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2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妈听她这么说,就瞪了她一眼,说道:“就你多嘴。”
  江帆笑了,说道:“我将来有了孩子,可以在旁边单买房子呀,再说我看这个小区也够老的了,说不定哪天就拆了盖高层呢。”
  江燕说:“哥,我跟说,五年之内不会拆,因为这里都是老住户,另外这几栋楼没有哪个开发商愿意拆,如果拆的话,涉及到很多问题。我听说将来只会加固,拆的可能性不大。”
  “呦呵,来了没几天情况摸得很透彻啊?”江帆看了妹妹一眼说道。

  江燕笑了,说道:“那是,我之所以把情况摸这么透,其实就是为了应付哥哥提问的。”
  江帆笑了,他打量着这个屋子,妹妹给他做着介绍,说道:“这都是原来的家具,他们一直没有小孩,所以家具保存的都很好,我只是买了一套沙发巾,往上一罩就是新的了。橱柜书柜也都是原来的,哥,你知道吗,这老俩,刚才因为书房的问题差点没吵起来。”
  江帆笑了,说道:“是争夺使用权吗?”
  妹妹说道:“哥,你太聪明了,正是。妈妈说,书房必须她用,因为没有研究所了,她就没有工作的地方了。爸爸说:你都退休了,而且离这么远,你给谁工作啊?妈妈说退位不退岗,她要继续工作。爸爸的意思是要把书房改卧室。我说,你们谁都别争了,我同意书房改卧室,将来我有时间了,帮助你们把阳台装修成书房。这样,两人才不吵了。”
  江帆说:“卧室放张床不就都解决了?”
  妹妹说:“不行的,爸爸的意思是说将来你回来没地方住,要像回事地把书房弄成卧室。”
  江帆笑了,说道:“我能回来几次啊?”
  妹妹说:“我也是这么说的,现在就先这么着,目前书房有一张小床,你回来就先凑合着。如果带嫂子回来估计就挤点了。”说完,她就捂着嘴笑了。

  “死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江帆愠怒地看着她笑了,又问道:“爸爸呢?”
  妈妈过来了,说道:“你爸爸去熟悉周边地形去了。”
  江帆说:“是要熟悉熟悉,最起码要知道超市的位置和社区卫生院的位置。”
  “天,到点了,我要去接孩子!”江燕突然嚷道。
  江帆说:“这么快就上学了?”
  妹妹说:“这都耽误两天了,要不是因为他上学的问题迟迟落实不了,爸妈早就来了,过几天我上班后,接孩子的任务就由爸爸来完成了。你不给他找活儿干,我再不给他找活干,他们就憋闷死了。”
  江帆笑了,说:“说你的事,怎么又转到我头上来了。你给妹夫打电话吧,晚上找个地方,哥请请你们。”
  妈妈说:“不去外面吃了,我们上午就准备了好多东西,这会,估计你爸爸又去超市了,就在家里吃吧。”
  江帆说:“能开火了?”
  “能开。所有东西都有,他们家的厨具估计也不经常用,上午我们已经把厨房所有的东西都清洗了一遍了。完全能做饭了。”
  江帆说:“还是出去吃吧,您看我什么忙都没帮上,还不请妹夫和妹妹吃顿饭。”
  妈妈想了想说:“也行。”
  江帆叫住了刚要出门的妹妹,从皮包里拿出三万块钱,说道:“等等,江燕,你搬新家了,哥也没给你买什么,这是哥的一点意思,你拿这钱先还饥荒吧。”
  江燕一见哥哥给她钱,就推辞着说道:“哥,我不要,我们没跟外人借钱,是他弟弟的,他也不不急着用。你还是留着成家用吧。”

  江帆说:“你就别跟哥推辞了,这是你该得的,妈妈搬家你没少操心费力,让哥哥我省了好多心,这钱哥该出。而且正好赶上哥有钱,如果哥没钱,你想要我还没有呢。”
  妹妹看着妈妈。
  妈妈笑着说:“别看我,你们兄妹的事,我不搀和。”
  正说着,爸爸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了,爸爸一见这架势,就说:“你们这是干嘛呀,如果嫌钱咬手的话给我,我要。”
  妹妹说:“爸,这钱放您这,您给我存着,将来我用的时候再跟您要。”
  爸爸摘下帽子,露出了满头的白发,说道:“我才不给你当过路财神呢,还是你自己收着吧。”
  妈妈也说:“你嫁出去了,原则上讲我们不会再替你保管财物,不过你要是担心一会被劫的话,先放这儿。”

  妹妹想了想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哥了。我一会去接孩子顺便先把钱存在小区旁边的储蓄所,家里不放这么多余现金不安全。”
  爸爸说:“储蓄所差不多关门了,你先放我们这,我们给你保存着。”
  江帆想了想,说道:“不,这是哥给我的,放您这,好像跟你要钱似的,我还是自己拿着吧。”
  她的话把爸妈逗笑了。
  江帆嘱咐她注意安全。
  妹妹走后,江帆又从怀里掏出个存折,他交给爸爸,说道:“爸,这个给你们的,可以通兑,密码是我的生日。搬家是个大工程,我知道你们老俩的积蓄也倒腾的差不多了。”
  爸爸没有接他的存折,说:“昨天在电话里就跟你说了,我们又没通饥荒,要你这钱干嘛?你还是自己存着吧,将来你也是要买房子的。”
  “我还有钱,我原来工作的地方还有一套房子,我已经让那边的朋友帮我出手卖掉了。您就别跟我客气了。”说着,就把存折塞到爸爸的手里。
  爸爸说:“我不是跟你客气,是我们要钱真的没用。我们俩每月有退休金,这钱将来还不是都得给你们留下。”
  江帆说:“那是以后。”
  妈妈过来了,把存折从爸爸手里拿过来,塞到他手里,说道:“小帆,你爸爸说的对,我们眼下用不着,再说这房子面积小,也没花多少钱,你攒着吧,将来你娶媳妇结婚买个大房子,咱们在一起住。”
  江帆看着手里的存折,弹了一下,说:“呵呵,我这礼还送不出去了。人家都说给领导送礼难,没想到给父母送礼也难。难道,这礼我还有带回去的道理?”
  爸爸笑了,说道:“跟自个父母还讲究什么,带回去吧,我们真的有个病有个灾的,你再拿钱也不晚。”
  江帆笑笑,只好把存折又装了起来。
  江帆请妹妹一家人和父母吃了晚饭,从饭店回来后,顺便到妹妹家去看了看,-妹夫把江帆叫到一边说道:“哥,我听燕儿说了,你给了钱,谢谢哥。”
  江帆说:“我还要谢谢你们啊,这么多年帮我照顾爸妈。要不是你来北京工作,他们还走不出大西北呢。”
  妹夫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话不多,心眼比较实。
  江帆从妹妹家出来,又回到了爸妈家,坐下后,妈妈说道:“小帆,今天还回去吗?”
  江帆从妈妈那关切的目光中感到了温暖,他笑了,说道:“我回去吧,四五十分钟就到了,等你们踏实了,我再回来住。”
  爸爸坐在沙发上,说道:“既然这么近,就说会话再走。”

  江帆说:“我怕你们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