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1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了季晓琳的参加,韦丽红沙哑的声音出现的频次就少了一些,但是她似乎就是一个不甘被忽视的女人,总是不失时机地抢话说。江帆发现,佘文秀也不太喜欢听她那个独特的声音。
  趁着佘文秀跟季晓琳说话的当口儿,韦丽红不甘寂寞,?站起,举起酒杯,跟江帆说道:“江市长,第一次喝酒,我敬你,以后多加关照。”
  江帆也站了起来,说:“谈不上,咱们都要仰仗着佘书记的关照呢。”
  韦丽红立刻说道:“江市长这话不对,不能推卸责任啊,佘书记是佘书记,你是你。”
  本来佘文秀正在跟季晓琳耳语,听见这话后笑着说道:“江市长,你可是别低估了韦总,她的嘴茬子是不饶人的。”
  江帆心里不爽,心说,这个韦丽红也太自以为是了,本来这话谁都知道是怎么个意思,酒桌上有必要纠正自己吗?他感到了这个女人对自己的轻视。
  他收住笑,严肃地说道:“韦总,这是我的真心话,我没有推卸责任,因为我刚来,对工作还没熟悉,对于我本人来说,就是要仰仗着佘书记的传帮带,如果我自己都是这样,更何况你了?”

  韦丽红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从江帆故作认真的神态有措词严谨的话中,感觉到这个市长内在的威严和凛然之气,就赶忙陪着笑脸说道:“那是、那是,我敬江市长。”
  江帆跟她象征性地跟她碰杯,当韦丽红的酒杯刚要跟江帆碰上后,江帆及时收了回来,在外人看来,似乎他们碰了杯,事实上,他们的杯,并没有碰到一起。
  韦丽红有点尴尬。
  江帆首先干杯,他看着韦丽红,然后冲她亮了一下杯底。
  韦丽红也喝了,刚要坐下,佘文秀却发现了问题,说道:“韦总,你这是怎么跟江市长喝酒呢?第一次就这么干呀?喝干!”
  其实江帆正是看见了她没喝干才跟她亮了一下杯底,但是他不会为这点酒跟她较真的。
  韦丽红的脸红了一下,她尴尬地笑了一下,拿起酒瓶,倒也爽快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完全是被江市长喝酒的风度迷住了,以为自己喝干了,谁知还剩下一滴。这样吧,佘书记的意思我也听出来了,您的意思就是让我自罚,我接受,自罚一杯。”说着,倒满了一杯,这次喝得干干净净。
  “怎么样,江市长?”韦丽红冲着江帆亮杯底。

  江帆没有看她,而是把手伸向了佘文秀,说道:“佘书记是裁判。”
  佘文秀笑了,冲着江帆说道:“怎么样江市长,首都的企业家,能做到主动自罚也不错了。”
  江帆感到,佘文秀的话,是对韦丽红最大的嘲讽,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如果敏感的话,应该能听出是什么意思。但在酒桌上,江帆不愿给女士下不来台,就点着头,笑着说道:“不错、不错。”
  韦丽红当然听出佘文秀话里的意思,就说道:“佘书记,您这话是夸我还是骂我呢?得,今天第一次跟江市长见面,我就给江市长落下这个印象,这样吧,我再敬江市长一杯吧。”说着,又要端杯。

