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20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松的窗外,坐着嬉皮笑脸的归不归和小任叁。随后。矮胖子饕餮也出现在归不归的身边,他们几个都在盯着张松抱回来睚眦之后想要做什么?是要马上带着睚眦远遁,还是要继续留在这里。毕竟又吴勉、归不归在身边。他也吃不了亏。
  不过听到这里的时候,饕餮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了起来。以前管睚眦叫儿子饕餮也就忍了,大不了骂他一句臭不要脸。现在诱使龙种管自己叫爸爸,这就过分了。虽然睚眦年幼还不能口吐人言,不过一旦真即在了心里,以后真管张松叫了那个。回去自己怎么交代?
  就在这个之后,突然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一个牙牙学语的说道:“叫爸爸……叫爸爸……”
  饕餮也没有想到刚刚出示没有多久的睚眦竟然会说了人话,反应过来它竟然真的被张松占了便宜之后。饕餮气的满脸涨红,一下子站了起来。却被憋着笑的归不归又拉了下去。老家伙在饕餮的耳边低声说道:“你仔细听听,你没吃亏。吃亏的是张松……”
  张松也没有想到小小的睚眦竟然能说人话,本来就是像趁着百无求不在的时候,自己和这个小东西曾进一下感情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意外的惊喜。不过他马上又觉出来不对头了:“你叫我爸爸……爸爸……你要叫我……”
  “叫爸爸……叫爸爸……”不管张松怎样诱使,小睚眦翻来覆去就这么三个字。最后还被张松弄的有些不耐烦,语气也有些烦躁起来:“叫爸爸……叫爸爸!”
  “爸爸……”
  虽然折腾了半夜也没有让小睚眦管自己叫爸爸,张松还莫名其妙的被这个小东西占了便宜。不过被张松这么一折腾,小睚眦和他更加亲近了许多。虽然还是在不停的巴结百无求,不过却不离张松左右了。
  第二天早上下了一阵大雨,雨停之后商队这才上路。因为大雨耽误了一些时间,紧赶慢赶还是慢了一拍。在城门关闭之后,商队这才到了城门之下。
  吴勉、姬牢等人都有穿墙而入的本事。不过楼主担心这样会给商队头目带来麻烦,毕竟将他和秋芳送到洛阳城中才算是完成任务。当下,在姬牢的执意要求之下,商队众伙计就在城门下搭上了帐篷。打算在这里凑合一宿,第二天早上开城门之后,在进城各自复命。
  帐篷打好之后,商队的伙计开始忙乎起来吃喝的事情来。因为他们以为今天一定会赶到城中,故而并没有多准备干粮。只是将中午剩下的干粮紧着吴勉、归不归这些客人来吃。
  别人还到罢了,饕餮实在看不上眼前这些干巴巴的麦饼和咸菜。想起来来时路上遇到过野猪,当下溜溜达达的回到了官道。也不知道它用了什么手段,没过多久便扛回来一只嗷嗷直叫的野猪回来。
  本来商队的伙计打算过来接过野猪,拿到后面收拾。毕竟退毛、开膛这样的粗活不是饕餮这样的贵客做的,不过没有想到这个矮胖子完全不用这些伙计动手。自己宰杀了野猪之后,对着猪尸体上面吹了口气。猪身上的鬃毛便掉落的一干二净。
  将内脏拔出来用清水泡上另作它用,饕餮又找来一根笔直的粗树枝穿过了猪尸,放在火堆上烧烤起来。一边烧烤一边用盐水洒在猪身上,用它的话说这是时间太紧来不及腌制,这才在烧烤的过程中补盐。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饕餮一丝不苟烤猪的样子,吴勉、归不归还有两只妖物想到都是洞府里面的那只死龙。
  就在这只野猪烤的飘香四溢,眼看着就要烤熟的时候。顺着官道远远的走过来一个人影,隔着几十丈远的位置便大声喊道:“给术士爷爷留一只前腿!猪头烤酥了没有?酥了就把猪头也拿过来,没酥就继续烤……”

  这个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围着火堆的这几个人脸色都开始变化起来。最高兴的就是小任叁了,这个小家伙听到了席应真的声音之后,一下子窜到了百无求的脖子上。对着远处的人影招手喊道:“老头儿!我们人参在这儿!过来,这里还有好酒。这么晚你不在城里漂院。出来喝什么西北风?”
  听到了小任叁的声音,席应真也是哈哈大笑。不过他并没有使用法术,还是一步一步的慢慢走过来。除了小任叁之外。吴勉、归不归这边还算正常。而张松听到了席应真的声音之后,吓得一缩脖子。将趴在他脖子上呼呼大睡的小睚眦藏在了怀里,这个时候他还是后悔。不应该那么早就把这个小东西抱回来了。现在还在百无求身上的话,这个屎盆子就能扣在归不归头上了。
  而饕餮脸上也开始变颜变色,这个矮胖男子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动手将烤猪的一只前腿和整个猪头都撕扯了下来。找了几张宽大的树叶包好,就等着席应真走过来享用了。
  这些人里面,姬牢还在帐篷里面照顾秋芳。他不在众人当中,虽然应该已经知道老术士到了,不过也没有专程出来迎接。
  走到了近前之后,席应真先是将小任叁抱了起来。随后旁若无人的将饕餮留给他的猪头、猪腿抓起来大口的吃着,随后不断称赞这烤猪烤的精妙,皮脆肉香,是第一等的味道。最后又接过来归不归递上来的酒坛子,喝了一大口,将嘴里的肉送了下去。自从饕餮混进商队之后。它每顿饭都是自己动手,即不和他人同食,也不会将自己做好的食物分给其他的人。像这样分出自己手中的食物也是少有。

  席应真吃肉喝酒的时候。张松已经站了起来。等到老术士吃喝了两口之后,这才陪着笑脸见缝插针的对着这个往日的师尊说道:“应真先生,我正想找您去呢。您吩咐我去找归不归……”
  “不用说了,术士爷爷我知道你去晚了。”席应真看了张松肚子里面来回窜动的小睚眦,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既然最后便宜了你。起码也没有落在外人的手里。这样也好,你夺舍之后的术法太弱。现在有了个帮手,也不至于被人欺负。丢了术士爷爷我的人。本来还想要给你一点惩戒的,先记在掌上,以后再说吧。”
  张松本来以为席应真会发雷霆之怒。毕竟自己将他也算计了进去。没有想到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几句,这件事就算结束了?龙种睚眦从今往后便名正言顺的归了自己,席应真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连个嘴巴都没给自己,这有点不像是他老人家的做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