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2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鲍志刚看了看表,说道:“这个时候应该没有民工来吃了,一是冬天工地开工的很少,二是早过了民工吃饭的点儿了,别处一碗卤煮才四块钱,有的地方六块,这里十块钱,一碗卤煮火烧一个民工是吃不饱的,再吃点别的还是贵了。所以,民工到这里来吃的还是很少。
  这时,山子往这边跑过来,他招呼领导们下车。江帆果然戴上了墨镜,鲍志刚没戴。
  来到小店里面,就见摆满了桌子,人很多,辛磊早就将两张长条桌子拼在一起。江帆就看见一对老夫妻在操作台前忙碌着,一个老太太负责配料,老头儿负责打下手,他们都穿着白大褂,很干净的样子。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嫂在招呼客人,端着托盘将一碗冒着热气的香喷喷的卤煮火烧送到客人面前。

  辛磊说:“咱们每个人都是煮三个火烧,我发现火烧个小了,又都饿了半天了,怕两个不够吃。”
  这时,那个一直低头忙碌的老太太说道:“火烧个小不是我们抽条了,是我们定做的这家火烧抽条了,现在什么都涨。”
  江帆摘下墨镜,雾气太大,而且在这个地方戴着它也不合时宜。
  辛磊笑了,说道:“我没说您抽条,知道这火烧不是你们家打的。”

  大嫂首先端上了一碗。鲍志刚说:“先让老板先请,早就垂涎了。”
  “哈哈。”江帆不客气地拿起筷子,看着眼前这一大海碗,满满当当,他倒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么一大碗,吃不了吧。”
  “辛磊说,第一次吃的人都是这么说的,吃着吃着就不觉得多了。”
  江帆笑了,说道:“这么神奇?”

  老太太搭上了话儿,说道:“神奇不神奇您尝尝就知道了,有的时候牛不全是吹死的。”
  “哈哈。”她的话,把全场的人都逗笑了。
  老太太见这几个人气质和衣着不凡,就冲江帆说道:“您是第一次吃吗?”
  江帆说:“您这里我是第一次,他们给您的店做了半天的广告了,我是一路流着口水来的。”
  老太太说道:“这个吃食其实是咱们阆诸土生土长的,后来在北京卖火了,是纯粹的老北京的东西,您看咱家这肺头吸足了汤汁,火烧煮透了,但却不黏,肉烂而不糟……”

  “行了,接下来我替您说吧,您的话我都能背下来了。”辛磊说道:“味道最厚重的还是咱这小肠儿,肠酥软,味厚而不腻,没有脏气味,老太太,我说得对吗?”
  老太太不说话了。
  江帆拿起筷子,说道:“各位,对不起了,我先吃了。”说着,就将表面那一层香菜拨拉到一边,露出了猪小肠、肺片,还有下面切的菱形块的火烧,他夹起一小段小肠,放进嘴里,果真很酥软,入口即化,没有脏气味。又夹起一块火烧,咬了一小口,说道:“名不虚传。”
  老太太笑了。
  山子和鲍志刚的司机帮着那位大嫂给众人端上几大碗,肖爱国拿过一双筷子,说道:“吃这个不能太文气,一看您就是吃西餐的范儿,您看我怎么吃。”
  他说着,就夹起一块肺片,先大口地吹着凉气,然后“吸溜”一声,肺片就到了嘴里,边嚼边说:“就得吃出声音来,声音越大越有食欲。”

  他说得大家都笑了。
  江帆看着他们几个大快朵颐的样子,不由得在心里也笑了,其实,陈氏卤煮火烧他在北京是吃过的,只是想以此通过这种手段拉近他跟鲍志刚的关系,在细微处寻找自己进攻的突破口。
  几个人吃饱后从小店里出来,鲍志刚说:“市长,放我一会假吧,岁数一大,就馋中午这个小觉了,哪怕迷瞪二十分钟也要迷瞪。”
  江帆笑了,说道:“好,去吧。”
  鲍志刚就坐着车向阆诸宾馆方向走了。江帆知道,常委们在宾馆都有自己的包间,大部分是宾馆额外给领导们的福利,但也不排除公款消费的现象。
  肖爱国问江帆:“您回哪儿?”
  江帆说:“我回单位,下午四点的时候我去趟北京,我妈妈来了,我去看看。”
  肖爱国说:“那我帮您准备一份礼物吧?”
  “不用。我就是老太太最好的礼物。”江帆说着上了车。
  “是您自己去还是让山子跟着您?”肖爱国问道。
  “我自己去吧,山子这个年纪,青春的事情多些,我就不过多占用他的时间了。”

  秘书长这时表现出了高度的政治觉悟,他说:“那你自己开车可是要注意交通安全,天气预报说今天傍晚有雪。”
  江帆说:“放心吧,我看看就回来,不会太晚。”
  山子说:“市长,我目前什么事都没有,我跟您去吧。”
  江帆说:“刚搬家,太乱了。”
  肖爱国说:“老人来过阆诸吗?”
  “没有,一直在大西北。这次是随妹妹才来北京的。”

  坐在前面的辛磊说:“市长一看就是大孝子。”
  “别这么说,太惭愧了。”江帆说着,就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回到单位后,江帆问肖爱国:“你中午休息吗?”
  肖爱国知道市长这样问必定有事,就说道:“我不休息,您有事就吩咐吧。”
  “那你上来一下。”他又转身跟辛磊和山子说道:“你们俩谁有时间,把这个存折上的钱给我取出一个三万来。”
  辛磊接过存折,就坐上车去银行了。
  肖爱国跟着江帆来到他办公室,肖爱国便给江帆沏水,江帆脱下外套后坐在茶几上,说道:“新一区有条商业街正在开发,那个开发商你认识吗?”
  肖爱国说:“以前跟聂市长一块见过几次,是北京的,女的。您想在哪儿买门脸吗?”
  江帆说道:“我不买。他们拆迁的时候是不是出过人命案?”

  肖爱国不知市长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就说道:“是的,好长时间了,快半年了。”
  “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处理?”江帆又问道。
  肖爱国说道:“双方条件总是谈不拢,家属为这事没少去区政府闹腾。”
  于是,肖爱国就将这个开发商的事从头至尾给江帆介绍了一番,大致跟司机山子介绍的情况相符。肖爱国还透露出一个信息,就是韦丽红的外甥女跟聂文东秘密同丨居丨过一段时间,后来聂文东双规后才败露出来。
  难怪昨晚季晓琳对佘文秀表现的不太热情,看来,市委书记犯了单相思了。
  下午四点整,江帆就开车驶出了阆诸市区,直奔北京而去。
  他按照妹妹给的地址,没太费力气,就找到了妈妈的家。

  妈妈给他开开门,妈妈高兴地说:“儿子,这么快就来了!”
  江帆拥抱了妈妈,说道:“昨天如果不是太晚,昨天就回来看你们了。”
  妈妈说道:“那你今天不忙了?”
  江帆说道:“忙也要来看妈呀。”

  这时,妹妹江燕从里屋出来,她正在帮妈妈铺床。江燕看见哥哥来了很高兴,江帆跟妹妹打过招呼后就开始参观房间,尽管面积不大,但是户型很合理,而且五脏俱全。
  他很满意,就说道:“江燕,这个房子不错啊,正好还是一楼,非常适合年岁大的人住。”
  江燕跟哥哥长得有些相似,也是高挑的个子,她跟在哥哥后面说:“刚才妈妈还说面积小了点呢。”
  江帆说:“不小了,八十多平米两口人住着足够了。”
  江燕说:“我也是这么说的,你猜妈妈怎么说,她说将来你要是有了孩子,就不够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