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20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泗水号耽误了一点时间。现在眼看着就要过了午时。本来这样的法会是早上辰时就应该结束的,为了等皇帝已经耽误到了午时,还没有见圣驾到来。就在吴勉、归不归这些人打算混进去找广仁、火山的时候。突然听到远处一阵礼乐之声。随后远远的看到皇帝的圣驾缓缓向着寺庙这边行进过来。
  当下维持秩序的御林军将所有看热闹的香客都赶到了一边跪下,吴勉、归不归他们怕麻烦,便使用了隐身之法。反正也到了寺庙门口,那就在看会热闹再进去寻找广仁、火山也不迟。
  当下,寺庙主持见到圣驾到了,便带着寺中和尚迎了上去。恭恭敬敬的将皇帝、皇后和满朝文武官员迎到了寺中。现在的天子正是当处去昆仑山方士一门的那位太子。他脸上还是巴掌大小一块烧伤的痕迹,比较当初的太子,现在的皇帝又重了几分呆傻之气。一边走路一边就有涎水从嘴边流了下来。有宫女不停的喂皇帝擦拭着。
  皇帝身边是一位矮胖矮胖的妇人。看着身材比向缸一样的饕餮还要胖上几分,看着打扮应该就是当今的国姆皇后贾南风了。这皇后身穿华贵宫衣,头上身上满是黄灿灿的金饰。正午的阳光直射下来,晃的周围百姓睁不开眼睛。几位年轻英俊的内侍陪伴在矮胖妇人身边,几个人时不时的便调笑几声。看着并不怎么对皇后恭谨,眼神最好的百无求在自己‘亲生父亲’的耳边小声嘀咕道:“老家伙,看见了吗?这几个没卵子的内侍还留着胡茬……”

  和上次在昆仑山方士一门的大典一样,皇帝、皇后两口子进到了寺庙之后。皇帝司马衷便朝着累了要休息,在禅房当中一觉睡到了天色擦黑这才睡醒。当初他还是太子的时候。便没人敢叫他起来。更不要说现在太子已经升做了皇帝,谁还敢找那个麻烦。
  然后在众人的侍奉之下,皇帝洗漱了一番。又吃了点心。这才下旨让主持开启佛塔落成的仪式,看着头顶上的大月亮。主持和尚哭的心都有了,这大半夜的哪里还是什么佛塔落成的仪式。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和尚要给谁迁坟……
  当初那位昆仑大方师广义都咬牙忍了,更别说这位白马寺的主持了。当下,大和尚将皇帝、皇后请到了佛塔之前,趁着月色开始佛塔落成的仪式。就在这个时候,百无求发现了混在百姓当中的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
  就在他们打算过去的时候,一个本来伺候在皇后身边的内侍走到了吴勉身边。对着这个白头发得男人说道:“跟我走,有天大的好事要便宜你…….”

  吴勉斜眼睛看着这个带着胡茬的内侍,并没有回答。内侍以为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没有听清,当下凑近了一点,随后在吴勉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听到了这句话之后,白发男人竟然笑了一声,对着内侍说道:“你向后退一步……”
  内侍愣了一下。不明白吴勉这是什么意思。当下莫名其妙的说道:“快点跟着我走啊,趁现在过去沐浴更衣。一会仪式完毕之后,就在佛堂当着佛祖的面侍奉娘娘。咱们娘娘就好这调调……”
  “我让你后退一步。”实在等不了内侍说完这句话,吴勉硬生生的打断了他的话。这几个字出唇的同时,内侍的脑中恍惚了一下,随后不由自主的向着后退了一步。随后呆愣愣的站在原地。
  就在内侍后退一步,刚刚站稳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等到他回头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就见身后那十三层的高塔开始摇摇欲坠,内侍第一个反应是撒腿就跑,不过他的双腿好像长在了地上一样,任凭他如何使劲,都无法让自己的腿脚动弹半分。
  这时候,和尚和宫中的侍卫也都发现了高塔要倒。一个吓呆了的小和尚大喊了一声:“塔要塌了。施主们快点跑啊……”
  这一嗓子喊出来的同时,这十三层的佛塔已经“轰隆!”的一声,向着南边整体倒塌了下来。佛塔最顶部西瓜大小的石头球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内侍的脑袋上,瞬间将这个人砸成了一团肉泥。
  而距离内侍只有一步之遥的吴勉却没事人一样,继续站在原地,连一滴血珠都没有溅到它的身上。
  这时候,周围的人已经乱成了一团,无数的护卫冲过来,护着皇帝和皇后离开。随后御林军也冲了过来,与和尚一起查看这场事故的死伤人数。邪门的是那么大的一座高塔倒塌,竟然只是砸死了内侍一个人。虽然在场的人都被吓坏了,不过缓了一阵之后也都缓了过来。
  如果不是那么多人亲眼看着没有什么外力。这座佛塔是自己倒塌的。今晚这件事就要拔了白马寺一层皮,好歹皇帝虽然昏庸,不过却异常的信仰佛教。回到禅房休息之后。还下了圣旨来劝慰主持等和尚。皇帝已经发话,佛塔倒塌的事情这才不了了之。
  有了这次的教训,白马寺再建佛塔的事后。都只是建造七层佛塔,在没有不自量力建造十三层佛法的事情了。
  缓了一阵之后,皇帝不敢留在寺庙当中。当下带着护卫、百官匆匆忙忙的离开。寺中的大小和尚一边赔罪。一边将皇帝等人送出了寺庙。广仁、火山混在相送的人群当中,等到皇帝的仪仗消失以后。广仁、火山也过来劝了几句,就在这个时候。姬牢背着秋芳凑了过来。
  将秋芳放在两位大方师脚下之后,楼主陪着笑脸对广仁、火山两个人说道:“两位大方师,故人秋芳得了恶疾之症。还望看在昔日同门的份上加以援手,就他一条姓名吧。”
  看到姬牢突然出现,两位大方师同时皱了皱眉。随后广仁蹲在地上,检查了姬牢的伤势。随后重新站起身来,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姬牢说道:“姬牢先生,你也是方士出身。应该也知道秋芳身上是什么。没有徐福大方师的话,谁敢去抹掉这孽缘?”
  “大方师,当初徐福大方师能绕了秋芳的性命,自然不会让他继续受苦。”姬牢看到了这两位大方师没有动手救人的心思,当下脸上的表情有些着急,对着广仁继续说道:“秋芳为什么落得如此田地,你我心知肚明。方士一门的崩塌不是因他而起,更不应该由他来承担。这样,将秋芳身上的孽缘转到我的身上,这总是可以的吧?”
  面前的姬牢正是方士一门崩塌的真正始作俑者,不过他的姓名不能由两位大方师了结。现在看他为一个除名的方士求情,当下火山已经受不住怒气,对着楼主说道:“你这是在和谁讨价还价?你是你,他是他。你的孽缘自然有到的那一天,回去慢慢等着吧。不要再在大方师面前呱噪……”
  这时候,白马寺的老方丈看到周围看热闹的百姓没走,都在等着看这一场戏。当下对着这几个人高颂佛号,说道:“几位尊客。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不嫌这里庙小简陋的话,还请到庙中说话。里面有辩法的禅堂,有争议到里面解决如何?”

  其实现在方丈的心里也在别扭。好好的一场法会结果弄成了这个样子。万幸没有伤到圣驾,要不然的话佛教传到中原便到此为止了。现在庙中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自己处理,还要耐着性子过来规劝这些方士。如果不是看在方士一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份上。他才懒得去搭理这几个方士。现在回到庙里处理塔塌之后的事情了。
  日期:2017-07-01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