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0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佘文秀说:“江市长的提议很好,尤其是那个记者联谊会,范围可以再进一步扩大,家实和蔡枫你们再好好研究一下,千万不要忽视这些个笔杆子的作用,我记得有句话说的好像是一根笔杆子,相当于一百万辆战车的作用。我觉得江市长这个提议相当好,目前我们阆诸太需要重塑形象了。”
  江帆注意到,佘文秀说这话的时候,副书记殷家实脸上流露出嘲讽的意味。常委们他差不多都有接触,唯有跟这个殷家实,他接触的不多,此人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深不可测,不动声色,凡事很少说话,不轮到自己头上几乎不怎么开口说话。江帆目前尚不清楚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在聂文东和佘文秀之间,他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佘文秀继续说道:“对经济研讨会我也有个建议,就是不要请那么多人来,要有重点的请,人来了,就要讲话,不讲话的别让他来,省经济学院那帮人少请,每年来那么多,都是腾包子屉来的,没什么大用。”
  经济学院是聂文东毕业的院校,也是他曾经工作的地方,他在那里曾执教两年。
  大家一听他说“腾包子屉的”,有人就低声笑了。
  腾包子屉,顾名思义,就是来吃包子的人,也就是闲吃饭的人。
  佘文秀继续说道:“今年,凡是来参加研讨会的人,给他布置作业,让他把发言准备成文稿,下来专门出一个期刊,专门刊登他们这些发言,我们今后要存档。另外还是刚才强调的那一点,就是加强外宣力度。蔡部长你安排一下这个事。我们搞这个活动,不但要让老百姓知道,让老百姓高兴,还要让老百姓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搞,不光是歌舞升平,我们也是煞费苦心了的。为什么我非常赞同江市长的提议,要重视记者联谊会的作用,现在有许多事,光干不行,还要宣传出去,报道出去,让我们的人民知道,让我们的上级领导知道……”

  会议最后,江帆传达了他昨天去省里开会的会议精神,通报了全省包括阆诸在内的四个地级市成为扩权市的情况,和省委要求各地春节前既要做好两会工作,还要做好文明生态师范村创建动员工作。
  又一次和谐、波澜不惊的常委会结束了。
  不知为什么,每次开常委会,江帆都感觉都是那么平静,常委们脸上的表情平静,讲话的语速平静,汇报时平静,就连佘文秀做总结的时候都是平静的,而且,这么才时间了,从没有人对谁的建议产生过异议,一片赞同声音。
  今天,江帆有意稍稍唱了点反调,除去得到佘文秀的支持外,其他的常委没有任何异议,甚至连讨论和互动的环节都没有。他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难道,阆诸的常委会向来都是这样开的吗?
  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一个健康的正常的常委会。

  市委,作为党的地方领导机构在政治生活中是当地的最高领导机构,市委常委会是这个市的集体决策机构,对于这个地方的经济、文化、教育、科学、卫生等工作有决策和领导的作用。但是江帆感到,如今阆诸的常委会不是研究问题解决问题讨论问题的机构了,倒像一个情况通报会了。
  尽管几次会议都是在平静中度过的,但是,他总感到有一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意味。江帆甚至想到了开始送自己来上任时,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向衡说的“希望聂文东把风波都带走”的话,难道,聂文东被双规,风波还没被走吗?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现形式呢?有一句话叫做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死去。那么,这个爆发点在哪里?会不会是一个月后的两会?
  想到一个月后的两会,他有些心惊肉跳。他不想坐以待毙,也许,这样说有失公允,尽管他跟这里所有的人都没有宿怨,但不排除他会作为炮灰或者当了某种政治斗争牺牲品的可能性。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这句话被古今中外的军事家们所推崇。无论是在棋场上还是在战场上退守避战只能让对手更加肆无忌惮。人生中也时常会遇到这种情况,如果便被动挨打为主动冲击,那么只有直面挑战,不能畏首畏尾!这就跟那些文科班的语文老师分析甲午中日黄海战役一样,因为李鸿章的“避战保船”畏怯怕战,最后还是让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一支海军劲旅成为日军的炮灰。
  江帆当然不想当炮灰,所以他要主动出击,忘了这是谁说的话了,但是不管那么多了,他要尝试着往前走,绝不能被动挨打。就是死,也要死的明白。

  经过分析,佘文秀应该不是问题,他可能会比江帆自己都担心这次的选举结果,因为,自从聂文东被双规后,佘文秀屁股底下也是一直在受热,市长被双规,市委书记不可能不受到影响?最起码还有失察的责任呢?听说他在省领导面前是做过自我检查的,所以,在选举问题上,他不会是障碍,这从开始来的时候,他不让江帆介入过去的各种纠纷中就能判断一二。
  那么,有可能出现问题的会是哪方势力呢?殷家实吗?
  江帆想来想去,聂文东已经倒台,估计能和佘文秀抗衡的,估计也就是殷家实了。江帆突然萌生了想接近殷家实的想法,但旋即就被自己否决了。
  多年的官场生涯,让江帆深谙其中的法则。他非常明白,位置决定一切,位置有时候也决定你决策的正确与否。有的位置,你做出的决策是错误的,别人也会说是正确的;有的位置,你做出的决策是正确的,别人也会说错误的;有的位置,你只要能揣着明白装糊涂;有的位置,你要揣着糊涂装明白。现在他的位置,无疑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眼下在选举的关键时刻,他不能太明白,太明白了就以为别人糊涂,就会受到别人的排挤,所以,他来阆诸后,樊文良就曾告诉他,别急于迈步,可能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日期:2017-06-12 08: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