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0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他留意殷家实已经有些时日了,尽管听说聂文东在的时候,佘文秀这个市委书记当的不是太得意,甚至从未露过锋芒,但是随着聂文东的倒台,市委一班人似乎都有意在向佘文秀靠拢,尽管江帆不知道他们以前的情景,但是通过察言观色,他还是看出这一点。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样,殷家实就是一个例外。跟在殷家实后面的就是宣传部部长蔡枫,其次是副市长鲍志刚和肖爱国,甚至他觉得自己的秘书辛磊都有可能是殷家实这条线上的人。

  可能在正常情况下,强势的市长倒台了,市委书记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新市长不会刚来就跟他作对。市委一班人向市委书记靠拢也很正常,江帆能够理解。人在官场,保全自己是最大的政治。所以,全市的工作,就开始慢慢体现出了市委书记的意志。
  很多时候,中国的官场,个人意志与集团意志之间的界限是很模糊的,在某种情况下,书记和市长就是市委和市政府的化身,他们的声音往往就是市委市政府的决策,紧紧围绕着市委市政府的中心工作,与紧密团结在书记市长周围是同一个意思,在他们的决策指引下,其他人只是马前卒子,是领导声音的应声虫,是决策的执行者,他们几乎集体无意识地跟着这根指挥棒去转,出了成绩是市委市政府决策的正确,是领导的好,有了失误是集体的,或者是下面的。

  江帆目前虽然对市委市政府的重点工作心存异议,但他目前不能公然站出来表示反对,他绝不能犯当年周林式的政治错误,因为非但不能改什么,反而还会成为班子中不和谐的因素,如果这样做,兴许头上的代字还来不及去掉,自己就会提前退出阆诸的政治舞台了。
  不能,他不能就这样退出阆诸的政治舞台,他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跌跤,但绝不能在阆诸跌跤,因为他知道,他的小鹿,会时刻在关注着他,尽管眼下他还没有成功地把她攻下,但他相信那只是时间的问题,毕竟,爱,是深存于他们彼此心中的。
  无论佘文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此时的江帆都会无条件地跟佘文秀保持一致,这是最佳的联盟,这是最强的权力阵营,因为,他们两个在选举这个问题是高度统一的,佘文秀是不敢在这个问题上马虎大意的,那样,他的政治生涯恐怕也就到头了。当前,只有他们俩齐心合力,相信两会就出不了大事,因为,佘文秀比自己还担心出事。
  眼下,江帆他必须走稳前三步,认知,融入,适时改变。就跟当初在亢州跟樊文良和王家栋合作时那样。

  樊文良,对,还是抽时间去见下樊文良合适。
  他想了一会儿,手便伸向兜里,想去掏烟,直到没摸着烟,他才想起已经跟小鹿保证不再抽烟了,戒了。
  想到这里,江帆喝了一口水,就拿起桌上的电话,要通了佘文秀的办公室。电话是秘书接的,江帆说道:“我是江帆,请问佘书记现在有时间吗?”
  佘文秀接过了电话,他的声音有些疲惫,说道:“江市长啊,什么事?”

  “哦,佘书记,今天的会我还有些想法,想私下跟您沟通一下,您现在有时间吗?”江帆的口气一贯的礼帽和尊敬。
  “现在有时间,一会新一区的区委书记和区长来,你过来正合适,有些情况应该让你知道。”佘文秀说道。
  新一区,是阆诸地市合并、撤地建市后,市区和郊区周边地方新划分出的两个区,称作新一区,新二区,行政级别、机构配置都和县是一样的。
  江帆说了声“好”后就放下了电话,他拿过记录本和笔,开门就出来了。辛磊听到动静后赶紧从桌子后面站起,他的办公室门始终是开着的,他说道:“市长,您出去?”
  江帆说:“我去趟市委,有事你再给我打电话。”
  这个办公楼里的人,都习惯将市委办公楼称呼为“前面”,只要一说去“前面”,谁都知道是去市委大楼。但是江帆却不这么说,他从来都是说“市委”,这也表现出他的为人和对市委的高度尊敬,也希望给下边的人带个好头。
  辛磊说:“用我跟您过去吗?”

  “不用。”江帆说着,就往电梯走去。
  辛磊站在走廊里,看着江帆,他没有跟过去,而是回了屋子,给司机山子打了电话,让山子在下面等市长。尽管从政府到市委大楼没有多远,但是天很冷,而且市长只穿了一身西装,连外套都没穿。
  通知完司机,辛磊放下电话,关上了房间的门后,他又拿起了电话,把电话打给了另一个人,对方接通后,就听他低着声音说道:“市长拿着笔和本去前面了。”
  “知道了。”那个人说着就挂了电话。
  从政府办公楼到右前方的市委办公楼,直线距离也就是一二百米,但无论是坐车还是走着,都要有四五百米远。这四五百米的距离,就是人生和政治的距离。
  江帆借助跟佘文秀沟通想法这个机会,也想跟佘文秀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更多地了解目前他所面临的一切形势。毕竟,他们目前是一个利益共同体,有着共同的目标,就是打赢一个月后选举这一役。
  目前,江帆的主要工作就是处理一下日常事务,负责市政府全面工作,统筹协调各个部门间的工作,重点分管财政、监察、审计工作。但目前他还没有抓实质性的工作。
  江帆决定向佘文秀汇报一下自己对招商引资工作的一些想法和建议。招商引资工作,向来是最能体现一个地方综合实力的工作,也是最容易出成绩的地方,就是干不好,也是明摆着的,做不了秀。江帆真心希望能够利用自己的一些人脉关系引进资源,搞活这项工作,出台奖励机制,重新制定优惠政策,尤其是针对外资的优惠政策。今天的常委会,触动了他的一些灵感。所以有些想法跟佘文秀私下先沟通一项,一是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另外也是对市委书记的尊重。这不光是借口,也是真心的想得到他的支持。

  汽车直接开上了市委大楼的高台阶后,司机赶紧下车,刚要给市长开门,江帆已经从里推开车门下来了。他手里拿着本,大步走进楼,上了电梯。刚到七层,电梯就停住了,门开,进来了市委副书记殷家实。
  江帆主动跟他打招呼,殷家实抬头看了一眼这个比自己高半头的市长,说道:“江市长到12层?”
  12层是市委书记佘文秀办公的楼层。
  殷家实长得白白净净,五十多岁,身体和肤色保养的很好。江帆从他谦逊地一笑,说道:“是的,殷书记也是去12层吗?”
  “不是,我去八层机要室,想看份文件。”殷家实不动声色地说道。
  江帆看着这位副书记,你永远都别指望从这种白白净净的脸上找出什么,就笑着说:“让他们送来不就行了,还亲自跑?”
  “不往出拿了,看完就放下。”殷家实解释道。
  说着,八层到了。殷家实向江帆点下头就走出电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