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肖爱国苦笑了一下,说道:“我本来是想提醒两位领导该吃饭了,怎么我一提醒就提醒出毛病了,这午饭倒朝我说了?”
  鲍志刚说:“当然了,你是大管家,不朝你说朝谁说。”
  江帆说:“阆诸有什么特色小吃?”其实,他想到了肖爱国老乡开的刀削面。

  鲍志刚说:“阆诸的卤煮火烧不错,我吃了好几年都没吃腻,味很正。”
  江帆说:“在什么位置?”
  鲍志刚说:“在朝阳街一个小门店里,是一对老夫妻开的,这个时候咱们去肯定没地方。”
  肖爱国说:“这么晚了,市长们就吃一碗卤煮火烧?”
  江帆说:“只要好吃,能填饱肚子就行。”

  肖爱国说:“我都给领导定餐了。”
  江帆说:“今天不吃你定的餐了,去吃小吃。”
  肖爱国想了想说:“真要去吃,也要派人提前去占座,不然去了咱们等的时候连站的地方都没有。”
  江帆说道:“不用,咱们在外面车里等。吃个小吃还提前去占座,不合适。马上走,让鲍市长说的我这馋虫都出来了。”
  鲍志刚和肖爱国都笑了,鲍志刚说:“我敢打包票,您吃了一顿还会想着吃第二顿。”

  江帆发现,鲍志刚跟自己说话改成“您”了,他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好啊,那咱们说好,这顿老肖请,下顿我请,咱们轮流坐庄怎么样?”
  “哈哈,那还有问题?”
  他们说笑着就走了出来。
  秘书辛磊早就等在外面。
  江帆说:“咱们去吃卤煮火烧,老肖请客。”
  江帆回办公室披上了一件外套,两辆车便开出了政府大楼。
  车上,辛磊说道:“估计咱们得排队。”

  “哦,这么火?”江帆问道。
  肖爱国说:“不是这么火,而是非常非常火,常有北京的人过来吃。”
  “哦,是不是这家的卤煮火烧还有传承?”江帆问道。
  “呵呵,不愧是博士市长,看问题就是不一样。还真让您说对了。”肖爱国恭维的恰到好处,他说道:“这家的卤煮火烧的确有传承,当年有一个享誉老北京的卤煮陈,那是咱们阆诸市清河县人,祖上几代人都做这门生意,就是卖卤煮火烧,当年他们是用五花肉,因为价格昂贵,普通人吃不起,后来他们的祖上就改用猪头肉煮,之后又加上了猪下水,经过几代人的传承,他们陈家的卤煮火烧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传说梅兰芳、侯宝林也经常吃他们家的卤煮火烧。新中国成立后,卤煮陈也被纳入了咱们阆诸地方名吃之首。”

  “哦,果然名不虚传。”江帆由衷地说道。
  肖爱国继续说:“本来,这绝活向来是传男不传女的,但是他们家打破了这个规矩,不仅把技术传给了儿子,还传给了女儿,女儿又传给了女儿,现在咱们阆诸的这家卤煮陈就是第五代传人。北京包括咱们当地,甚至整个北方城市,有无数家卖卤煮火烧的,但甭管您吃过多少家,如果没吃过卤煮陈家的,您千万别跟别人说吃过卤煮火烧。这里,不光是味道好坏的问题,而是一种文化的象征了。”

  “哈哈。”江帆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
  卤煮火烧是北京汉族特色小吃,起源于北京城南的一带,从光绪年间改用猪头肉和猪下水代替后,这道名吃,便受到普通百姓的爱戴。经过民间烹饪高手的传播,久而久之,造就了今天的卤煮火烧,地道的北京人和北京周边的人估计没几个不好吃卤煮火烧的。
  江帆说道:“不满你们说,我在北京上学工作了几年,我们经常在路边小吃摊吃卤煮火烧,经济实惠,尤其是冬天,吃得心里热乎乎的,但还真不知道这个小小的卤煮火烧还有这么多的讲究。”
  肖爱国说:“一个小吃得以传承,肯定有一定的文化背景在里面了,就说这卤煮火烧,被几代人复制,依然受欢迎,必有其根源。”
  江帆说:“有道理,那这个卤煮陈这么出名,为什么不开连锁加盟店?”

  肖爱国说:“这就是民间小吃的魅力所在。中式小吃讲究食材的新鲜,您想,这猪下水跟薯条不一样,怎么统一配送?一根猪小肠怎么给它量化?这都不好操作。”
  “说得也是,那么咱们要去吃的这家在北京没有吗?”
  “有,好多都打着卤煮陈的招牌呢。但是咱们这家是绝对正宗的,是陈家的女儿开的,原先也在北京着,一是咱们出面把她请回来了,二是她年纪也大了。”
  “哦,是咱们政府出面请回来的?”江帆问道。

  “是的,那个时候还是申书记的主意呢,她的店铺所在的地段,最早是爱卫会办公的地段,政府改造后,就盖起了一排门店,特批两间房子免费让她使用。后来她又在后面又盖了两间小房当住的地方。”肖爱国介绍说。
  “这么火的生意两间不够吧?”
  “老人年纪也大了,快干不动了,两间足够。”
  “老人的子女中没有人学这门手艺吗?”

  “现在的孩子们谁还学这个,人家都上大学了,学的都是高科技。”
  他们说着,就见前面鲍志刚的车停在了路边,山子说道:“我天,车都停这么远了!”
  肖爱国说道:“辛磊你们先去占座吧,里边没地方呆。”
  辛磊也就下去了,山子把车停好后,也下去了,他没有熄火,暖风依然开着。
  前面的鲍志刚也下了车,走了过来,拉开车门,坐在了辛磊前面的那个座位上,跟江帆说道:“您看见了吧,后边的车里都有人等着,想吃这一口要么早来,要么晚来,这个时候来就得等。”
  江帆说:“这卤煮火烧让你们说得我都开始垂涎了。”

  鲍志刚说:“的确是好吃,就是有一样不好,这里人太多,太杂。”
  肖爱国说:“晚上好些。”
  “好说,我有这个。”江帆说着,他指了前面的墨镜。
  鲍志刚就张望了一下,说道:“还有没有啊?”
  江帆说:“我口袋里还有。”
  肖爱国说:“怎么预备这么多墨镜?”
  江帆笑了,不答,他的心里暖了一下,想起丁一说让他戴墨镜的事。
  鲍志刚说:“我还好说,不像段金宝,段金宝要是来这里就热闹了,几乎阆诸所有的民工差不多都认识他了。有一次他给老婆去菜市场买烤白薯,结果被大家认出,纷纷跟他要工钱,害得他烤白薯也没买成。”

  肖爱国笑了,说道:“这种情况也被申书记遇到过,就是在这里吃卤煮火烧,被人认出后就向他告状,弄的他卤煮火烧没吃好不说,后来还被老百姓批评官架子大,你说他饿得前心贴后心了,你不让他吃完了再说,他能有好脸色吗?打那以后,他就派机关食堂的大师傅来这里学习怎么做卤煮火烧,免费给老太太打了一个月的零工,也没有得到真传,做出的卤煮火烧怎么也不是味儿,用老申的话说有一股猫尿味儿。”

  “哈哈。”江帆笑了,申广瑞的确是这个脾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