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988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完这个电话,孟术海又给胡志新打去电话,将李睿抓住尚美美指使砍人案不放的情况告诉他,最后说道:“现在县委方书记也知道这事儿了,我不给李睿面子,也要给方书记一个面子,毕竟当年我提任局长时,方书记也出了力。这样,你让那砍人的四个小兄弟出来,去城关派出所自首,走个过场,等这事儿平了我再让人把他们放出来,不留案底,好吧?”
  胡志新非常惊讶,道:“术海,你都摆不平那个姓李的?他只是个区区的副县长,连常委都不是,你一个县委常委、县委政法委书记、公丨安丨局长,都搞不定他?我交人是没问题,但真要是交出人去,外人知道了都得说,‘他胡志新连手下兄弟都保不住’,传开了以后谁还给我卖命啊?”
  孟术海道:“我当然搞得定姓李的了,可谁知道他跟方书记关系不错,现在把方书记拉进来了,我不得给方书记面子吗?”
  胡志新犹豫了会儿,道:“好吧,我交人,那美美那儿呢,她不会有事吧?”

  孟术海道:“她不会有事,我已经交代给她了,你放心吧。”
  胡志新嗯了一声,随后忿忿地道:“这个姓李的是不是缺心眼啊?你说他一个副县长,吃饱了撑的管这事儿?这跟他有一毛钱的关系吗?他还为这个骗你,说被砍的那个女人是他表妹,他脑子有病吧?啊……对了,你说有没有可能,被砍的那个女人是他的情儿?他这是在为情儿打抱不平?要是这样的话,还能理解。”
  孟术海也是听得一怔,想了想,道:“倒是存在这种可能,你不说我都想不到……嘶,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吗,我倒是一直没见过呢。”
  胡志新道:“我也不知道,那我找人查查他们关系?”
  孟术海道:“可以查,但是要小心,偷偷的查,千万不要被他发现,否则可能连你都得交代进去。”
  胡志新嗤笑道:“怎么可能?就算被他发现了,也有数不清的人替我背锅,你当我手下白养那么多人啊?”
  孟术海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把电话挂了,吩咐开车的许光道:“把我送回局里你就下班吧。”
  许光答应下来,回想起他刚才分别和尚美美、胡志新说的两番话,心里寒凉了半截,与此同时,心目中李睿的形象也越发高大伟岸,一个影影绰绰的念头慢慢浮现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
  夜里九点多,一群身穿黑色T恤衫、手拿棍棒、面容凶狠剽悍的小青年,气势汹汹的闯入了县医院住院楼二层东区的某个病房。这个病房正是崔广丽一家住院的那个病房。距被砍伤已经过去了四天,崔广丽本人的伤已经恢复了三四成,但是她老公、小叔子和婆婆的伤还没大好,还需躺在病床上休养,崔广丽就留在病房里和亲戚一起照顾三人。至于她公公,伤好得差不多,已经回到家里带孩子去了,毕竟孩子总是住在亲戚家里不合适。

  一家四口正准备关灯睡觉呢,崔广丽都坐在租来的竹板床上要躺下了,屋门忽的被人撞开,撞回来到墙上发出一声巨响,惊得四人身心一震,都看过去。没等他们回过神来,那群凶神恶煞般的小青年就闯进屋来,有的挥舞手中钢管,有的咣咣踹门,还有的破口大骂:
  “哪个王八蛋要抓我们尚姐的?”
  “真是他么活腻歪了!”
  “不老实是吧?不服是吧?不服给我站出来瞧瞧!”
  众小青年里为首的那个最是凶恶,他二十五六岁年纪,留着青岑岑的光头,额头上一道刀疤,生着双凶巴巴的豹子眼,长相就透着凶狠,他走到病房正中,恶狠狠的问道:“谁是崔广丽啊?”