  佘文秀说道:“算了,开玩笑。我跟你说,江市长可不是聂市长,江市长在草原呆了好几年,他是草原的酒量。你能连哄带骗把聂市长喝趴下,江市长你可是喝不趴下。”
  韦丽红尴尬地放下杯,说道:“佘书记,您怎么对这事还耿耿于怀啊,我说过多少次了,聂市长不是我喝趴下的,是他自己喝趴下的,他哪有江市长这么沉稳矜持,您以后可是再也不能提这事了。”
  他们提到了聂文东,这也是正是今晚江帆的兴趣所在,他故意漫不经心地说道:“看来韦总海量,居然把聂市长喝倒了,我可是不敢跟韦总叫阵了。”
  “得,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韦丽红说道。
  季晓琳听佘文秀在她面前提起聂文东,心里就有些不爽,以女性的敏感,她非常清楚佘文秀这个时候当着他爆出一个落马市长不雅的过去是什么意思,她感到了瞬间的无聊,如果不是姨妈死乞白赖地让她过来,如果不是报答韦丽红为自己做出的一切,说什么她也不会出席阆诸官员的聚会的。她装作对他们的谈话没有丝毫兴趣的样子,扭头跟江帆说道:“江市长,你在草原呆过?”
  江帆说:“是啊,工作过几年。”
  “真的?我正在练草原的长调。”季晓琳有意提高了音调,以转移他们谈话的注意力。
  “哦,那不错。”江帆用余光看了佘文秀一眼,发现佘文秀的脸色有些僵硬,就没再往下继续这个话题。
  佘文秀慢条斯理地说道:“长调,很不好唱的。”

  听佘文秀这样说,江帆才说道:“是啊,草原的长调就像一个标杆,在草原,不会唱长调的称不上歌唱家。”
  “晓琳唱几句。”佘文秀看着她说道。
  季晓琳清了清嗓子,唱歌,总比他们说聂文东好,于是,就开始低吟起来。
  别说,季晓琳唱的还是不错的,音调不差分毫,但明显专业技巧的成分多些,对草原以及草原长调缺乏认识和领悟,这可能就是常被人说的“魂”,草原的魂。
  尽管她没有将这首歌的“魂”准确地体现出来,但是那熟悉的旋律,那悠远、高亢的曲调,仍然唤醒了江帆对苍茫大草原的怀恋之情,唤醒了他与草原相伴的日子的回忆……
  季晓琳唱完后,江帆这才带头鼓起掌。
  佘文秀把前面的酒杯往前一推,说道:“好了,这酒不喝了,汤蕃,赶紧上主食,我要去歌厅听晓琳唱歌。”

  汤蕃和商剑很少说话,这个场合也没轮上他们说几句话,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服务。汤蕃一听酒不喝了,就跟商剑使了一个眼色,两人端着酒杯站了起来,汤蕃说道:“还没轮上我们两个敬领导酒呢,怎么也得给我们这个机会呀?”
  谁知,那个女人又沙哑着嗓子说道:“对,对,你们是不是还没敬江市长。”
  江帆一听,这个女人可真是够烦的,谁说话她都搀和。
  汤蕃说:“我征求一下两位领导的意见,领导说让我们怎么喝就怎么喝。”
  佘文秀说道:“你们跟江市长是初次吗?”
  汤蕃连忙说:“是,跟辛秘书约了几次市长都有事。”
  佘文秀说:“你们俩单独敬江市长,然后大团圆。今天以听歌为主。”
  听歌当然比听乌鸦叫唤好,江帆就赶紧站起来,端起杯,说道:“汤书记,商区长,咱们三个共同敬佘书记。”
  佘文秀说:“人家新一区的两位领导敬的是你,你们是初次,这杯我不掺和。”佘文秀说道。
  汤蕃赶忙点头。
  江帆说:“那好,下杯咱们再敬佘书记。我初来乍到,希望两位在工作上多加努力,做好市委给我们下达的一切工作。”

  江帆适时的表态,让佘文秀的脸上露出喜悦,他举起手,抚了抚头发。
  三人碰杯。商剑抢先给江帆满上酒,又给汤蕃和自己倒满。他们没有坐下,汤蕃看着江帆,说道:“江市长,您说吧。”
  江帆说:“佘书记,我们敬您。”
  佘文秀感觉江帆太隆重了,他连忙站起,说道:“这样吧,酒,今天就到此为止,咱们大团圆,然后去歌厅,听歌唱家给我们唱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