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42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哥,那你觉着这猴子什么时候会找我们?”老九话让我重拾了活信心,这狗日的猴子算个什么东西,在我们大韩丹第二武术职业学院老九眼里还不就是一只蚂蚱。

  “嫩妈老二,不去管他了,嫩妈老刘,问问老鬼,这里的伙食怎么样,给烟抽吗?”老九摸了摸身上,烟盒和火机都已经被猴子们打掉了,他只能把期望重新给猴子,希望猴子拥有人道主义精神,我们虽然是俘虏,但是也是有尊严的俘虏。
  “哎呀呀,老鬼,老鬼好像是不行了。”大厨扶着老鬼的脑袋,老鬼嘴里还在吐着白沫,脸色黄的像一滩屎。
  “哎呀呀,老鬼好像是不行了。”大厨用手托着老鬼的头,老鬼的脸色屎黄屎黄的,嘴里还在不停的吐着白沫。
  “我擦,没事儿吧!”我赶忙蹲下身子,用手摸了一下老鬼的额头,心想他妈的这狗日的别被我们打死了。
  “嫩妈老二,我没有用全力,应该没事儿。”老九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老鬼,嘴上虽然无所谓的说,但是表情也有些严肃。
  “我草,九哥,这老鬼,老鬼好像全是出的气儿了。”我咽了口唾沫,用手试了一下老鬼的鼻息。
  “嫩妈,我用了才不到三分力,这老鬼身体也太虚弱了吧。”老九蹲到我的身边,脸上微微有些紧张。
  “九哥,你竟然用了三分力,就老鬼这小体格,风都能吹倒,你怎么能,唉!”我心想这次完蛋了,老鬼本来身体就已经被掏空了,之前不知道猴子怎么侮辱的他,我打了他一顿虽然没有尽全力,但是发泄情感用的力道也不容小觑,老九的三分力度的补刀,我估摸着老鬼这次悬了。
  “哎呀呀,我的老鬼啊,你怎么说死就死了啊!”大厨见我和老九的表情已经变的沉重了,他心目中超人一般的老鬼说没就没了,一时间让他不能接受。
  “嫩妈老刘你哭什么。”老九怒瞪了一眼大厨,然后把目光又转向了我。
  “嫩妈老二,实施人工呼吸吧。”老九摇了摇头,他摸了一下老鬼的气息,也知道老鬼一只脚已经给了马克思了。

  “九哥,这样吧,我负责心复苏,你负责肺。”我看了一眼老鬼嘴角流出来的白沫,有些恶心的说道。
  “嫩妈老二,我这牙还没有固定好,给老鬼吹口气再把我的牙吹里面该怎么办呀?我这牙倒不是什么好东西,万一给老鬼呛死了,那我不就成罪人了。”老九有些为难的看着我。
  “九哥,其实老鬼活着死了的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我看着老鬼嘴上乳白色的液体,心想都死了这么多人了,再死一个也无所谓了。
  “嫩妈老二,话不能这么说,你说现在我们回去了,你不把老鬼带回去,船长怎么看我们?嫩妈任务没完成,人都死光了,这不就是你上回说的那个啥电影来着,拯救美国大兵那个电影么,那样就没有意义了,我们几个死了没事儿,老鬼不能死。”老九一脸正色的看着我,看样子他是准备让我死了。
  “刘叔,你以前学过人工呼吸吗?”我被老九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的这种浩然正气让菲律宾的太阳都黯然失色,身为一名少先队员,对于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任其发展呢,所以我把目光转向了大厨。
  “哎呀呀,我,我学过还是没学过呀?”大厨咽了口唾沫,有些慌张的说道。
  “嫩妈老刘,无所谓了,你也知道的,嫩妈老鬼这个人呢和你爱好差不多,身上我估摸着也全是病,我跟嫩妈老二谁做也不合适。我看还是嫩妈你做,你身上也有病,你俩这么一呼吸,嫩妈说不定以毒攻毒还好了。”老九的谬论听的我差点就硬了。
  “哎呀呀,我病早就好了。”大厨一边说,手还情不自禁的挠了一下自己的**。
  “嫩妈老刘,你这病没个好,嫩妈要么你自己做,要么我跟老二强迫你做。你选择一个吧。”老九把脸一拉,做了一个十分不人道的决定。
  “哎呀呀,我觉的赵工学历这么高,人工呼吸肯定也是手到擒来,十拿九稳的。”大厨这次真是拼了,为了逃避老鬼嘴角的白沫,把肚子里能想到的成语全部拿出来了。
  “赵工,你?”我忽然觉的大厨说的话有道理呀,大厨最起码还会做饭,赵工除了考古之外几乎就是一个废物呀。
  “嫩妈老赵,这活适合你干,嫩妈你和刘洋一样,嫩妈和个娘们一样,干这个活最合适,嫩妈细腻。”老九拍了拍大厨的肩膀,我们三个怎么也算是老朋友了,怎么可以每次都让大厨受伤害。
  “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和个娘们一样,你怎么说话呢?”赵工对老九的话十分的反感,他忍不住为自己辩解道。
  “好了好了,大家别吵了,老鬼还等着我们呢。”我白了赵工一眼,心想你这人怎么这么娘们。
  “嫩妈你不是和个娘们一样,嫩妈你就是个娘们,赶紧的,嫩妈老二你做心的复苏,老赵你做肺的,肺的就是嘴对嘴吹气,嫩妈你别看我是武职的,这活我比你熟悉。”老九搓了搓手。
  “嫩妈吐得这是什么玩意儿,我先给擦擦。”老九从自己被菲律宾人打烂了的上衣撕下来一条,擦了一下老鬼嘴上的黏液。
  “嫩妈怎么越擦越多。”老九刚擦完,老鬼又开始往外吐。
  “九哥,我们给他翻过来先空一空。”这一幕简直太让人恶心了,虽然是赵工给他做人工呼吸,但也太恶心了。
  老九点了点头,我和老九把老鬼的身子反过来,老九把腿弓起来,让老鬼趴在他的腿上。

  “咳咳咳”老鬼这么一翻,竟然狂咳了起来。
  “我去,这是他妈的被自己的呕吐物给呛到了啊!”我这才知道老鬼窒息的原因。
  “嫩妈老鬼,吐出来,吐出来就好了!”老九见老鬼有苏醒的迹象,也是十分的兴奋。
  老鬼就这么头朝下,咳了十几下,嘴里的东西全吐出来之后,呼吸变的顺畅起来。
  “好了,不用做了!”赵工长舒了一口气,这哥们估计还是处男呢,真让他和一个老男人接吻,可惜了了。
  “嫩妈老鬼。”老九把老鬼的身子又翻过来,用手拍了拍他的脸。
  “水手长,我不找小姐了,再也不找了。”老鬼睁开眼,里面噙着满满的泪珠。
  “嫩妈找不找你别给我说,嫩妈你什么时候关进来的,这里伙食怎么样?给烟抽吗?”老九最见不得这种儿女情长的流泪了,老鬼的悲怆让他也有些心软了。

  “水手长,我是前几天才关进来的,我,”老鬼被我们打的思维也正常了,他把自己的经历开始讲述给我们。
  “老鬼,你慢慢说,我们听着,别紧张,从我们分开那个时候开始说。”我拍了一下老鬼的肩膀,算是安抚了一下他的心灵,虽然我们身陷囹圄,但是有故事听也是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日期:2017-10-1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