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3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大兴点上一支烟,继续问道:“既然陆建华是你的丈人,那你说说,他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兄弟?”
  陆鸣说道:“怎么?难道你们还不知道?”

  万大兴疑惑道:“我们知道什么?”
  陆鸣气愤道:“那次我丈人被绑架,陆建岳就是幕后黑手,这算什么兄弟?我丈人脾气耿直,受不了这种羞辱,今天肯定是找他报仇来了……”
  万大兴惊讶道:“陆建华被绑架不是陆建岳也是受害者吗?他的女儿也同时被绑架,要不是他出了赎金,绑匪能放他们回来吗?”
  陆鸣苦笑道:“既然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丈人还不至于恩将仇报……反正我知道,那个绑架我丈人的宝林是陆建岳的战友,他干的坏事多着呢……”
  “那陆建岳为什么要指使人绑架自己兄弟?”万大兴问道。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还能为啥,肯定是为了钱,为了争夺陆家镇的项目……陆建岳胃口大,想吃掉我丈人的公司……”
  “就这么简单?为了争夺项目绑架自己的亲兄弟?”万大兴有点不信地问道。

  陆鸣嘟囔道:“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亲兄弟?不过,可能还有不少家族矛盾吧……我也不是太了解,你还是找我三叔多了解一下吧……”
  万大兴想了一下,说道:“关于你的司机杀人案你有什么可以向我们提供的信息吗?”
  陆鸣说道:“我一直等你们来调查呢,谁知道你们一直都没来……既然你问我,我不得不提阿龙喊冤……”
  万大兴问道:“他有什么冤的?所有人都看见他开枪杀人。”

  陆鸣说道:“所有人?都是什么人?他的女朋友陆琪当时就在现场,那把手枪明明是保安拔出来的,阿龙是在夺枪的时候意外走火才打死了那个保安,怎么就成了他杀人了?
  再说,他给我开车一年多了,我很了解他的为人,要不然也不会对他这么信任,反正,打死我也不信他会杀人?”
  万大兴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他被抓你是不是很紧张?”
  陆鸣呲地一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紧张什么?我又不在现场,八小时外发生的事情我也管不着啊,我只是希望你们能秉公办案,听说对方是市里面大人物的儿子,你们该不会办冤案吧……”
  万大兴盯着陆鸣说道:“你说话最好小心点。”
  陆鸣哼了一声道:“网上到处都是这种传言,我只是实话实说……眼下整个国家都在清理冤假错案,我看还是你们自己最好小心点……”
  万大兴深深看了陆鸣一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陆鸣跟了出来,正好陆建伟走了过来,说道:“案情已经很明确了,丨警丨察同意我们处理遗体,你家里就来了你一个,那就在这份死亡证明上签个字吧……
  等一会儿医院的人先把尸体运到医院太平间去……这天这么热,你赶紧回去跟家里商量一下,争取尽快举行葬礼吧。”
  顿了一下又说道:“老四在城里面也没有什么熟人,要不然葬礼在陆家镇举行,这样也省的家里人来回跑……”
  陆鸣想了一下说道:“兄弟相残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我看还是低调一点,就在城里面火花吧,只要把骨灰带回去就行了……”
  陆建伟点点头说道:“既然这样,葬礼就定在明天吧,我这就找些人准备葬礼上用的东西,你让家里人今晚就过来,今晚你们就暂时住在五号别墅吧……”
  陆鸣摇摇头说道:“我自己去包宾馆,这个地方住着不吉利……对了,相关费用咱们一人一半……”
  陆建伟说道:“这个时候了还争什么费用,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
  陆鸣坚持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怎么能用你的钱?这笔钱必须我自己出。”
  陆建伟摇摇头,说道:“那好吧,我这就去安排,老四那个样子还要找医生美容一下,不然女人们看着可能受不了……”
  陆鸣从屋子里出来,正准备上车,只见吴淼朝着他走过来,看看附近没人,小声快速说道:“望江大厦顶楼有个监控室,那天陆琪所在包厢的发生的事情肯定有监控记录。

  这个监控记录要么在就算副总邱俊手里,要么就是在保安部经理吴迪手里……也有可能监控室有备份,主管监控室的女人名叫邓梅,外号登喜路……你如果能难道这个监控记录,阿龙就有救了。”
  陆鸣吃惊道:“你都拿不到,我有什么办法?”
  吴淼瞪了他一眼,说道:“那我就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说完,转身走掉了。
  “现在去哪里?”陆鸣刚钻进车里,杜鹃就问道。
  陆鸣在几个小时之内获取的信息有点太多太快,以至于来不及消化,只觉得脑子乱哄哄的,一会儿想着陆老闷的自杀式报复,一会儿是陆涛不死不休的挑衅,一会儿又是万大兴意味深长的眼神,最后是吴淼不负责任的暗示,以至于无法集中思考一个问题。

  不过,他最终还是回到了眼前最紧要的事情,那就是明天即将举行的陆老闷的葬礼,于是急忙掏出手机,一边冲杜鹃说道:“先回市里面……”
  一边拨打了蒋凝香的电话,没想到蒋凝香说他们已经离开陆家镇往市里面赶了,因为蒋碧君朝着闹着要过来。
  “你们来了多少人?”陆鸣问道。
  蒋凝香说道:“你们一家子全来了,连南星都来了……我和雨墨,对了,陆建岳老婆宁化雨好像也知道了,不过她跟我们不是一路……”
  陆鸣急忙说道:“那我先去宾馆包几个房间……陆建伟的意思是明天就举行葬礼……”
  蒋凝香打算陆鸣的话说道:“明天?为什么这么急?”
  顿了一下又说道:“这事等我们到了再商量吧,你也别包房间了,今晚都住在我家里……”

  陆鸣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忙糊涂了,蒋凝香可是城里人,在市里面也有豪宅呢,于是说道:“那我在什么地方等你们,我也不知道你家在哪儿啊……”
  说完,觉得自己有点可笑,竟然连干妈家里住哪里都不知道,心想,等陆老闷的葬礼结束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在市里面买几套房子,要不然总是有种漂泊的感觉。
  何况,购买房产也是洗钱的一部分,尽管数量有限,可洗白一点算一点,那些钱放在金库里已经越来越让人担心了。
  “你在我办公室等吧……”蒋凝香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老板,刚才夫人打电话来了……”杜鹃见陆鸣逼着眼睛不出声,怯生生地说道。
  陆鸣一听,忍不住一阵嫌恶,不耐烦道:“她又有什么事?”
  杜鹃瞥了一眼陆鸣,说道:“她让我好好给你开车,还说你今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陆鸣坐直了身子,惊讶道:“什么意思?”
  杜鹃躲闪着陆鸣的目光说道:“她说……她不是你生母,是有人让她来骗你的……”
  陆鸣呆呆地盯着杜鹃,脸上倒没有吃惊的神情,好像早就知道那个女人并不是自己的生母,只是奇怪她为什么会突然自己承认了这个骗局。
  妈的,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这个骗局肯定是陆建岳父子玩的把戏,也只有他们才可能知道自己生母的消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