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3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源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计划取消了……”
  唐萍一愣,惊讶道:“取消了?”随即笑道:“卢源,压力不小吧,我就知道,他们是不会让你碰陆建岳的……”
  卢源哼了一声道:“我也不瞒你,取消这个计划不是因为什么压力,而是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陆建岳几个小时之前已经死了……”

  唐萍吃惊道:“已经死了?怎么死的?”
  卢源说道:“家族内讧,被他自己的亲兄弟打死的。”
  唐萍呆呆地楞了几秒钟,随即神经质地笑了几声,说道:“这么说……你们应该把我放了……”
  卢源惊讶道:“什么?把你放了?你不是在做梦吧?”
  唐萍淡淡一笑,不慌不忙说道:“卢源,你不放我,就必须起诉我,总不能这么把我藏一辈子吧,可你要起诉我的话,请问,你以什么名义起诉我,证据又在哪里?陆建岳一死,我的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卢源哼了一声道:“怎么?难道你还想翻供?且不说你别的罪名,就凭你那套公寓中藏着的那笔巨款就 足够起诉你了……”
  唐萍笑道:“那些钱是我儿女的,你凭什么说是我的,难道钱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吗?说实话,我也没有什么可翻供的,既然陆建岳死了,我说的那些话不过是自言自语。
  我相信你们也不会无聊到去追责一个死人,至于我说的有关孙淦父子的内容嘛,不过是给你们讲了几个故事,而故事不可能成为呈堂证供……”

  卢源说道:“你未免高兴的有点太早了,你忘了还有一个人可以为你的罪行作证。”
  唐萍笑道:“我怎么能忘记呢,你说的应该是张昆吧,对他我还是比较有信心,不管是他本人,还是跟他又牵扯的人,都不可能会让他活着落到你们的手里。
  卢源,虽然我整天被关在黑房子里,可通过的你这张脸,就知道你和范昌明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眼下我已经对你失去了价值,拿在手里无异于烫手山芋,如果你放了我,我可以保证从今以后隐姓埋名,再也不会露面……”
  卢源不耐烦地打断了唐萍,说道:“你不用再说了,难道法律是儿戏?你放心,我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说着,扭头冲吴淼说道:“带她下去。”

  徐晓帆走过去关上房门,说道:“卢局,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总不能整天看着她,如果把她移交看守所的话,又无法保证她的安全,即便起诉她,在没有抓到张昆之前显然缺乏足够的证据,眼下她可不是成了烫手的山芋嘛……”
  陆鸣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踱俩几圈之后说道:“我倒不这么认为,虽然唐萍和孙淦父子没有什么交集,但做为一些敏感事件的知情者,对他们仍然有着不小的威胁。
  对于孙淦父子来说,丑闻有时候也是致命的,就看这些丑闻掌握在什么人手里了……我们已经把唐萍的有关信息透露给了陆建岳父子,我相信他应该已经把这个消息传给了孙维林。
  虽然我不敢肯定他会像陆建岳那样对唐萍采取冒险行动,但这个女人的存在可定会让他们夜不能寐,既然这样,我们就把他们的胃口先吊着,起码让他们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徐晓帆问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耗下去?”
  卢源想了一下说道:“不是耗下去,而是耐心地等待机会……如果你觉得没事做,干脆就下点功夫想办法把望江大厦的杀人案的真相搞清楚。
  如果能证明那个阿龙无罪,我们起码抓住了孙维林的小辫子,虽然不能把他怎么样,可也算是打击了他的嚣张气焰。
  另外,最近一段时间市里面治安情况有所恶化,再加上望江大厦的案子以及今天陆建岳的被杀,从另一个方面证明市局已经成了一盘散沙,上面不可能没人注意到这个情况,这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一个利好……”
  “你觉得范局长有可能回来收拾这个烂摊子?”徐晓帆问道。
  卢源犹豫道:“目前还很难说……说实话,我自己也有点迷茫,不过,我提醒你,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加强唐萍的警卫工作,不能掉以轻心,可别被人趁火打劫……”
  徐晓帆叹口气道:“说来说去,还是人家东江市公丨安丨局比较稳定,竹君虽然回去了,可起码人家的秘密调查组还在坚持工作……”

  卢源点点头说道:“这种局面非常微妙,韩越现在是隔岸观火,反正他远在东江市,这里的火暂时烧不到他,说不定他还有点看热闹的心理呢,所以,陈天放和焦石的日子比我们好过啊……不过,不管陆建岳的死是好事还是坏事,对这座城市来说,不可一世的陆氏家族基本上已经彻底崩溃了,今天也算是一个很有纪念意义的日子……”
  徐晓帆说道:“可是,另一个陆氏家族正在形成……”
  卢源一愣,问道:“你是指陆鸣?”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这家伙应该和孙淦父子一样高兴,要不是死了老丈人的话,他说不定要喝上一杯呢。
  不知为什么,我总有种预感,好像陆鸣的出现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一只手在暗中操控,他注定要取代陆建岳的地位……”
  卢源惊讶道:“你把他未免看的太高了吧?谁在暗中操控?”
  徐晓帆说道:“还有谁,自然是陆建民了……”
  卢源吓了一跳,随即好像明白了徐晓帆的意思,感叹道:“陆建民阴魂不散啊,死了这么久了,可活着的人还在为他争斗不止,陆建华和陆建岳今天的兄弟相残,多半跟他也有点关系吧?”
  徐晓帆说道:“岂止这件事?仔细想想,我觉得每件事里面都能看到他的影子,而陆鸣就是他的化身,你看看,近来发生的案子,表面上看跟他没有牵扯,可哪一件不跟他多少沾点关系?”
  卢源说道:“我们是丨警丨察,又不是巫师,有关系就有关系,没关系就没关系,这是用证据说话的,可不能主观臆断……

  不过,陆鸣这小子不吭不哈的,忽然之间左右逢源,竟然成了亿万富翁,这倒真有点耐人寻味啊……”
  徐晓帆说道:“我还有一个预感,在我们还没有跟孙维林正式交锋之前,恐怕陆鸣先会跟他干起来,导火索应该就是这个阿龙……”
  卢源有点不信道:“这个可能性不大吧,孙维林怎么会把他放在眼里,陆老闷一死,他马上就势单力孤了,对了,听说他现在和蒋凝香打得火热,这小子倒是挺会傍大款的,蒋凝香这女人可不简单啊……”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所以,我从来就没有小看他,他那个陆大将军传人的头衔差不多成了他的护身符,起码在陆家镇他是如鱼得水,我看,要不了多久,陆建伟都有可能加入到他的大家庭之中……”

  卢源说道:“我好想觉得你在刻意回避一个问题。”
  徐晓帆躲闪着卢源的目光说道:“我有什么可回避的?”
  卢源若有所思地说道:“你心里应该行想着陆建民遗产的事情,可就是不说,其实我知道,你还在怀疑他掌握了陆建民的遗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