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1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这个,我还真说不太好。”
  身为综合科科长,又在机关呆了十来年了,肯定对机关里的人和事掌握的了如指掌。一旦成为市长的死对头,作为小伙计的他,第一反应就是去寻找更好的庇护,如果殷家实在跟聂文东有些摩擦,就很容易让下边的人惶惶不安,甚至重新选择山头。
  到了住处,江帆头下车的时候说道:“山子,谢谢你跟我说的话,你放心,我都记下了,以后凡事多留心,有事及时跟我报告。”
  山子显然受到了鼓舞,他干脆地答应着,连忙下车给市长开门。
  回到住处,江帆想着爸妈已经从大西北搬北京来了,他就有些兴奋。又似乎感觉有些不真实,因为他没有参与办这事,所以才有不真实的感觉。
  他就打开了床头的那个小保险柜,找出一个存折,看了看,其实,古街那房子不卖也没多大问题,因为从彭长宜的两次话中他听出,古街的房子在涨。想到这里,拿起电话,就又想给彭长宜打,但想了想又放下了,卖就卖了吧,也许彭长宜刚才接到自己的电话已经安排卖房了,出尔反尔不好,再有,自己早就离开了亢州,而且丁一也离开了,那里有房产也不太好,将来肯定要在阆诸或者北京安家的,即便爸妈用不了这么多钱,也为自己安家做准备。明天把钱支出来,一部分给爸妈,另一部分给妹妹还饥荒。

  想起妈妈和妹妹说让他快点成家的事,他就感到了温馨,看了看表,不算太晚,他拿起电话,他就又给丁一打了过去。
  “刚要睡,你回来了?”
  “是啊,刚回来,就想给你打个电话。”
  丁一说:“喝了多少酒?”

  江帆摸了自己的脸,说道:“喝了一点,不多。对了,你说去省里装订书,联系好了吗?”
  “联系好了。”
  “什么时候去送?”
  丁一说:“我不想去送了,这周回来让哥哥给我带过去就行了。”
  “别呀,我这里还时刻准备着呢,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啊?我说小同志,不兴这么涮人的。”江帆故意痛苦着声音说道。

  丁一笑了,说道:“呵呵,你那么忙,为这点小事不值当的,以后有大事再找你。”
  “只要是你的事,就没小事。所以,你的任何事我都值当的。”江帆坚定不移地说道。
  丁一笑了,说道:“你是不是又没少喝呀?”
  “没喝几杯,今天不以喝酒为主,所以我是清醒的。”江帆说道。
  丁一说道:“哦——不以喝酒为主,那就是以唱歌为主啦?”
  “真聪明,加十分。”江帆感觉丁一今天心情不错。
  “谢谢。”
  “你怎不问问我跟谁在一块唱歌着?”江帆问道。
  “呵呵,问那干嘛?”丁一说道。
  “我说,你怎么对什么事都不好奇啊?”
  丁一笑了,说道:“谁说的,我好奇的事多了去了。”
  “比如说……”
  “比如你跟谁在一块唱歌。”
  “哈哈。”江帆大笑,故意神秘地说:“我跟女的。”
  丁一说:“肯定有女的,不然几个大男人?在一起唱歌有什么意思。”
  江帆笑了,丁一的确不是一个多事的人,更不是一个无理取闹、胡搅蛮缠的人,所以,那次的草原之行的确让她受到了深深的伤害和打击,不然她的反应不会是那么激烈而且极端的。想到这里,他由衷地说道:“宝贝,我想你了。”
  丁一怕他大晚上的发疯,就说道:“好了,快睡吧,我挂了。”
  “不许……”他的话还没说完,丁一就放了电话。
  “哼,残忍的小东西,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江帆对着电话忿忿地说道。
  躺在床上,江帆睡不着,他睡不着倒不是因为想丁一,他在想今天去见佘文秀的前前后后。他想起他坐电梯上去找佘文秀时,电梯停在6层,殷家实却意外地打外面进来了。
  这个殷家实,永远都是那么深不可测,自打自己调到阆诸任代市长后,其他人面上还都像那么回事,唯有这个殷家实始终不冷不热,即便遇到特殊场合,对他也是这样,表现的很冷淡。江帆不止一次地想过,自己来阆诸任职,肯定会妨碍到一些人的既定利益,那么首先妨碍的就应该是这个殷家实。因为按照官场惯例,市长空缺,这个城市的第三把手就会接任市长一职,但是殷家实没有接任,而是自己空降阆诸,从这一天上来说,殷家实肯定对自己热情不起来。

  有一天申广瑞给他打电话,聊起阆诸政坛的一些事。申广瑞在阆诸当过七八年的书记,当时也是党羽密布,尽管现在官场流行人走茶凉,但还会有一两个交情不错的旧部能跟他及时沟通信息,尽管申广瑞从没有跟江帆提过关照过什么人,江帆也不知道谁是申广瑞的铁杆,但是,江帆还是感觉申广瑞对阆诸的情况还是蛮清楚的。
  据他透露出的信息看,似乎在聂文东出事前,殷家实就已经预料到聂文东的未来了,或者说聂文东的未来正是殷家实处心积虑促成的,所以殷家实在那一个阶段就有目的地往省里跑动了,甚至整个殷系都认为如果把聂文东整倒,殷家实就会胜券稳操。谁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被江帆抢了位子,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殷家实心里能舒服吗,见着自己高兴的起来吗?
  这样想来,就不难理解上次樊文良来时,他在常委会上特意语重心长地讲到了班子团结的问题。当时江帆认为他的话主要是讲给党政一把手听的,现在看来不是,应该是讲给大家听的,甚至是有针对性的人听的。樊文良说:懂团结是大智慧,会团结是大本事,真团结是大境界,不光党政一把手要注意讲团结,我们党政的三四把手,还有全体班子成员都要注意讲团结,团结,不光是一个党员干部的政治觉悟问题,也是你作为一个自然人的素质问题。只有讲团结、识大体、懂大局的人,才能有作为,才能走得远,走得平稳,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樊文良的话,每次都会让江帆受益,他的这些话让江帆思考了很长时间,的确是对自己的一种鞭策
  现在看来,殷家实表面对自己冷谈,内心里会更加的冷谈。以此类推,那么应该还有两个人对他的到来感到不爽,这两个人就应该是常务副市长鲍志刚和宣传部长蔡枫。因为按惯例,如果殷家实顺利上位的话,鲍志刚或者是蔡枫都有希望当这个副书记,也就是阆诸的三把手。再以此类推,不爽的人就会更多了。
  呵呵,自己的到来,阻碍了一批人的晋升啊。想到这里,江帆的嘴角现出一丝冷笑。
  可想而知,聂文东给阆诸政坛带来的该是怎样的暗流涌动,各色人马该是怎样的各怀心思,谋算着自己手中的牌?每个人都想从别人的倒台中获益受惠,所以殷家实们自然也不例外,排斥江帆是本能的心理反应,这是官场常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