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2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恶鬼突击队的指挥权,由石磊接替。
  注:加更送到,这事儿闹得,不加更浑身不得劲儿
  这家陆军医院对李牧来说,仿佛他职业生涯的一个坎。
  两次最严重的负伤都是在这里进行紧急救治,第一次也是在这里,也是在距离边境很近的地方,同样是悬崖,两次都是主动跳,只不过次跳的,下面是一个湖,高度也要高许多。

  跳崖已经和李牧结缘了。
  在陆院医院待了一周的时间后,李牧被转到了武警医院。作为武警第三师的参谋长,他的后续治疗再待在陆院医院是不合适的。武警医院的实力不见得陆院医院的低多少。
  关键在于,武警医院是武警第三师的产业,而不是武警总队的。
  参谋长在住院,医院的领导们鸡飞狗跳不在话下的。哪怕院长是和苏永武同级别的正师职干部,对李牧,那位在战伤救治方面有很深研究的博士院长是非常尊敬的。
  这个年轻的参谋长可是在实战抓捕行动负得伤。
  苏永武先到的一员,探望李牧。
  特护病房里,苏永武挥手让随从出去,把奖章和证书放在床头柜那里,指了指,说,“一等功。好小子,你是不要命了。”
  李牧惭愧地说,“年纪大了,若是前两年,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苏永武瞪着眼睛说,“你的骨头都差不多断过一遍了!”
  在陆军医院进行检查的时候,医生才发现,李牧身的骨头,几乎没有没受过伤的了。如果受过伤的位置都用钢板,那么李牧差不多是可乐所说的铁打的人了。
  “打仗嘛,哪有不受伤的。没战死,已经是运气爆棚了。”李牧不以为意地说。
  受伤对他来说,实在是家常便饭了。
  “唉,你现在还年轻,觉得无所谓。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知道什么叫痛苦了。”苏永武忽然的叹口气说。

  李牧满不在乎地笑了笑。
  他没想过自己能够活到五十岁。
  “师长,我受伤的事,我老婆不知道吧?”李牧紧张地问道。
  苏永武无奈地说,“你说呢?我当然不敢告诉她。这下好了,我成你帮凶了。这个事情,瞒不了多久,唉,走一步看一步吧。按你说的,我告诉她,你去培训了。”
  “那好,那好。”李牧重重松了口气,“前段时间我才答应过她不一线,这要是让她知道了,非翻了天不可。”
  “说到这里,我还真的认真和你谈一谈。”苏永武严肃起来,又指了指一等功,道,“你早不需要这玩意儿了,明白吗?你先听我说完。你现在是师参谋长,你见过哪个师参谋长亲自跑前面去打仗的?重要的是,你不能总是把自己限制在基层作战指挥这个位置。你需要更大的格局,至少是与你的职务相符合的格局。”

  李牧诚恳点头,“我明白。”
  “恶鬼行动已经结束了,那些人也已经全部回到位,嗯,在医院里,过一段时间,把他们的保外医处理完,带回三号。”苏永武知道李牧最关心的还是这个。
  李牧忙问,“人没事吧?有伤亡吗?”
  “没有,后面几个据点都很简单。总之,恶鬼行动结束了,当然,不会有人承认的。我晚啊,总算是可以踏实睡觉了。”苏永武说。
  李牧微微点头,说,“师长,咱们说好的,我有三个月的时间。恶鬼们还不能那么快回三号,以后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再说了,保外医嘛,那么快回去不正常。”
  略微思考了一下,苏永武点头,“行,答应你的事情不会变卦。不过,特别勤务部队的组建这边,你要用点心思,赵一云能力不错,但他终究没有你经验丰富。”
  “他已经来和我聊过,我会跟进这个事情。”李牧说,问道,“孙璐璐那边的进展怎么样?”
  “她那边很顺利,人员都到位了,准备展开训练。”苏永武说。
  师长成了汇报人,师参谋长成了听取汇报的人,而双方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并且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终于还是要聊到正题了,李牧问,“抓捕扎买提的行动,进行得怎么样?”
  苏永武沉声说,“反恐局负责,我们协助。境外抓捕涉及面广,进行得很慢。哈方虽然没有明确拒绝,但愿意全力协助的可能性非常小。薛向阳那边正在寻找解决的办法。”

  李牧陷入了沉思。
  哈国不是随便施加压力能控制住的泰国,抛去它曾经的身份不说,作为亚最有影响力最大的国家,哈国有许多我们需要依靠的地方。光是石油,是方需要谨慎维护双方关系的最充足的理由。
  他们态度暧昧,不愿意全力提供协助,基本,扎买提是没指望归案的。倘若哈方愿意全力抓捕,以他们的军警能力,问题是不大的。到时候只需要引渡等问题进行磋商。
  现在这个情况,希望太渺茫了。
  “最关键的是时间。已经过去的一个星期,扎买提极有可能已经知道他们的人出事了。没准此时已经离开了苹果城。”李牧无奈地说,“咱们已经失去先机了。”
  “没有办法的事情,那是境外,而且还是人家最重要的城市。他们有诸多考虑,也是可以理解的。”苏永武说。
  李牧再一次沉思下来,随即缓缓地说,“我认为,可以请四部提供帮助。首先确认扎买提还在苹果城。”

  “安科长还在临时基地那边,既然面让四部提供帮助,这件事情,我想问题不大。”苏永武说。
  李牧慢慢抬起头,看着苏永武说,“确认了扎买提的具体位置之后,既然无法通过一般途径把他抓回来,那用特殊途径吧。”
  苏永武的眼角忍不住一扯一扯的动着,“风险很大。”
  “组织严密的话,是完全可行的。不闹出大动静,哈国那边,我想他们会睁只眼闭只眼。”李牧说。
  苏永武考虑了一阵子,说,“我尽管提出来吧。但你别指望带队了,你这个伤势,没一两个月根本不要指望出院。”
  李牧无奈笑道,“我知道。让石磊带队,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方面你不要操心了。记住,你不可能参与所有的行动。对一名军人来说,李牧,你已经做得够多了。”
  苏永武站起来说,“好好养伤,公丨安丨部门准备部署一次全国性的专项行动,打击两抢一盗,要持续一个季度,这可是大阵仗。你这个参谋长不在位,是不行的。”
  “师长请放心,最多半个月,我能出院。”

  “想都别想,没我的命令,你离不开医院。”
  苏永武拿起帽子戴,给李牧敬礼,大步离开。
  受伤这种事情又怎么能够瞒得住冯玉叶呢?
  冯老总对后辈的要求之严格,在军的高级将领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但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冯玉叶想要知道什么,只需要一个电话。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她冯玉叶改变不了,冯老总本人也改变不了。
  甚至,如果需要,冯玉叶能够直接把电话打到最高统帅那里去,好像普通人给某位长辈打电话一样的简单。
  日期:2017-06-1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