,她不但是个纯洁的姑娘,还是一个纯粹的姑娘,是对感情很挑剔的一个人……”
  “那你这么多年也没再谈?”爸爸忽然问道。
  江帆说:“我的确试图想过要谈,但是不行……”江帆说着,就站起了身子,来到阳台上,往外观看。

  妈妈还想说什么,被爸爸用眼色制止住了。
  站在阳台上,江帆半天都没说话,想起往事,想起小鹿受过的那些委屈,他的确有些难受,望着外面,他才语气深沉地说道:“这就是我的大致情况,我相信,你们只要看见她,就会喜欢她的,她是一个让人怜爱的姑娘……”
  看到儿子的眼圈红了,当妈的就心疼儿子了,她说:“儿子,这个姑娘只要你喜欢,我们就喜欢,尽管你说的很简单,但是我听出来了,你们的确都很在意对方,妈妈支持你。”
  爸爸也说:“你也不小了,你们又好了那么多年,想必是有感情了,你的私事我们原则上不干涉,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我不催你,就是怕催你催出毛病来,萝卜快了不洗泥。还是那句话,在慎重的基础上抓紧就行了。”
  江帆点点头,说道:“我知道怎么做,你们放心吧。”
  他从阳台上走了过来,坐在妈妈的旁边,说道:“妈,我爸爸的头发都白了,您的怎么白得不多呀?”
  妈妈说“我不当家,所以不操心,咱家吃喝拉撒睡都是他管,他费心。”
  爸爸站了起来,说道:“真不容易,终于说了句公道话。”

  江帆笑了,他说:“等你们收拾妥当了,闷了的话,就到我那里看看。”
  妈妈说:“开始不会闷,等我踏实了,要先去拜访几个老同学,我退休后的十多年间,就没跟他们再见过面,也就是春节互相打个电话拜个年,趁着还能走得动爬得动,能见面就多见几次,从去年开始,就有人着急走了……”
  妈妈是北京一所矿业大学毕业的,北京,自然会有她的许多老同学。江帆说道:“好啊,让爸爸陪您去,免得你迷路找不到家。”
  爸爸说:“人家比我对北京熟悉,用不着我。我也就是在矿上当领导的时候,来北京开过几次会,对北京,不如你妈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