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0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刚亮,彭长宜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他以为是陈静听从了他的劝告,在用新手机给自己打电话,接通电话后,没想到是女儿娜娜。
  他懒洋洋地说:“娜娜,这么早?”
  娜娜说道:“爸爸,你醒了吗?”

  彭长宜说道:“你一打电话,爸爸就醒了,有事吗?”
  “有事,是妈妈让我给你打的。”女儿声音脆脆地说道。
  彭长宜说道:“什么事啊?”
  娜娜说:“我昨天收到了爸爸给我买的好吃的,忘了打电话说谢谢了,所以今天妈妈就让我早点打电话,谢谢爸爸。”
  “什么好吃的?”彭长宜不解地问道。
  “就是你让顾大大给我送来的零食啊?怎么,你忘了吗?”女儿说道。

  “零食?你顾大大他什么时候给你送去的?”彭长宜没有让老顾给娜娜买零食啊。
  “昨天晚上,我们刚吃饭,他就给我送来了,两大袋子呢?说是爸爸给我买的。”女儿高兴地说道。
  彭长宜坐了起来,他笑着说道:“不是爸爸让他送的,肯定是他想你了,给你买的,一会你打电话谢他吧。”
  娜娜说:“那也要感谢爸爸。”
  “是因为爸爸他才给我送。”
  女儿很聪明,这有点像沈芳,彭长宜问道:“作业写完了吗?”
  “没有。”娜娜低声说道:“对了爸爸,妈妈让我问你有时间吗?”
  孩子,无论两个人的夫妻关系是否存在,孩子,永远都是父母之间的传话筒,是纽带和桥梁,很多事,沈芳不好意思给彭长宜打电话,都是让女儿联络他。
  彭长宜跟女儿说道:“爸爸今天没空,省里的人还没走,爸爸上午要跟他们去爷爷家有事。”
  “省里的人也认识爷爷吗?”女儿小大人似的的说道。
  “是啊,省里昨天来的人是爸爸初中的老师,当然认识爷爷了,今天去爷爷村子考古,爸爸领你去看过那个地方,就是一个大大的土包。所以爸爸要陪他们去。”彭长宜耐心地跟女儿解释道。

  “哦,那行,你去吧。”女儿爽快地批准了。
  彭长宜本不想问沈芳找他什么事,他还在为沈芳跟陈静说的那些话生气,但看在孩子的份上,他还是问了一句:“你妈妈找我什么事?”
  “她想中午让你回家吃饺子,?还想跟你商量给我请家教的事。”娜娜一字一本地说道。
  “请家教?”彭长宜搞不懂五年级的孩子请什么家教。
  “是的,最近我数学考得不太好,妈妈就想给我请家教了。”娜娜的语气里有了明显的低落。
  彭长宜说:“爸爸认为五年级就请家教没有什么必要,如果该考初中了而且数学的确差,这个时候再请不晚,这么早就依赖于家教,那是我彭长宜的女儿该做的事吗?”
  娜娜不说话了。
  彭长宜继续说:“就小学这点数学,还用请家教,娜娜,难道你连这点事都办不了吗?”
  “不是我,是妈妈。”女儿争辩道:“是她非要给我请家教的,我才不愿意呢。”
  “妈妈在旁边吗?”彭长宜问道。
  “没有,她去厨房了。”
  彭长宜认真地说:“你告诉爸爸,你的数学真的就那么差吗?”
  “也不是,就是这次我马虎,不认真闹的,好多题我都会,就是粗心了。”娜娜说道。
  彭长宜耐心地说道:“那你能不能以后细心点,爸爸不是告诉过你吗,不该丢的分数,一分都不能丢,如果是因为不会而丢分还情有可原,要是因为会就是粗心丢了分,是不是该打屁屁?”
  娜娜没言声。
  彭长宜又说:“这样,把你妈叫过来,我跟她说。”彭长宜感觉女儿的学习是大事,必须认真对待才是。
  娜娜放下电话,去叫妈妈去了。
  很快,电话里就传来沈芳的声音。
  她似乎是从外面跑进来,还有些气喘。说道:“喂,什么事啊?”
  彭长宜没好气地说道:“不是你让孩子给我打的电话吗,还问我什么事?”
  “我昨天晚上就让她给你打,谁知道她怎么现在给你打?”还是那个口气。

  彭长宜闭了下眼睛,说道:“你说要给孩子请家教啊?”
  沈芳说道:“是啊,怎么了?她这次考试成绩不理想,我去找老师了,老师说不行的话就给她请家教吧?”
  “什么叫不行的话?她有多不行?”彭长宜声音高了些。
  “老师也没怎么说不行,反正最近两次考试都不理想。我也想给她请家教了,他们班好几个孩子都请着家教呢。”
  彭长宜说:“从现在开始就请家教,会影响孩子的自主学习的,她会有依赖思想,上课就会更加不注意听讲。这就是我的意见,我不同意请家教。你抽时间再跟老师细聊聊,看她数学到底是因为什么没考好,情况还没弄明白就请家教,简直是瞎闹!”
  “我就是跟老师谈过了才要给她请家教的。”沈芳有点急。

  彭长宜说:“我说让你再细细地谈谈,看她究竟差在哪儿。如果真如她自己所说,只是马虎,我认为没有必要请家教。平时只要精力集中,写作业你多盯着点,认真点就是了,没必要请什么家教。”
  “我说,彭长宜,你是不是不愿出这笔钱啊?”沈芳说道。
  彭长宜感觉跟沈芳沟通的确是件痛苦的事,就压住火气说道:“我在我女儿身上,从来都没算过经济账,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反对请家教,完全是为了她好,你该不是又看到别人请你眼热了吧。”
  “你放屁!我眼热那干嘛?”沈芳还是一贯的无理。
  “那你就盯紧点,写作业时让她认真点。”彭长宜有些不耐烦了。

  “我说她也不听啊?”沈芳还在争辩。
  “她干嘛不听?肯定是你没有讲究方式方法。”彭长宜太了解沈芳了,她向来说话是带着指责教训的口吻,孩子听久了肯定会有逆反心理的。
  “她向来听你的话不听我的话,这还用问吗?”沈芳永远都有话可说。
  彭长宜说:“那你为什么不自我检讨一下,孩子为什么不听你的?再有,她就是听我的,我也不能天天陪着她呀,你还是要想方设法让孩子听你的话才行。”
  “我就差跟孩子做自我批评了!”说完,沈芳就赌气挂了电话。
  彭长宜悻悻地挂了电话。

  靠在床头上,他就在想,老顾是什么时候给娜娜买的这些零食呢?根据他回来的时间估算,他应该是没有时间也是没有闲心去给买娜娜买这些东西的,本来回来就晚了,而且饿着肚子。难道是他去的时候买的?那么也就是说,他也给陈静买了?
  彭长宜百思不得其解。
  他看了看表,不知今天陈静会不会开机?
  曹南打来电话,问他今天有事吗?
  彭长宜跟他说有事,省里的领导没走,如果有事的话让他下午三四点钟在打电话来。曹南说行。
  提起开发区的事,彭长宜就有些头疼,自从清理了污染企业后,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工作一直都不太理想,招来的企业倒是基本合乎环保要求,但就是规模和技术方面都不是他想要的那种。他至今还记得江帆跟他说过的叶桐的男友黑人杰克公司的话。一个手指肚大小的芯片,可能就是几十亩甚至上百亩大白菜的价格,几十人的公司,创造的效益,居然是传统产业的几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