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0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停了停,他确认彭长宜在听后就又说道:“但是他这一英明的建议被皇帝驳回了,实际上,皇帝心里非常明白,贾谊的观点和主张是有道理的,皇帝也想采纳,但时机尚未成熟,削藩的条件还不具备,如果过早地讨论或者实施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还有可能诱发其它的问题。也就是说可能会刺激那些实力雄厚的诸侯造反,所以只好装糊涂。就连李商隐就曾作诗抨击汉文帝: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贾生,就是贾谊。可想而知,当时文帝如果真的听了贾谊的建议推行新政,该是怎样的一种情景。我理解的,这就是官场,这就是政治。”

  彭长宜皱着眉头,想了半天,问道:“完了?”
  吴冠奇说:“故事没有完,但是我想表达的意思完了。”
  彭长宜说道:“就知道你卖弄的又是一个晦涩难懂的故事。”
  “这不是故事,这是历史。”吴冠奇纠正道。
  “一样。有段时间不见,会附庸风雅了。”彭长宜嘴角流露出的满是嘲讽的意味。
  吴冠奇不服,说道:“一点都不难懂,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有的时候,时机未到你却偏要为之,那后果只有一个,就是成为政治先驱,贾谊三十岁就死了,尽管后来历史证明他的想法和言论是在当时是正确的,但那有怎么样?他死了!”
  彭长宜想起来了,上次吴冠奇来,他好像跟吴冠奇谈到了省委书记的秘书关昊对拆解报废车一条街的看法和意见。难道,吴冠奇所说的时机不成熟指的是这个吗?
  看来吴冠奇的确是个难得的朋友。想到这里他说道:“贯奇,不瞒你说,这件事的确是我的心病,了解越多就越害怕,而且,这个行业已经牵扯进去太多人了,大大小小的科级干部,或多或少都跟这个行业有这样那样的关系,我真想发布一道命令,副科级以上的官员,不得参与经商,但是显然软弱无力,所以,我也是老虎吃蚂蚱,无从下嘴。开发区今年经济不太景气,就有人往我头上扣屎盆子,说是我把开发区经济搞萎靡了,因为清理了那么多的污染企业,致使开发区工人失业,经济指标倒退。所以,我也是不敢在这件事上轻举妄动,担心再被戴上一顶帽子,毕竟,这个行业每年给地方是创造效益的。”

  “所以我说,有些事情,兴许做不到防微杜渐,只有等瘤子长出来才能手术,除非你甘冒政治风险甘背骂名。”吴冠奇一语中的。
  在这个问题上,王家栋也是持这个观点的,可能耐于目前他的身份,不像吴冠奇说得那么透彻而已。彭长宜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直在纠结关昊说的这句话,其实关昊当时跟他说也是让他多加关注,并没有说让他采取什么措施。想到这里他说道:
  “唉,怎么都会有风险,为之,有风险,不为,也有风险。”作为局中人,彭长宜其实比他琢磨的更透彻,但是他仍然很感激吴冠奇的提醒,因为这让他更加清楚地评估自己的政治风险。
  吴冠奇决定进一步阐述自己的观点,他说道:“我在给你讲一个李世民的故事吧……”

  “好了好了,我有时间再听你摆活吧,尽管你的故事对我很有益处,但是,有一个事实你需要认清楚,那就是你现在讲一百个故事,也抵不上你的一个行动,我需要你的帮助,刚才是我征求你的意见,让你自己做选择,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是我请求你这样做,怎么样?”彭长宜真诚地说道。
  此时的彭长宜,面对自己这个同学知己,坦露出真实的乞求和无助,他没有掩饰自己眼下这种无可奈何的困窘。
  “哈哈哈,哈哈哈。”吴冠奇连声大笑:“真是风水轮流转,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彭大人也有求人的时候?哈哈……”
  “请你别过早地开怀大笑,我只是善解人意地给你搬来一个梯子,让你就坡下驴,但这件事比较复杂,请你一定严肃认真地对待这件事,这有可能不是一场财富的盛宴,极有可能是一场白刃战,你一定要想清楚,我请求归请求,但是我不希望你一拍脑门就上,我需要你冷静地认真地评估你的胜算,冷静地认真地想清楚这件事,免得以后你说上我的当受我的骗了,到时还会耽误咱俩的交情。”彭长宜严肃地对他说道。

