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3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用说,周芷若……或者那个冒充自己生母的女人得知了陆建岳被枪杀的消息,所以害怕了,显然已经开溜了,不过,她打电话给杜鹃告诉自己真相倒是挺令人意外的。
  “这件事难道你没有参与吗?”陆鸣盯着杜鹃问道。
  杜鹃半天没出声,过了一会儿说道:“我只是个配角,具体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你要是对我不放心,明天我就走……”
  陆鸣一听,心里反倒一软,说道:“我说了,虽然你也是帮凶,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只要你要你不违反我的规定,好好给我开车的话,我可以既往不咎……

  不过,这可不是因为我这个人大度,而是我那天晚上给你破了身,所以我们之间就算扯平了,你今后也不能用这件事讹我,只要你好好干,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杜鹃有点不高兴地说道:“谁讹你?你就放心吧,别说破身,就是被你肚子弄大也不会讹你,我自作自受……”
  正说着,陆鸣的手机响起来,拿出来看看却是徐晓帆打来的,心想,吴淼肯定已经把事情告诉他了,这个电话多半是礼节性的慰问,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阿鸣,我也是刚刚听说……怎么搞的,陆建华也是个聪明人,怎么会……”
  徐晓帆话没有说完,陆鸣就知道她后面想说什么,急忙打断她说道:“人都没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不管怎么样,陆建岳反正是死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不仅仅是报复,也是替我们除了一个祸害……”
  徐晓帆打断了陆鸣的话说道:“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不理智的行为,我不妨告诉你,陆建岳其实要不了几天就完蛋了……”

  陆鸣有点恼火道:“你们的话靠不住,我看还是老闷的办法来得更直接更有效……”
  徐晓帆骂道:“你这个混蛋,你说的好听,这个办法既然这么直接,这么有效,你自己怎么不去杀了陆建岳?你不是怀疑他害死了你母亲吗?”
  老闷胀红了脸,一时无言以对,最后嘟囔道:“我也不知道他会用这么极端的办法,要是知道自然不会让他去……这不是已经来不及了吗?”
  徐晓帆缓和了语气说道:“你在市里面?”
  老闷说道:“家里人都连夜赶过来了,要商量一下葬礼怎么办?”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说道:“什么时候举行葬礼告诉我一声,我也去参加……”

  老闷本想拒绝,可想想徐晓帆跟陆老闷并没有交情,她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如果直接拒绝她反而有点不近人情。
  于是说道:“你要是忙就算了,反正我们准备低调处理这件事,毕竟传出去不好听……”
  徐晓帆叹了口气,说道:“对了,阿龙的事情看来不上法庭是不行了,你准备请律师吧,卢局长顶住了好大的压力才留下他。
  现在看来,越快开庭反倒对我们有利,如果等到他的名字在媒体上彻底消失,公众就不再会关注这件事了,实在不行就尽早开庭吧。”
  陆鸣犹豫道:“你觉得有多少胜算的把握?”
  徐晓帆犹豫道:“这就要看法官是不是被孙维林买通……我已经和万大兴商量过了,刑警队目前也在寻找更多的证据。
  不过,我也不瞒你,这个案子明显有人在幕后操纵,所以,你要有思想准备,如果没有过硬的证据,恐怕难以翻转……”
  陆鸣又想起刚才吴淼说的那些话,心想,看来她并没有把这个线索告诉过徐晓帆,可她为什么要告诉自己呢,难道还指望自己闯进望江大厦拿到那天晚上的监控记录?
  不过,她之所以不告诉徐晓帆甚至刑警队的万大兴,应该也有她的道理,毕竟,这么重要的证据,孙维林不可能没有防备,如果走漏了风声,他可能马上就会全部销毁,那时候反倒死无对证了。
  可问题是怎么才能拿到那些监控记录呢?自己可真是连门都摸不着,除非找个电影里那种无所不能的间谍才能办得到。
  “律师的事情我这两天就安排,另外,除了孙明桥之外,我还准备请另一个律师……”陆鸣说道。
  徐晓帆说道:“律师多了也不见得有用,你还准备请哪个律师?”

  陆鸣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去公丨安丨局自首的时候陪我去的那个维权律师张大鹏?”
  徐晓帆似乎马上明白了陆鸣的意思,说道:“这个案子让他闹一闹倒也有点作用,可不能太过分,他可有个外号叫张疯子……”
  陆鸣说道:“眼下也只有在舆论方面下点功夫了……”
  徐晓帆说道:“那你就快点准备吧,等陆老闷的葬礼结束之后,我们再一起好好商量一下,说实话,陆建岳突然死亡,也搞得我们很被动……”
  陆鸣奇怪道:“他死了你们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啊,怎么反倒愁眉苦脸的?难道你们调查他只是装装样子?”
  徐晓帆嗔道:“你懂个屁啊……”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其实,陆鸣不知道的是,陆建岳的突然死亡,确实让徐晓帆有点不知所措,原本计划好的行动方案突然失去了目标,一切努力似乎都白费了。

  尤其是千辛万苦弄回来的唐萍几乎马上变成了废物,毕竟,指证一个死人没有任何现实意义,最重要的是,他们期望从陆建岳身上寻找更大突破口的可能性已经不复存在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她并不卖陆老闷的人情,尽管他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可在她看来,陆老闷的报复既无意义而且还十分愚蠢,只是担心刺激陆鸣,刚才没有说出来而已。
  卢源在得到陆建岳死亡的消息之后似乎也坐不住了,自己开车赶到了关押唐萍的安全屋,进门就冲徐晓帆嚷嚷道:“我真不知道是感到高兴还是悲哀,这陆建华也一把年纪了,怎么做事如此冲动?”
  徐晓帆瞥了一眼里面关着的门说道:“不清楚她知道了陆建岳死亡的消息会有什么反应?”
  卢源说道:“我们要对她的作用重新做评估,反正制定好的计划已经失去了实施的基础,陆建岳的死亡可让某些人高兴坏了,说不定此刻正在庆祝呢。”
  徐晓帆气愤道:“可不?陆建华帮了他们一个大忙。”

  卢源忧虑道:“陆建岳死后,孙淦父子最后一块心病没有了,我们的压力有可能更大,范局重回市局领导岗位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我听说市委市政府派驻局里的调查小组已经结束了调查工作,正在写总结报告,如果这份报告按照孙淦的意思起草的话,我们的工作有可能要告一段落了。”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如果真是这种情况的话,我大不了辞职,与其做一个无所事事的丨警丨察,还不如去做生意赚几个钱,反正我们已经尽力了……”
  卢源似乎也心烦意乱,说道:“你把唐萍带到楼上办公室,我再跟她谈谈……”
  不一会儿,徐晓帆和吴淼带着唐萍走进了卢源的办公室,也许是因为陆建岳已经死了,对唐萍的警卫都松懈了不少。
  “你最近好像胖了。”陆鸣瞥了一眼唐萍说道。
  唐萍嗔道:“整天吃了睡,睡了吃,就跟猪一样,能不胖吗?怎么样?你们,恩不是要用作我做诱饵吗?怎么迟迟不见行动?我都有点不耐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