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3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建岳盯着陆老闷半天没出声,最后缓缓说道:“老四,这件事你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的话,你已经死在宝林手里了……”
  陆老闷又把烟头直接仍在了地毯上,这一次都没有用脚踩灭,任凭烟头冒着烟慢慢点燃了地毯,陆建岳直起脖子看了两眼,强忍着没出声。
  只听陆老闷说道:“我被放回来之前,宝林给我打过一个电话,他说,杀我这样的人不是他的风格,所以,他没有执行你的命令,留我一条命回来找你算账……”
  陆建岳越听越心惊,渐渐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慢慢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说道:“老四,我再问你一遍,老二的遗产究竟在什么地方?这笔钱属于真个家族,只要你老老实实拿出来,我会考虑公平分配……”
  陆老闷似乎没有听见陆建岳的话,说道:“前些日子,我已经把自己的财产都分给了几个孩子,老婆也安顿好了,可以说是了无牵挂,活着也等于行尸走肉……不过,我还想做最后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陆建岳似乎意识到了危险,不过还不是太确定,大声喊道:“老四,你究竟想干什么?”
  陆老闷也慢慢站起身来,一只手揣进口袋里,继续说道:“虽然我对你做的事情不是太了解,不过,我知道,你活着对好多人来说都是个麻烦……
  你也在知道,我和老二是亲兄弟,他在监狱里还偷偷给我发过短信,让我防着你的狼子野心,我还有点不相信,可现在我是彻底相信了。
  你不是问我今天来想干什么吗?我现在明白地告诉你,我是代老二邀请你一起去跟他谈谈公司的事情……”
  说完,揣在口袋里的那只手抽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陆建岳,说道:“你怕什么,活了一把年纪了难道还怕死?只要你去跟老二赔礼道歉,我相信他会原谅你的,起码来世还有可能做兄弟……”
  陆建岳一只手扶着桌子,颤抖着嘴唇,想说话却说不出来,最后一只手慢慢移到了桌边的一个按钮上按了一下,顿时整栋别墅铃声大作,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出来警报声。
  “老大,别犹豫了,跟我走吧……”陆老闷几乎是嘀咕了一句,然后用力扣动了扳机,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陆建岳的身子跳了一下,一只手捂着胸口慢慢倒下去,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紧接着,书房的门猛地被人推开了,从外面闯进来两个马仔,他们先看看仰靠在椅子里还在抽搐的陆建岳,又看看举着手枪的陆老闷,吓的楞在那里不止该干什么好。

  这时,只见陆涛推着轮椅冲了进来,嘴里惊呼一声,不可思议地看看陆建岳,又看看拿着手枪的陆老闷,脸都白了,一边慢慢往后退,一边指着陆老闷说道:“你……你……”
  陆老闷大喝道:“站住!”
  陆涛吓的不敢动了,看见枪口慢慢指向自己,身子一下滑到椅子下面,跪在地上哀求道:“四叔……别杀我……跟我没关系……我真不知道啊……都是他指使人干的……”
  陆老闷盯着陆涛看了半天,最后说道:“你这小畜生,杀你一个废人难免脏了我的手……你等着吧,要是不思悔改,早晚会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嘿嘿一笑,坐回到沙发上,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吸了几口,忽然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不一会儿,只见陆建伟和陆丽走了进来,几乎马上就传来了陆丽的一声尖叫。
  陆建伟吓的一下靠在了门上,起初他还没有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陆老闷,只是看见陆建岳浑身是血坐在椅子里,而陆涛则浑身颤抖地跪在地上,还以为家里来了强盗呢。

  随即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抽烟的陆老闷,只见他冲陆建伟嘿嘿一笑,说道:“老三,你来晚了,我先带他去见老二,你好自为之吧……”
  还没有等陆建伟说话,只见陆老闷把枪抵住自己的脑袋扣动了扳机,枪声震动整栋屋子都在摇晃,每个人耳朵里一阵嗡嗡之声。
  最后还是陆建伟先反应过来,大声喊道:“天哪,天哪……快报警……快打120……”
  就在这时,陆建岳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忽然急促地响起来,遗憾的是主人已经再也听不见了。

  陆鸣返回陆家镇还没有走完一半的路,蒋碧云的电话就打来了,只听她哀哀抽泣道:“阿鸣,你爸出事了……”
  尽管蒋碧云还没有说陆老闷出了什么事,陆鸣的心中已经罩上了一层阴影,颤声道:“出了什么事?”
  蒋碧云抽泣道:“刚才老三打来电话……说你爸杀了陆老大……然后……然后自杀了……”
  陆鸣呆呆的半天没有出声,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起陆老闷那天晚上和蒋竹君父女相认的时候宣布遗嘱以及自己和陆媛还没有结婚就让磕头叫爸妈的情形,记得当时他称自己的财产分配方案为遗嘱,现在想来竟像是在交代后事,只是当时没有想这么多而已。
  这么看来,今天发生的事情绝非偶然,很有可能在陆老闷得知陆建岳绑架他之后就有报复的念头了,只是还没有下定决心,而今天发生在公司的打砸抢事件成了这个悲剧的导火索。
  陆建岳死了?就这么死了?死得好,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可问题是,自己的老丈人也陪着他死了,这就太不值得了。
  陆鸣想起和陆老闷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心里面忍不住一阵难过,急忙说道:“妈,他……眼下在哪里?”
  蒋碧云泣道:“老三说在……在农庄的别墅里……他们已经报警了……”

  陆鸣问道:“你确定我爸自杀了?”
  蒋碧云说道:“老三是这么说的……他朝自己头上开了一枪……那还能活的成……哎呀,其实那天他说的那些话就莫名其妙……对了,他还有东西让我给你呢……”
  陆鸣一听,说道:“妈,你在家里等着……我这就过去,你给我干妈打个电话……对了先不要告诉阿媛……”
  挂上电话,陆鸣扭头冲杜鹃问道:“你知道一笑亭农庄在哪儿吗?”
  杜鹃似乎预感到发生了大事,并没有回答陆鸣的问题,而是一把方向调转车头,朝着市区疾驰而去。
  孙维林是在家里得到了陆建岳兄弟相残的事情,听完俩马仔打来的电话,他站在那里楞了几分钟,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只是听不清在嘀咕些什么。

  最后忽然仰天哈哈大笑,就像是听见了什么滑稽的事情,然后一阵风跑到了楼上,推开了一个房间的门,嘴里大声嚷道:“爸,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房间里孙淦正俯在一张摊开的宣纸上写毛笔字,旁边站着老婆杨玥,正在替他研墨,刚刚写了一个“春”字,被突然大呼小叫闯进来的儿子吓了一跳,不小心把一滴墨滴在了下面的那个日子上,成了一个黑块。
  “什么事大惊小怪……”孙淦气的把毛笔一扔,冲冒冒失失的儿子训斥道。
  杨玥柔声道:“看你,儿子肯定听说了什么好消息急着跑来告诉你呢,发什么脾气啊……”
  孙淦点上一支烟,瞥了一眼儿子,说道:“让你说怎么又不说了?”
  孙维林走近两步就像是宣布秘密似的小声道:“陆建岳死了……被他自己的兄弟一枪打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