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0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那以后,他总是在琢磨,亢州,能不能招来这样的企业?想到这里,他给吕华打了个电话。说道:“吕秘书长,起床了吗?”
  吕华一听是彭长宜,就说道:“彭书记,我早就起来了,正刷牙洗脸,准备一会去宾馆陪靳老师他们吃早饭。”
  彭长宜感觉吕华的工作的确贴心,本来都说了今天放他和宋知厚的假,他还是要早起陪客人吃饭。就说:“那好,你要是去的话,我就不去了,早上处理点事,头九点我到。”
  “好的,您打电话就是这事吗?”吕华问道。
  “不是。”彭长宜说:“突然有个想法,我怕忘了,先跟你说下,下次开常委会的时候议一下。”

  吕华一听,就说道:“好,您说吧。”
  彭长宜说:“元旦筹备一下亢州籍在外工作的那些成功人士联谊会,目的就是有好的项目别忘了拿到家乡来,另一个就是让电视台做一个高标准的推介亢州的专题片,到时放放,让他们更全面更直观地了解家乡的变化和所具备的优势。你先琢磨一下,没别的了。”
  吕华说道:“好,我记下了,还有吗?”
  彭长宜想了想说:“目前就想起了这些。”

  “好的。”吕华说道:“如果外边吃饭不方便的话,中午你们还是回来吃吧。”
  秘书长说这话很是符合自己的身份。
  彭长宜说:“看情况吧,如果需要回来我在跟你联系。”说完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他想了想,又给吴冠奇打了过去。
  吴冠奇的电话刚一接通,彭长宜就听到里面传来嘈杂的吵吵声。彭长宜笑了,说道:“怎么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吗?”
  吴冠奇气喘吁吁地说:“第三世界大战没爆发,我家小公主……哈哈,还是别说了。”
  “什么意思?”彭长宜不解地问道。
  “这还用问?你没当过爹呀?好像多纯情似的。”吴冠奇奚落道。
  “爹,当过,但是不明白你欲说还休、犹抱琵琶半遮面是什么意思?”彭长宜反讥道。

  “这有什么不好明白的?因为咱们生的都是女儿,要是个臭小子,我就可以直言不讳地告诉你,拉了,尿了,可对于小公主,这样用词就有些不文雅了。”吴冠奇解释道。
  彭长宜奇怪地说:“那你怎么说?排了?”
  “哈哈。”吴冠奇大笑,说道:“我们自家人怎么说都可以,跟外人说就是要讲究一些。”
  “我说,是不是最近没跟你接触,你添病了?”彭长宜一本正经地说道。
  “哈哈,你是不是感觉我神经过敏了?我告诉你啊,我是真的这样,你可能还好,没什么体会,因为你年轻的时候女儿就出生了,我这个年岁居然又得了个掌上明珠,哎呦,现在那个好啊,我都无法形容!”吴冠奇陶醉地说道。
  彭长宜说道:“这样,你先陶醉着,我跟羿楠说两句。”

  “干嘛?”吴冠奇清醒了,说道:“她正忙着呢,有话跟我说,我替你转告。”
  彭长宜语重心长地说道:“我想嘱咐羿楠两句话,让她有时间顾及一下你,别光一门心思扑在孩子身上,身家数亿元的老总,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这万一哪天疯了或者得了精神病怎么办?那可是全社会最大的损失,所以,我要嘱咐她,让她尽快带你去医院做检查,因为你已经出现精神不正常的征兆了……”
  “去你的!”不等彭长宜说完,吴冠奇就打断了他的话:“你才不正常呢!诶,我说彭长宜,你这个人够损的,我这真性情只是在你跟前偶尔流露一下,倒反而被你认为精神不正常了?你说你有多损吧?简直就是天下第一损!”
  “哎——”彭长宜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这是为你好啊,你怎么不知好歹呀?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吴冠奇说:“叫什么?”
  “这叫早发现,早治疗,早康复,你不懂啊?”
  吴冠奇大声说道:“你才早发现早治疗早康复呢!我又没病,是你有病了。”
  “哈哈哈。”彭长宜大笑:“我看你啊,这一百多斤算是交代了——”
  吴冠奇也笑着说:“乐趣,这是乐趣,我跟你说,我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天伦之乐。”
  彭长宜也被他的情绪感染了,问道:“小公主长得像谁?”
  “当然像我了,这个问题还用怀疑?我说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弱智啊?是不是被小护士折磨的?”吴冠奇不假思索地说道。
  “哈哈。”彭长宜再次大笑,他回避了陈静的问题,说道:“你真是病得不轻,这话要是让羿楠听见,会怎么想我啊。”
  吴冠奇低声说道:“你放心大胆地说,我到书房来了,她和保姆还有她妈正在忙活孩子呢。三个大人弄不明白一个孩子,你看我,我只要往我家小公主面前一站,她立刻就会安静下来,睁着两只小黑眼睛,看着我笑。”
  “哼,得了吧,指不定谁看着谁笑呢。”彭长宜撇着嘴说道。
  “你看你不信吧,我也不信,但却是事实,我都能感觉得到她看我时,那充满崇拜的目光。”吴冠奇自豪极了。
  “老天,这么小就知道崇拜你了?幸亏俺有女儿,不然非得让你给馋死!”彭长宜忿忿地说道。
  吴冠奇却认真地说:“真的,女儿本来就跟爸爸亲,你没听说过吗,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
  “诶呦嘿,越说你的耳朵越大,开始扇乎了,我这里都感觉到四五级的风力了。”彭长宜邪乎地说道。
  “哈哈。”吴冠奇收住笑,说道:“彭大书记,一大清早把我从温暖的被窝里无情地咆哮出来,有什么指示?”
  彭长宜嚷道:“分明是你们家那一大一小两位公主把你咆哮醒的,怎么懒我头上了?有她们在,我哪还敢下指示给你?”
  “哈哈,老康也这么说,看来你们俩是英雄啊。”吴冠奇一本正经地说道:“说,到底有什么事?”
  “想你了不成吗?”彭长宜没好气地说道。

  “等等,我先把门关严了你再说,这要是让羿楠听见,她就会怀疑我的人品和性取向发生位移,会影响家庭稳定大局的。”吴冠奇煞有介事地说道。
  彭长宜的确听到了关门声。
  “我天,你可真是不可救药了,愁死我了。”彭长宜对着话题唉声叹气地说道。
  “哈哈。”吴冠奇大笑,他说:“开玩笑呢,我也是好长时间不跟你耍嘴皮子了,嘴皮子就痒。好了,说吧,有什么吩咐,我一如既往,在所不辞。”
  彭长宜笑了,说道:“没什么具体的事,就是想问问你这段忙不忙?”
  吴冠奇说:“冬天我比较闲,工地这块基本都停工了,眼下山区旅游也是淡季,快到年终岁末了,这段工作主要是跑关系联络感情,为明年做准备。”
  彭长宜想了想说:“你真的准备扎根三源了?”
  “你什么意思,当初不是你诱惑我扎根三源吗?如果我改变主意的话,指不定你说我什么好呢?”

  吴冠奇的反应真快。
  彭长宜笑了,说道:“呵呵,我哪敢让你改变主意啊,我是说,除去三源的项目,你就没想着向外发展发展?”
  “那要看是什么项目了?”吴冠奇故意不以为然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