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4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晓帆故作坦荡道:“我一直都在怀疑,可怀疑有什么用?可笑以前肖长乐还想把他变成穷光蛋,然后逼着他动用陆建民的遗产。
  可现在眼睁睁看着他成了亿万富翁,却找不到一点破绽,如果换做肖长乐的话,说不定已经把他抓起来审讯了……”
  卢源说道:“肖长乐就是急于求成,所以栽了跟斗,如果陆鸣真的掌握着陆建民的遗产,那我们首要的任务也不是找到这笔钱,而是借机清理围绕着他转的那帮人。
  可奇怪的是,当初陆鸣就像丧家之犬,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可这些人好像一夜之间消失了,再也没有人提起这笔钱的事情,就连他本人也被人遗忘了,这究竟是一个假象,还是这笔钱压根就子虚乌有呢?”
  徐晓帆说道:“这个答案只有陆鸣自己知道,如果陆建明赃款真在他手里的话,这家伙真可以说得上是大奸若愚,深藏不露了……”
  卢源笑道:“别扯他了,这小子流里流气的,不会有什么大作为,最多也是就出了一个新土豪,可说起来也可笑,我们还不得不得替他的马仔效劳呢……”
  晚上八点多钟,蒋凝香带着一群人来到了自己的家里,她的家虽然算不上豪宅,可面积不小,楼上楼下五六个房间,足够六七个人住下了。
  陆鸣知道一行人匆匆忙忙的还没有顾上吃完饭,所以想在楼下的餐厅包一卓饭菜,可蒋碧云由于悲伤过去,哪有胃口,所以,他只要叫了外卖送到了家里。
  “阿鸣,老闷在哪里?我现在能不能去看看他,今晚起码要有人替他守夜吧……”蒋碧云刚坐了一会儿就眼泪汪汪地说道。
  老闷急忙说道:“等一会儿我带着阿邦和三叔去守夜,你们还是明天早晨再去见他吧,现在太晚了,医院都已经下班了……”
  蒋碧云一定,又趴在沙发上嘤嘤哭起来。
  蒋凝香劝道:“妹子,你都哭了一天了,既然人都没了,还是节哀顺变吧,我看还是早点歇息一下,明天还有好多事情呢……”
  蒋碧云抽泣道:“昨天晚上还好好的,没想到今天就出了这种事……这个狠心的,竟然都没有告诉我一声,就这样丢下我自己走了……”
  蒋凝香说道:“现在看来,老闷恐怕早有这个打算了……他这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如果不出这口气,可能这辈子也是郁郁寡欢……

  虽然现在他去了,可起码是他自己的意愿,你就想开点,我们都这把岁数了,生死也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蒋碧云泣道:“可他……什么死法不好,偏偏采取这种手段……传出去我们还怎么做人?哪有兄弟之间互相残杀的?”
  蒋凝香说道:“兄弟残杀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其实陆建岳早就开始了,建民父子可以说就死在他的手里,老闷这么做恐怕也是在替老二出口气呢。
  你就别想这么多了,家里的事情,外人怎么会知道……好在他们三兄弟这下可以团聚了,但愿他们在阴间能互相原谅吧……”

  蒋碧云哭了一会儿,冲陆鸣问道:“阿鸣,你去过现场,到底是怎样的情形?”
  陆鸣犹豫道:“我去的时候丨警丨察已经再那里了,他们也不让靠近,我只是隔着门看了一眼……陆建岳胸口挨了一枪……我爸是自己对着脑袋打了一枪……不过,一声说,两个人都是当场就死亡了……三叔说他赶到的时候我爸还没有自杀……”
  蒋碧云急忙问道:“那你爸留下什么遗言了吗?”
  陆鸣摇摇头说道:“他只是冲三叔笑笑,说是他先带着老大走了,让三叔他们好自为之……说完就朝自己头部开了一枪……”
  蒋凝香说道:“看来还是阿鸣说的有道理,老闷不是想不开,而是彻底想开了,他早有思想准备……”
  陈丹菲气愤道:“可这事偏偏发生在今天,肯定跟上午那些人去公司闹事有关,罪魁祸首还是陆建岳父子俩……”
  近些年听了陈丹菲的话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冲陆鸣问道:“陆涛呢?难道不在家?”
  陆鸣说道:“怎么不在家?他还威胁我呢?”
  蒋碧云气愤道:“他威胁你什么?”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他说我爸杀了他爸,这笔账就记在我的头上了……还说跟我不死不休呢……”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这个时候了还想着窝里斗,没有了陆建岳,他一个月都撑不下去。
  我估计,他要么被孙维林算计,要么干脆会直接投靠他,陆建岳毕竟留下了庞大的家产,凭着陆涛这个白痴和宁化雨肯定守不住,不知道陆建伟心里有没有数……”
  陆鸣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等一会儿三叔会过来,到时候大家商量一下吧,总不能白白便宜了孙维林……”
  蒋凝香说道:“我看有必要叫陆琪看快回来,家产也不是陆涛一个人的,做为陆建岳的儿女,陆琪也有继承权……”
  陆鸣担心道:“就是不清楚陆建岳会不会留下遗嘱。”
  蒋凝香说道:“留下遗嘱又怎么样?只要陆琪和宁化雨不承认,陆涛也不可能一个人独吞陆建岳的家产……”
  蒋碧云说道:“哎呀,你们就别替人家操心了,管他们谁继承遗产呢,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蒋凝香说道:“妹子,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陆建岳的财产是哪儿来的,还不是建民父子出事后被他霸占的?
  何况,不管怎么说,都是陆家的财产,如果陆涛能守得住也就罢了,就凭他那个德行,早晚被他败掉。
  与其财产白白落到外人手里,还不如替陆琪母女多争取一点,有件事我也不瞒你了,陆琪并不是陆建岳的亲生女儿,他是建民那个混蛋和宁化雨的风流种……”
  蒋碧云一脸惊讶的样子,抹抹眼泪说道:“这……怎么会这样……哎呀,简直乱套了……”说着,瞥了一眼陆邦,恨声道:“陆家兄弟没有一个好东西……老闷也不是好东西……”
  蒋凝香急忙说道:“好了好了,你再骂的话老闷都不得安宁了……这能怪谁呢,这陆大将军后人的名头害了多少人,我们年轻的时候还不都是一样……走吧,我陪你去楼上的卧室……”
  陈丹菲见陆南星窝在老闷身边自己打瞌睡,于是说道:“南星,你先跟奶奶上去睡觉吧……”

  安顿好蒋碧云之后,蒋凝香从楼上下来,见陆建华已经坐在客厅了,于是问道:“老三,你能不能给想办法给公丨安丨局打个招呼,既然案件事实清楚,并不需要调查,这件事就不要对外公布了,碧云总觉得说出去不光彩呢。”
  陆建伟气愤道:“早就传出去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公丨安丨局现在就像是一张破渔网,哪里还守得住秘密……
  我刚刚得到消息,建行副行长杨晓艺得知老大死亡的消息,第一时间封了公司的账户,四五个已的资金已经不能动了,另外,还有一些合作客户跑到公丨安丨局提出了财产保全申请,就连一笑亭农庄都在保全的财产范围之内……”
  蒋凝香惊讶道:“动作这么快?合作客户担心自己的投资也倒罢了,可银行有什么权力查封公司的账户?”
  陆建伟说道:“借口当然是保护银行贷款的安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