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1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个政府堂堂的官员,围着一个女人,听她喋喋不休着,如果不是佘文秀向她挥了下手,韦丽红还不会停止。
  佘文秀说:“好了,韦总啊,你就别给我们戴高帽子了,扶持你,也是扶持我们的地方经济。”
  韦丽红一听他这么说,立刻拍手抢过话,说道:“我就跟我的朋友们说,这里的领导站位高,而且大公无私……”
  江帆感觉这个女人真是太能说了,如果不是被意外打断,她是没有句号的,而且说话还不重复。
  佘文秀显然对她这句话有不同的看法,他说:“别这么说,我们也有工作做得不到位的地方,也有达不到你们满意的时候。”他的话很明显。
  韦丽红眼睛眨了几下,稍稍思考了一下又说道:“完美无缺的合作是不存在的,这很正常,我们也有可能让政府不满意的时候,也许,我们这个时候会对一些,没办法,谁让你们是政府,我们是个体户儿呢。”
  这个女人真能说啊。江帆在心里感叹道。

  江帆这时注意到,汤蕃并没有坐在他旁边,而是隔着一个空位坐着,商剑坐在韦丽红的下手。本来是五个人,却有六个座位,也就是说,还有一个人没有到场。
  从其他人的表情来看,似乎这个空位子留给谁的他们都清楚,就连佘文秀都应该心知肚明。因为,在座的人中,只有江帆对这个空位子看了两眼,其他的人似毫不感到这个空位子多余。再说,如果没人坐,汤蕃也是不敢跟自己隔开坐的。
  韦丽红沙哑的声音只停顿了一下就又响起了:“说真的,我真是从内心感谢您,这次我回北京,跟圈儿里老朋友真是大大地推介了一番阆诸。您说怎么着,我不是劝人家来这里投资吗,人家还劝我去别处投资呢?我就跟他们说,阆诸的领导在各个方面对我都是照顾备至,做人要有良心,所以我真的对其它的项目没有兴趣了。”
  佘文秀笑笑,他不再说话,此刻,他表现出了一个市委书记应有的矜持和深沉。
  江帆暗笑了一下,本来就是吗,刚刚给你处理了一起赔偿案,政府搭进了十万元,现在居然说这么便宜的话,即便是佘文秀跟你有私交,他在公开的场合也不会表现出来的,这个女人,自以为是。
  韦丽红又说:“佘书记,我跟您说,前段我跟中央部委的几个朋友去了趟欧洲,我感觉相比之下我们真的是太落后了,别说其它方面,就说养老吧,我们起码要用三十年的时间,差不多能赶上人家现在的水平,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有时间你们也应该出去走走,看看。”
  佘文秀低头喝了一口水,说道:“哦,那是。”佘文秀抬眼看了一下汤蕃,眼睛里有了明显的不高兴。可是这个女人不觉,继续说道:“我的这些朋友中,有民政部的朋友,所以就有意识的参观了他们社区的养老产业。”
  江帆笑了一下,说道:“在欧洲,养老应该是一种社会福利而不该是市场产业化的形式吧?”
  佘文秀也说:“我们的民工还等着拿工钱回家过年呢,还谈什么养老?”
  韦丽红有些不知深浅地继续说道:“您这观点不对,跟我们一起去的朋友中,有位是国家残联的领导,他的父亲是……”韦丽红说出一个国家领导人的名字,接着说:“他就说,我们国家温饱问题解决了,和发展大计相提并论的另一个问题就是社会养老问题,这是国计民生的大事……”

  佘文秀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们这次出国他也去了?”
  “去了,还有一个人,也是国家领导人的儿子……”她又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这是个开国功勋,她说:“我们回来后,有人在北京饭店给我们接风,我一看,天哪,认识!在电视里见过,穿着却非常朴素,但却非常有范儿……”她说出了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个人的名字,也是享誉京城的红二代。
  韦丽红继续说道:“您知道他们都在搞什么吗?都是国家垄断的行业,都是民营资本达不到的领域,电力、通讯等等……跟他们比起来,我们这些人连乞丐都不如。等把一区商业街改造完后,我也不准备做这些费力不讨好的事了,也想把资金回笼后,跟他们入股。”
  佘文秀看着她,目光就亮得有些锐利起来,他说道:“我还以为你只跟京城那帮影视剧明星有关系,没想到你和这些显贵们也有交情。”
  韦丽红笑了,说道:“说实话,没有直接的交情,都是朋友套朋友的关系。”
  江帆暗笑,他在北京生活过,如果有人跟你说,今天我在一个酒场,和哪个红二代或者是红三代坐在一起了,或者是说我的合作伙伴和哪个国家领导人有关系这样的话和这样的事,几乎太平常了,过去紫禁城里的那些公子哥们,不是经常出来在老百姓中间晃悠吗?这是北京特殊地域决定的。袁小姶的父亲,就经常接触一些这样的人,他就领导过这些有显赫地位的人的子女,经常跟一位前国家领导人的秘书下棋,许多人都知道这个老人的身份,这种事在北京见怪不怪。

  但是如果拿出来说事或者是炫耀以此来抬高自己就有拉虎皮做大旗的嫌疑了,甚至让人生厌。因为谁都知道,你认识这些人是一回事,真要求他们办事就是另一回事了。谁都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在座的大小都是领导,而且都是男人,才任由这个女人这样粉饰着自己。
  这个女人干哑的嗓子依然在聒噪着,就像寒冬季风下的乌鸦,令人心情很烦,耳朵也是嗡嗡的一片噪音。如果闭着眼听着她这干涩的声音,你一定会认为这是一个全身都失去水分的老太婆发出的,但是你一睁眼,看到的却是一个漂亮的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的嘴里发出的声音,你肯定会怀疑自己的听觉。
  她太能说了,破锣嗓子兀自喷吐着没有句号的话,包括佘文秀在内的所有人,听着她干涩的声音,都会有一个下意识的动作,那就是端起茶杯喝水,以期润润嗓子。但是她自己却浑然不觉,依然自我感觉良好地说着,好像在她面前的这几位不是这个城市的高级领导,倒像是几个土鳖。
  佘文秀很少插话了,别人就更只有听的份儿了。江帆渐渐地就发现佘文秀不停地看那个位子,也许,这个位子的人会是一只画眉或者是百灵鸟,但肯定会是一股清新的空气,不然佘文秀的目光不会有期许。
  江帆不知别人,反正他的耳朵有些难受了,他瞧准了韦丽红说话的一个空隙,对空座位那边的汤蕃说道:“汤书记,你们区需要改造的有几条街?”
  哪知,还没容汤蕃回答,那个干哑的声音又在耳边聒噪起来:“目前这有这一条街,其实我研究过一区的市政规划,完全还可以再多辟出几条商业街。”
  江帆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汤蕃。
  汤蕃笑着说:“是的,目前就这一条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