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0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梯继续上行,很快就到了12层。江帆走出去后,脚踩在松软的地毯上,没有一点声息,他敲了门,秘书从里面给他开了门。
  佘文秀正在打电话,冲他一伸手,请他坐下,继续对着电话点着头,不时地说着:“是。好。是。好的,好的。您放心,保证万无一失。”
  不用问,这个电话一定省里某位领导的通话,这从他不停地点头的动作和那谦卑的神态和语气中就能听出所以然了。也许,他在向省领导汇报刚才在常委会上敲定的两会的情况吧。
  秘书给江帆沏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就退了出去。

  佘文秀打完了电话,说道:“省委沙副书记,询问两会工作的安排,特别是这次选举工作,问有没有问题,我说以党性保证不会有问题。”佘文秀说着,并没有从背后的大皮椅上走过来,他显得有些疲倦,双手搓着脸,然后喝了一口水,尽管疲惫,但是眼睛依然不乏锐利的光亮,他说道:“什么事?”
  于是,江帆将自己刚才的一些想法跟他说了个梗概,然后谦虚的征求他的意见,说道:“您是老阆诸了,又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您说我这个想法可行吗?”
  佘文秀认真思考了一下,说道:“有创意,尤其是对外资这一块,这几年,引进外资一直是阆诸的薄弱环节,好的外资企业都去天津北京这些大城市了,要不就去了省城,他们很少把目光投放在咱们这样的三线城市来,即便是有,也都是一些合资甚至是假合资的企业。年后,政府工作可以在这方面用用心。”
  江帆刚要说什么,这时,门开了,阆诸新一区的区委书记汤蕃和区长商剑从外面进来了,刚出去的秘书跟在后面,负责给领导们让座沏水。
  两人首先跟佘文秀握手,又走过来跟江帆握手,最后坐在江帆下手的位置上。佘文秀还是没动地方,他说道:“正好江市长也在,把你们的情况说说吧。”
  原来,这是一起今年上半年发生的拆迁人命案。新一区在扩建城市街道拆迁改造过程中,施工方和市民发生争执,后来在强制执行过程中,一位大妈当场晕倒,在送医院的过程中抢救无效死亡。家属多次抬着棺材披麻戴孝地到政府去闹,条件一直谈不拢,老太太的两个孙子要求政府主持公道,让开发商赔偿老太太三十万抚恤金和安葬费。
  由于这起事件,这条街道改造一直不顺利,进展缓慢,家属到处告状。聂文东出事后,政府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做开发商的工作,开发商只同意给15万,其它概不负责。

  新一区区委书记和区长找佘文秀就是来汇报这件事处理结果的。
  佘文秀说:“你们什么意见?”
  新一区区委书记汤蕃说:“今天上午,我们又进一步跟家属协商,最后达成一致,他们要求的赔偿数额降到了25万,由政府补助10万,这事就这算这么解决了。”
  江帆觉得这样做有点不对劲,这明明就是开发商的事,就应该让开发商去承担,为什么政府要揽过来?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一个责任问题。难道一区的党政两位领导连这个问题都不明白吗?
  哪知,佘文秀却说:“你们怎么补助是你们的事儿,市里原则上不干涉,只要把事件平息了就行了,以后一定要记住,再也不许发生这样的事了,为了二十几万破钱,屁大点的事儿,惹得他们到处告状,闹腾的影响极其不好!难道你们脸上就觉得好看?光彩?早就应该想办法把事情处理清,非得拖到今天,钱也出了,影响也造出去了。现在够乱了的了,你们就别再添乱了。”
  区委书记汤蕃一个劲地点着头,就像鸡啄米一样,嘴里连声说着:“是是是,好好好,我们已经做好了善后工作,也让上丨访丨户写了保证书,保证不再上丨访丨,先支付给他们一半的抚恤金,把人火化后,再支付另一半。他们已经保证了,并且已经签字画押。”
  江帆听了这话心里有些闷闷的,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人命关天的事,在佘文秀的心里却是“屁大点事儿”,这种思想直接贯彻给下边的人,下边的人会怎么想?本来就是应该由开发商去承担的责任,却让政府买单了,难道,佘文秀和开发商之间也有说不清的关系?
  佘文秀这时说道:“江市长,你看这样行吗?”
  江帆说道:“我不太了解情况,按佘书记的指示办吧。”江帆注意到,从始至终,新一区的区长商剑几乎没说话。
  佘文秀说:“好了,就这样吧,尽管政府出点钱,但是买平安了,息事宁人,这些黑心的开发商,眼里就认得钱,如果我不怕你们把事闹大,不是从大局出发,我绝不答应你们这么做,是谁的责任谁负,凭什么政府要给他们擦屁股?”
  很显然,佘文秀这话是说给江帆听的。
  佘文秀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一区有钱,拿个十万八万的不算什么,但这不是钱的事,是原则问题,将来别的地方也出现这样的事,也要政府都买单吗?那样政府不就成了冤大头了吗?我也懒得跟你们理论了,两会在即,稳定大局在即,不跟你们计较了,就这么着,我跟江市长还有事,你们回去吧。”
  “是是是,您的话我们一定牢记,保证不再发生这样的事了。”汤蕃点头哈腰地说道。

  佘文秀见他的态度比较好,就又说:“我都懒得说你们,这件事拖了半年多,最后处理的结果就是这样!哼,难怪大家都叫你汤蕃,汤饭,干什么都是这么汤儿泡饭,猫儿盖屎,没一件事办得利落。”
  佘文秀的话里有明显的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佘文秀见汤蕃和商剑表现的毕恭毕敬,就继续说道:“新一区是我一直以来都比较放心的地方,没想到你们却是大事没有,小麻烦不断。从今往后你们俩给我打起精神来,干几件漂亮的事,商剑,你给我负责监督他。”
  商剑苦笑了一下,说道:“是。”
  “好了,就这样吧,你们回去吧。”佘文秀再次下了逐客令。
  汤蕃嬉皮笑脸地说:“那个,晚上,如果佘书记和江市长没有接待任务的话,我们想跟书记和市在一块坐坐,有些工作也顺便跟两位领导汇报一下,平时两位领导都很忙,日理万机,今天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机会,让两位领导就放松放松?”
  佘文秀双手抱着头,往后理了理头发,看着江帆,说道:“你去征求江市长的意见去吧。”
  江帆一听,他的意思显而易见,就笑了一下,说道:“我听佘书记的。”江帆及时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观点。

  佘文秀笑了,说道:“那好,如果你晚上没什么事的话,咱们出去散散心,放松放松也好,这段太闷了。”
  江帆点了一下,再次表态,说道:“我服从您的安排。”江帆感觉佘文秀跟新一区的两位领导交情不错,这从他言谈话语中就带了出来,另外他也想跟着这位书记出去转转。
  佘文秀就看了一眼新一区的两位领导,说道:“今天难得江市长有时间,给你们两个人面子不小,去准备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