  崔广丽见到这群人的凶横模样,哪敢吱声,吓得都快尿了裤子,只是坐在床上瑟瑟发抖。
  那刀疤青年见没人回答,目光依次扫视四人,最终将目光锁定到崔广丽脸上,迈步过去,左手抓住她头发,右手啪啪就是两个大嘴巴抽了上去。崔广丽被抽得从竹板床上滚到地上,嘴角立时就见了血,脸上也很快鼓出数道红肿的指印。
  “我他么问谁是崔广丽,你怎么不吱声?你他么聋啊还是听不懂人话啊?你以为你不吱声我就找不出你来啊,你个傻叉!”
  崔广丽又惊又怕,又气苦又无奈,瞬间哭了出来,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那刀疤青年嘴角翘翘着,无限鄙夷的骂道:“你他么胆儿挺肥啊,仗着挨了砍就无法无天了,还想抓我们尚姐坐牢?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你个半死?”
  他这话一说,身后那些小青年都群情激昂,各自找上一个目标或崔广丽的老公,或她小叔子,或是她婆婆,有的出言恐吓,有的动手打耳光,还有的虚挥棍棒作势,总之是尽可能的恫吓这可怜的一家四口。
  崔广丽一家都是老实本分的普通人,生平哪见过这种场面,四人都被吓得脸色青绿、低目垂眉、不敢作声。崔广丽自己倒在地上呜呜的哭,病房里萦绕着一股悲凉无助的气氛。
  “给我拿过来!”

  那刀疤青年忽然发现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还没切开的西瓜,估计是崔广丽亲朋好友过来看望时送的,便指着那西瓜吩咐一个小弟。那小弟不明所以,但还是第一时间把西瓜拿过去,递到他手边。
  那刀疤青年接过来,把西瓜放到崔广丽租来的竹板床上,又从小弟手中要过一根钢管,持好后用另外一端指向崔广丽的头。
  崔广丽只吓得脸色惨白,面现绝望,脑袋不住后仰,想要躲避他的殴击,口中虚弱无力的叫道:“别……不要……求求你了……”
  那刀疤青年嘿嘿冷笑,目光残忍之极,如同一只恶狼正在戏弄刚抓到还舍不得吃的小鹿,忽然扬起手中钢管,猛地砸了下去,目标却不是她的头,而是竹板床上那个西瓜。钢管在空中高速挥过,带出一股风声,随后狠狠砸在那个西瓜上,但听“噗”的一声响,那西瓜被打了个四分五裂,西瓜瓤和汁水溅得四处都是,好像流了一地的血肉混合物,令人触目惊心。
  “啊!”
  崔广丽吓了好大一跳,失声惊呼,身子往后挪了挪,都快缩到墙角里去了,脸上俱是敬畏之色,眼神如同死人一样呆滞无神。

  那刀疤青年冷笑两声,目光一一扫过这可怜的一家四口,最后盯在崔广丽脸上,道:“给我听好咯,我尚姐找人砍你们的事儿,就这么私下和解了,明天不管谁问起来就算是丨警丨察问,你们也得说是私下和解了,听懂了没?你们他么要是敢说别的,这个西瓜就是你们的榜样,我会亲自打爆你们的头,知道不?”说着又用钢管在崔广丽头上轻轻敲了几下。
  崔广丽又是被打又是被吓,都快被摧残出精神问题来了,哪敢不答应对方,真敢说个不字,就算不被他打爆脑袋,但也要挨顿暴打,正是“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哭着说:“知道了,知道了,你们放过我们一家子吧,我们怕了还不行吗?你们快走吧,求求你们了,我们认倒霉了。”
  那刀疤青年见她服软,得意的笑了两声,道:“算你个怂包蛋识相!不过空口无凭,你们得立下字据。这样,赶紧给我找纸笔,你本人亲自写一份和解协议,就说已经和我尚姐达成了私下和解,我尚姐会赔偿你们医药费,你们不追究我尚姐的法律责任。还有,协议里面要写明,当日你们也冲我尚姐动手来着,我尚姐是迫不得已才找帮手还击,就是普通的打架斗殴而已。”
  日期:2018-06-01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