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妻子的黑丝裤袜,竟从身后撕破了一个大洞……》
第495节

作者: 普通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另外韩书记即然让你负责这笔钱,你只要不是吃相太难看,也无伤大雅的,你可不别真的把所有的钱都打到这个账户,我可告诉你,打进来,再出去可每笔都要记账的。”刘科长小声道。
  “我心里有数。”我嗯了一声。
  “那行,你为了这个事也受不少苦,给点补偿也是应该的。”刘科长呵呵一笑,随后挂了电话。
  我其实并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学托邦的项目虽然是公益,可我该运作推广自己的补习社的时候,也并没有躲躲闪闪,当然只要是合法范围可以。
  人真的一清二白,也并不是什么好处,当然做事无愧本心才是最重要。
  所以赵丽莎昨天提议截留一笔的时候,我没有反对,不说请的律师,到时候买卖房子的人情等,这些钱难道是天掉下来的?
  当然本金和大头,肯定是交给国家的,明面的存证也要据实交给国家。
  三千万已经到账,我和卢芳以及赵丽莎离开了花旗银行,然后是去交接一些房产,在海赵丽莎手眼通天,没想到在北京也是如此。
  那些房产根本没有过介,当然介是在现场的,开了一些第三方的证明,然后这些房产全部转给了一个开发商,可以进行二次交易。
  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解决了。
  “这解决了?”卢芳有些吃惊道。
  “你还想演街头火拼?”我皱眉道。

  “老刘,有遇到什么情况吗?”赵丽莎问道。
  “有。”开车的年男子点了点头。
  我愣了一下,还真有情况,卢芳也吃惊的望过去。
  “有两辆车一直跟着,不过等你们到了花旗银行的时候,我下车警告了他们,走了。”司机老刘沉声道。
  赵丽莎嗯了一声。
  “他们这么听话?”卢芳愣了一下,那伙人在海可是登门入室的家伙。
  “这辆车是军方的牌照,敢跟着已经给了他们十个胆子,哼,何况老刘手里还有枪。”赵丽莎淡淡,即便如此她也有些不悦。
  老刘嘴角微撇。
  我能感觉到他笑容那种轻蔑,好似对那伙人根本不屑一顾。

  看来不是那伙人不够强,而是赵丽莎开的这辆车,带的这个人,太强了,震住了他们不敢动,尽管我不清楚海的高家姐弟多有钱,不过不会少了几个亿,为了这1.2个亿,已经闹了很大的动静,估计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在继续闹腾。
  海的一家奢华别墅里,高翔接过电话,气的抬手把手机直接给摔在了地。
  “怎么了?”高媛翘着腿坐在那里,眉头微皱。
  “这个徐志怎么到了哪里,都这么走运,派过去的人确认了,他们跟军方的人在一起,一群怂货,也不敢动了。”高翔脸露狰狞道。

  “早给你说了,那笔钱不要不要了,你惹的够大了,爸都打过来电话,再三警告你了,如果你再不听话,会把你直接送到国外。”高媛沉声道。
  “那么多钱,我不拿回来,我是要赔的。”高翔不甘心道。
  “这些年捞的钱还少吗?赔赔一些,到时候让下面的人均摊一些,我警告你,这个事情不要再插手了,等共青团结束那个徐志离开海,自然有人在北京招呼他,而爸也会安排人接手学托邦这个项目,如果这个项目掌握在我们手里,那可是要名有名,要利有利。”高媛沉声道。
  “你的意思,我现在不但不能动他,还要保护他了?”高翔一怔道。
  “各走各的路,你也不要太主动。”高媛瞪了一眼自己这个弟弟。
  “显摆个屁,她老婆跑了,卢芳这个女人也像是兔子一样,现在溜到了徐志身边,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粘着不放,妈的,怀了孕还以为徐志会要她。”高翔沉声道。
  “她老婆什么情况?和你有关系吗?”高媛皱了皱眉道。
  “和我没关系,我也是刚知道的消息,不知道是自己走的,还是被那个人带走的,估计里面是有原因的,她一个女人能跑哪里去。”高翔摇了摇头道。
  “即然你不知道,这个事情你别管,你外面那么多女人,我再警告你一次,以后但凡徐志身边的人,我告诉你一个都不要碰,等他学托邦项目做好,做扎实,送他高高兴兴的离开海。”高媛嗯了一声道。
  “知道了,姐。”高翔点了点头。
  而这个时候北京的事也结束了。

  “小姐,那些人已经离开了北京,应该是收到消息,撤退了。”司机老刘低声道。
  “行,那也走吧,车留给我行了。”赵丽莎点了点头。
  “要不要安排人跟着,以防万一,对方是调虎离山。”司机老刘有些担心道。
  “钱已经脱手了,对方应该也放手了,何况这是北京天子脚下,怕个什么。”赵丽莎摇了摇头。
  “知道了。”司机老刘转身直接走了。
  卢芳在车里坐着,在外面她倒是挺老实的,不怎么抛头露面,好似怕人把她给逮走,我听到赵丽莎和司机老刘的对话,虽然诧异赵丽莎的身份,不过她不说,我也没问,像她不问我的情况一样。
  时间到了,自然会让我知道的。
  我敲了敲车窗让卢芳下车。
  “干嘛?我们不回去吗?外面多不安全。”卢芳担心道。
  “事情已经解决了。”我说道。
  “解决了?你确定?”卢芳脸色一喜道。
  “你出来不知道了?”我瞪了她一眼道。
  “拿我当诱饵啊。”卢芳苦着脸,不过看我和赵丽莎直接朝着对面马路走去,她自己一个人更不敢待在车里,急忙跑出来跟着出去。
  午是在北京全聚德吃的烤鸭,我说付钱的,赵丽莎也没和我争,也不在乎这些小钱,一顿饭吃完,卢芳也慢慢的放轻松了。
  “东西拿出来吧?”我敲了敲桌子道。
  “拿什么?”卢芳不解道。
  “银行保险箱的时候,你手里藏了什么,别以为我没看到。”我瞪了她一眼道。
  “你肯定看花眼了,我什么都没有,不信你可以搜身。”卢芳站了起来,理直气壮道。
  “我懒得搜你身,不给我,到了海离我远一些,到时候被人绑了也别怨我,或许北京城你都出不去。”我沉声道。
  “你这个人,你到底是老师,还是周扒皮。”卢芳紧握着拳头,气的够呛,最后气呼呼的从包里第一个夹层里,拿出两个大概有五六克拉的钻石。
  “还真有!”我愣了一下。

  “你……你刚刚是诈我的?”卢芳忽的一惊,脸满是愤怒。
  “不然你以为呢。”我哼了一声,走过去拿过卢芳的包,又翻了一下,又让我搜到了一颗面两个还要大的钻石,这个女人还是不老实,怪不得刘科长打电话特意提醒我。
  再搜了一遍,发现什么也没有了。
  “没了,真没有了。”卢芳脸黑着,气呼呼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