  吴冠奇想了想,他决定接受,说道:“长宜,不要那么说,我是商人,是奸商,地地道道的的奸商,别忘了这个封号当年可是你赐给我的。没有利益的事我不会干的,既然要干,赔赚都是正常的事。我不是三岁的孩子,你就是想骗也骗不了我的。所以,我接受,接受你的请求。具体怎样运作我会尽快找你,当然,如果你有时间也可以来找我。”
  “我找你太显眼,你让老康会有不安全的感觉。”彭长宜担心康斌会有想法。
  吴冠奇笑了,说道:“这你不用担心,我是自由的,老康也没那么小心眼。三源的项目已经成熟并且正常运转,再说了,我的任何一项投资都不会影响到三源的,转过年,我要单独成立一个股份制公司,大家共同管理三源的农庄经济,这样,我就可以抽开身琢磨点别的事,如果真的让我囿于这一个地方,我也会不甘心的。”
  彭长宜松了一口气,说道:“终于暴露出狼子野心了,我就知道,美人是拴不住你的。好,那我等你,最好晚上来,我晚上除去吃饭有大把的时间。”
  “好的,我会尽快去找你。”吴冠奇说道。

  彭长宜说:“那就再见了,替我向你的两位公主问好。”
  吴冠奇突然说道:“诶,对了,你的那位公主怎么样了?”
  彭长宜明白他指的是谁,就故意说道:“嗨,这次没考好,早上刚跟我通了电话。”
  吴冠奇“哦”了一声。
  彭长宜继续跟他装傻充愣,说道:“别看你现在看着孩子合不拢嘴,我告诉你,有你操心生气的那一天。”
  吴冠奇没在说什么,也许彭长宜不想说小护士的事,他就说道:“是啊,所以我现在趁着孩子好玩,得多看看她,将来说不定变得淘气不听话了,我就会烦她了。好了长宜,挂了吧,你不是还有招待任务吗?”
  “是,九点。你头来时想着给我电话。”彭长宜再次强调道。
  “好嘞,再见。”
  挂了吴冠奇的电话,彭长宜暗暗思忖,他不得不佩服吴冠奇的政治敏感,这个家伙,幸亏去经商了,这要是进入仕途,恐怕就没别人活的份儿了。
  今天是周日,不知陈静这会开机了吗?想到这里,彭长宜就拨了一下陈静新电话的号码,传来关机的声音,也许,她还在睡懒觉吧。

  彭长宜放下电话,开始起床、洗漱。
  他正在刷牙,就听电话响了,他走出来,低头看了一眼,是北京窦老的家,他赶紧吐出牙膏泡沫,漱了漱口后,来不及擦嘴,就接通了电话。
  就听窦老说道:“彭长宜,你好啊?”
  彭长宜边擦着嘴角边上的牙膏沫边说道:“窦老,您好,您身体好吧?”
  “好啊,你小子,真行啊?”窦老的口气里有了埋怨。
  彭长宜的心就是一动,他想到了梅大夫给他和窦老的孙女小玉做媒的事,会不会窦老说的是这个意思?就赶紧陪着笑,说道:“呵呵,请您多批评。”

  “为什么要批评你啊?”窦老反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呢,听您的口气像是要批评我。”彭长宜的口气充满了无辜。
  “这就对了,说明你小子心里还是有鬼的。”窦老不客气地说道。
  “是,我……”彭长宜想申辩什么,又不知道该申辩什么。
  “你怎么了?”窦老不给他申辩的余地。
  “我,我不知道鬼在哪里,请您帮我捉住他。”彭长宜顽皮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