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774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道风道:“假如他回到几百年前,杀了他自己的祖先,那么,这个世界还有他吗?”
  “那当然没有。”徐文长以正常的逻辑回答道。
  “有吗?没有他的祖先,他这一脉亲缘就绝后了,连他父亲都没有,怎么会有他?”
  徐文长怔了怔,喃喃说道:“那这么说肯定是没有了,不过不对啊,既然他都不存在了,那么是谁杀死了他祖先呢,你懂我的意思吧?自己死了,就绝后了,又哪里来的后代去杀死自己?这”
  道风道:“可是他已经存在了。如果祖先死了,他的存在,又算是怎么回事?”
  徐文长两条眉毛快拧成麻花了,怔怔地想了许久,喃喃说道:“我说你这些问题,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不知道,我也没回到过去,你这些早就超过我的理解估计也没人知道。”
  道风没有说什么,他问这些问题,本来就没指望徐文长能够回答,只是想找个人探讨,顺便帮助自己理清头绪。谢雨晴听见他们的对话,上前说道:“道风,你问的这些,属于平行宇宙的范畴了,人回到过去,如果改变历史,改变的也只是那一条时间线的历史,我们这个世界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是无法被改变的。”
  道风转头看着她,说道:“你确定?”
  “我不确定。”谢雨晴耸了耸肩,“我以前上大学时候,出于好奇,找过一些这方面的资料看过,按照爱因斯坦的理论,是这样的”

  道风道:“爱因斯坦的理论一定正确吗?”
  “那也未必,毕竟只是推论,人类目前的科技,还没有办法证实这些。”
  道风没有再追问下去,缓缓说道:“假如我们处在一条时间线上,他穿越的时代又在我们之前的话,那么,少阳是有机会告诉我们他在那里的经历。”
  谢雨晴立刻问道:“怎么告诉?”
  道风没有回答,喃喃道:“就看少阳自己能不能想到了。”

  叶少阳思考了快一个晚上,之后又吐纳了几个周天,这才睡觉。一觉睡到接近中午,被敲门声吵醒。
  叶少阳起床去开门,翠云告诉他,秋镇长派人来接他去吃饭。
  “好吧,你等我起来。”叶少阳本来不想去,但是盛情难却,想到以后翠云还要在秋镇长治下生活,还是给他个面子的好。
  叶少阳起床之后,拿了茶碗和牙粉,到院子水井边打水刷牙洗脸这个时代的一般小地方,是没有牙膏的,但是有牙粉,叶少阳从味道判断,应该是皂角研磨成粉,用裹在一起的布条蘸上少许,在牙齿上摩擦,清洁效果是不错,就是比较麻烦,不过叶少阳也习惯了。

  “等一下,穿这一身去!”叶少阳刷牙洗脸之后,进屋的时候,翠云碰着一套衣服进来,叶少阳结果去一看,入手柔软丝滑,是绸缎做的,展开来看,是一件长衫和裤子,上面还有丝线缝的暗花,虽然还是传统样式的衣服,不过看上去质量比之前翠云给自己缝的那套粗布衣要好很多。
  “哪来的?”叶少阳好奇地问。
  “我早上去街上成衣店给你买的,咱们现在不是有钱了吗,你将来少不得要跟达官贵人们打交道,一定要才穿气派点。”
  叶少阳冲她笑了笑,心里头很是感动。
  在翠云的催促下,叶少阳去换了衣服,还有一双黑色的绒面的布鞋。
  “好看好看,多俊的一个后生!”翠云上下打量着他,乐得合不拢嘴,把他拉到自己房间,家里唯一的镜子,就在她的大柜子上。叶少阳上前照了一下:长衫长裤,黑色布鞋。翠云又把一顶大檐帽卡在他头上。
  这形象,叶少阳越看越觉得熟悉,猛然间想到了出处:小时候看的那种民国时期的抗日剧,例如小兵张嘎之类的,里头在城里混的地下党,都是这身打扮。
  当然,地下党这身打扮,也是为了模仿当时的有钱人,好隐瞒自己的身份。
  叶少阳冲着镜子里的自己无奈苦笑了一下,跟着翠云走出去。镇长派了两个人守在外面,一个脚夫,拖着一辆类似黄包车的那种人力车,不过车子比电视里那些要稍微大一些。
  秋镇长也就是个镇长,还没有夸张到有私人小轿车的地步,能养一辆黄包车就已经很体面了。
  “镇长的专驾啊。我们镇可就这一辆。”翠云以往也见过这辆镇长的“专车”,只是在大街上匆匆见过,这会儿镇长专车就停在自己家门前,翠云忍不住上去好奇地打量起来,附近好几家都有人出来看热闹,在旁边围着,见翠云出来,隔壁那个叶少阳见过的老太太立刻嚷起来:“翠云啊,这不是镇长的车吗,咋回事啊,总不能是镇长要娶你做小吧?”

  “去去去,别乱嚼舌头!”负责接叶少阳的两个家丁嚷起来。
  翠云扑哧一笑,对那老太太说道:“镇长要娶我做小,我还不干呢。这是镇长来接我家表弟的。”
  众人这才注意到一身贵人打扮的叶少阳,两个镇长家的家丁见到他,立刻露出了十分低三下四的样子,一个个惊的说不出话来。
  倒不光是因为叶少阳是镇长府上的贵客,而是昨晚叶少阳捉鬼的事,虽然秋镇长严令不许外传,外人不知道,但是在自己家的下人中还是传开了,人人都知道秋镇长请的这个叶先生,料事如神,神通广大,对他是打心眼里的敬畏。

  翠云收留了一个来投亲的表弟,两人住在一起这几天,村里面对他们早就有闲话了,加上叶少阳年纪小,长的还算眉清目秀,大伙都传是翠云找了个小白脸。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之前还落魄不堪、被众人当做是小白脸的流民,眼下却穿着一身考究的衣衫,还成为一镇之长的座上宾这种身份的转变,远远超出了这些村民的接受范围。
  “翠云,这到底咋回事啊?”那个老太太拉过翠云,悄声说道。
  翠云笑起来,故意放大声音,故作满不在乎地说道:“嗨,也没啥,镇长遇到点麻烦,找不到人帮忙,只好请我家少阳出面,给他解决了。镇长过意不去,今天非要请他吃饭,本来少阳不想去的,这车都上门来接了少阳,我看你就去吧。”
  乡下人本来就没见过什么场面,听翠云这么说,心中更加感到震惊不已,一个个惊羡不已地看着叶少阳上车。
  叶少阳转过身来,面对着翠云,伸出一只手:“姐,上来!”
  翠云怔了一下,“我”

  “一起去赴宴。”
  翠云眼睛亮起来,问道:“合适吗?”
  “合适,姓秋的要敢说个不字,我就去把他桌子掀了。”
  两个家丁听见叶少阳对他们镇长出言不恭,也只能低眉顺眼,假装没听见。
  翠云抓住了叶少阳伸过来的手,在他边上坐下,回头对那老太太摆了摆手,“张妈,我这就去了啊。”
  人力车跑了起来。这车子比一般的黄包车大,拉车要两个人,跑得还挺快的。
  叶少阳转头看着翠云,笑道:“开心吗?”
  翠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都是因为你,给姐争了一回面子。”
  日期:2017-06-20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