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90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驶出饭店,电话和宫处长联系好了,叫他开车到河边见面,秦书凯赶到时,太阳已经西斜,在逛路、游玩的人已经很少,坐在河边,看河水平缓的流淌,绵绵不绝,他忽然记起“道”。
  “河水流动最能体现‘道’的意境。”秦书凯默思了一会,若有所悟,“心中一盏明灯不灭,大道自然,能争就争,能求则求,纵使别人一时不能理解,过后一定也会得到谅解……”
  “秦市长。”
  一抬头,发现宫处长的车已经到了,正在叫自己,刚才想得太入神了。秦书凯起身到车里提过一个大包,放在他后面车座上,说道:“宫处长工作愉快,希望你早日到普安市检查工作。”
  “呵呵,一定来。”他开心的看了秦书凯一眼,说道,“走了。”
  屁股上一阵白烟,八十八万随着他去了……
  三天过去了,韦光荣一直联系不上二麻子,这让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不敢想,如果二麻子落到了丨警丨察的手里,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这两天,只要是有时间,他就会不停的拨打二麻子的电话号码,希望能够接通说几句话,可是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这让韦光荣的心里感觉到某种说不出的绝望情绪在蔓延,二麻子一定是出事了!
  上午,明明是计划好了九点召开会议,他却一点精气神都提不起来,索性通知办公室取消了会议安排,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哪里还有半点心情去关注工作上的那些破事呢?很多时候安全是第一位。
  “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一首歌.......。”
  姜育恒的这首老歌是韦光荣一直很喜欢的,设置为彩铃后,每次接听电话时,他都会尽量的多听几句,然后再按下接听键,可是今天,当看到手机上出现的居然是二麻子的电话号码,他立即迫不及待的把接听键按了下来。
  “喂!你怎么几天都不接电话啊?”
  韦光荣急切的口气问道。
  “韦书记,有个不太好的消息我要告诉你。”
  听着电话里说话的声音并不是二麻子的,韦光荣立即警觉起来。

  “你是谁?让二麻子接电话。”
  “韦光荣,二麻子现在不方便接听你的电话,不过你的女儿倒是就在我的身边,你要不要听听她的声音。”
  “爸爸!爸爸!救我!救我........!”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二麻子的手机?你们把我女儿怎么了?”听到这个样的电话,韦光荣很是害怕,女儿昨天还和自己通电话,今天怎么就变为这样,被人控制了?
  电话里的声音再次传来。
  “韦光荣,二麻子很好,你女儿也很好,只不过,韦书记如果再执迷不悟的话,恐怕他们两人就都变的不好了。”
  “你是谁?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一向沉着稳重的韦光荣此刻已经涨红了脸,拿着手机激动的站了起来。
  “你的罪孽实在是太大了,也该是你受到惩罚的时候了。”
  “啊!........”
  女儿那凄惨的叫声让韦光荣有种肝肠寸断的感觉。
  “求求你们,别伤害我女儿......。”
  韦光荣那高大的身形似乎在刹那间变的萎缩起来,整个人有气无力的慢慢滑落回座椅上,耳边拿着的手机里,早已被对方挂断,他却还是对着手机喋喋不休的哀求着。
  “别伤害我的女儿,求求你们了.......。”
  韦光荣只有一个女儿,老婆前些年生病过世后,他并没有选择再婚,而是自己一个人把女儿拉扯大,女儿是他的命根子,也是他这世上最亲的亲人。
  两行泪从韦光荣的脸上留下来,他心里也就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经过,他输了,输给对手很惨,原本以为这一次失败了,以后还会有机会,可是现在看来,自己错了,彻底的错了。
  如果自己是一头狼,对方就是一头老虎,利用突袭的方式,或许狼可以占据上风,可是一旦老虎觉醒了,狼绝对不是森林之王老虎的对手。
  秦书凯的办公室里,一大早,韦光荣就推门进来,面无表情的冲着秦书凯噗通跪下。
  “韦书记这是干什么?大家都是同事,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嘛。”
  心如明镜的秦书凯,嘴里说着敷衍的话。
  “秦市长,我错了,我从今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了我的女儿吧,看在一个可怜父亲的份上,求求你放过我女儿。”
  “韦书记到底说的什么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韦光荣满含眼泪的脸抬起来,看着秦书凯,他心里明白秦书凯在担心什么,于是自己脱下外套,又把裤子的两个口袋翻出来,空空如也的口袋证明他并没有带录音设备。
  “秦市长,我是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求求你放我女儿一马,只要你放了我女儿,从此以后,我一定唯秦市长马首是瞻。”
  “韦书记这是糊涂了吗?我又不是你的上级领导,凭什么要你对我马首是瞻?你女儿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该去找公丨安丨局报案才对,怎么找到我这里来了?不会是韦书记听说了什么不可靠的谗言吧?”
  瞧着秦书凯一味的矢口否认,韦光荣心里却并没有动摇,没有别人,一定是秦书凯!

  “不管秦市长需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去做!只求您放了我女儿。”
  秦书凯并不出声,却拿出一张纸来,在上面写了一个字。
  韦光荣有些疑惑的想要凑过去看清楚,秦书凯已经把那张纸竖起来。
  真是一张A4尺寸的白纸,而现在,这张白纸的中间非常醒目的写着一个大字“死”。
  瞧着韦光荣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秦书凯冲他轻轻笑道:“韦书记可别吓我,前一阵子,我可是刚被吓了一回,差点连命都没了,最近心理上的恢复才稍微好些,这一到了晚上,就忍不住做梦,梦见王晓文副秘书长当时被人杀死的场景,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让人一想起那种场景就有些毛骨悚然,我心里是恨不得把背后对王晓文副秘书长下毒手的人拉过来枪毙了才好,可惜我不是丨警丨察,这抓罪犯的事情,还得公丨安丨来干。”

  “秦市长,一命抵一命无可厚非,只是王晓文死了,家里人着实可怜,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孩子也从此没了父亲,有些时候,遇到问题说不定也可以用金钱补偿的方式来解决,何必一定要走极端呢?”
  韦光荣借着秦书凯的话题,为自己争取一条活路。
  “有些事情不是你我在这里随便谈谈就有结果的,杀害王晓文副秘书长的凶手迟早要被丨警丨察抓到,到了那个时候,自然也就是案件真相大白的时候,韦书记,关于这件事我有自己的观点,如果凶犯聪明的话,必定会主动做出聪明的选择,避免对家人和朋友最大的伤害,你说是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