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2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爆炸的火光之后,军刺和可乐正准备寻找下去的路,突然,可乐指着崖底,“快看!鬼头!”
  下面,李牧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开始慢慢的向前走,随即速度越来越快地跑了起来,朝龚廷伟的方向追击了过去……
  天有星星,也有一闪一闪着红蓝色航灯高空飞翔的大型客机。周遭因为有月光,显得有一些淡淡的亮堂。
  李牧坐在那里,背靠着石头,可乐在给他包扎伤口。几米之外的地方,军刺在审问龚廷伟。

  五分钟前,李牧追龚廷伟,用手枪打了他的腿部,然后再也支撑不住倒下。军刺和可乐及时赶到,战斗结束。
  龚廷伟的腿伤也被包扎了起来,止住了血,但并不妨碍对他的突击审讯,只有一个问题——扎买提的下落。
  支援部队已经在路,赶到这里至少需要两个小时。在与军方协调之后,警方的飞行服务队终于获得了进入飞行管控区的权限,此时,医疗直升机已经出发,两个小时后抵达这里对李牧进行医疗救援。
  可乐包扎好李牧最后一个伤口,心里震撼不已。
  右边的胳膊断了,呈现出怪的形状,差一点,断裂的骨头要扎破皮肉漏出来。右边的肋骨断了一根,没有内出血是最好的消息。其他擦伤撞伤更是有好几处。
  最触目惊心的是,李牧的左小腿也断了。
  可乐根本不能够想象,李牧是如何在左小腿断掉的情况下支撑着站起来继续追击的!这是根本不符合逻辑的现象!

  但是却清清楚楚的在他的面前发生了。
  李牧长长呼吸了一口,他知道自己的伤势,没有内出血,呼吸的时候断裂的肋骨处有痛感,除此之外,五脏六肺没有很明显的痛感。断骨头这些,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了。
  “鬼头,你是铁打的。”可乐抹了一把汗水,一屁股坐下来,看护着李牧。
  大冷天的可乐出了一身汗,一半是激烈运动产生的,一半是被李牧吓得。为了任务,李牧他们这些戴罪之身都能豁得出去。现在,可乐知道之前为什么没人敢和李牧对打了。
  李牧艰难的露出一个笑容,气息微弱地说,“人造的。”
  那边,军刺开始使用手段进行审问了,他反复的问一句话——扎买提在哪里。龚廷伟身只有一台在这里根本没有信号的手机,换言之,龚廷伟没能把营地遭袭的消息传出去。
  形势有利于警方这边。
  龚廷伟开始发出各种撕心裂肺的惨叫。
  可乐说,“他扛不住军刺的拷问。以前在部队,军刺是他们那里的审讯专家,手段厉害得很。”

  李牧没有答话。
  好一阵子的沉默,只有龚廷伟的惨叫声,一阵一阵的。
  李牧扭头看向可乐,忽然道,“这里距离边境线只有五公里了。”
  可乐看过来,眉头跳了跳,愣了一下,随即打量了重伤靠坐在那里的李牧,然后目光落在了李牧似笑非笑的嘴角面。

  “鬼头,你啥意思。”可乐忽然有些紧张。
  如果此时自己和军刺逃跑,李牧是无论如何也没有能力阻止他们的了。李牧现在的情况,挪动一步走做不到。
  五公里的距离,逃跑出境一个多小时,支援部队也不见得能赶到。
  要马获得自由,此时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李牧淡淡地说道,“你没想过逃跑吗?逃掉牢狱之灾。”
  “想过。”
  可乐没有隐瞒,他脸没了往日的嘻皮笑脸,很认真地说,“你把我们带出来的那一刻,我在想。如果有机会,我是不是要逃跑。我知道身有定位仪,但这个问题不难解决。”
  说着,他看向李牧,非常认真地说道,“鬼头,后来我不想了,算你放我跑,我也不会跑。”

  “为什么?”李牧问。
  可乐抬头看着夜空,说,“我没有遗憾了。”
  李牧提着的一颗心慢慢的放了下来。他不担心吗,太担心了,最担心的是可乐和军刺趁机逃跑。在抓捕龚廷伟和防止军刺和可乐逃跑之间,他选择了相信军刺和可乐,赌了一把,他赌赢了。
  那边,军刺抹了一把汗水,拔出三棱军刺,看着躺在地脸色苍白浑身都在冒汗的龚廷伟,声音阴阴沉沉地说,“我要在你的静脉开个口子,这个口子会非常的恰当,到失血过多休克而死,大约会持续二十分钟。这个二十分钟,你可以慢慢感受走向死亡的感觉。”

  “当然你要相信我会这么做的。你们的营地,相信你也看到了,我们不会留手,我们的目标是把你们这帮人渣全部杀干净,一个不剩。不管你说还是不说,我们早晚能够找到扎买提,然后像杀了你一样杀了他,以此告慰许多无辜生命的在天之灵。”
  “当然,如果你告知扎买提的下落,你还会有几个月的命,如果案子过于复杂,这个时间还能延长。或者你还能获得与家人见面的机会,对你爱的人爱你的人说说以前没能说出口的话。”
  “用扎买提的下落,换一个说遗言的机会吧。”
  军刺念悼词一般的说完,在龚廷伟的身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准备下手。
  龚廷伟的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嘴唇哆嗦着,“我说,我说!”

  军刺停下动作。
  “苹果城。”
  龚廷伟艰难地说出一个地址,“ADK广场的一栋别墅,扎买提的豪宅,他通常在那里遥控指挥。”
  军刺放开龚廷伟,走过来向李牧报告。
  李牧略微皱了皱眉,他猜测,包括警方的分析人员也认为,扎买提最有可能在多斯特。那里是哈国的一个口岸,在阿拉山口边,一个以口岸经济为主的小镇。没想到扎买提一下子躲到苹果城去了。
  最重要的是扎买提的下落,其他口供,警方把人带回去之后会不断的从龚廷伟嘴里掏出来。
  谁知,此时那边的龚廷伟忽然冲这边大声说道,“今晚的买主是扎买提在大陆最大的买家,扎买提在本港还有一个大买主。我愿意全力配合你们,条件是给我戴罪立功。”
  李牧嗅到了重要的信息。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扎买提从事贩毒活动,并且货量非常的大。能够同时供应内地市场和本港市场,一般的体量是无法支撑的。
  因此可以得到的结论是,扎买提要么是金新月毒源地的大买家,是干脆在那里有生产基地。

  这是一条产销严密的贩毒链条。
  “把他带过来。”李牧紧了紧遮住脸面的围脖,对军刺说。
  军刺把龚廷伟拉过来,李牧进行了更加详细的审问。扎买提的下落都说了,龚廷伟再隐瞒其他信息已经没有太大的意思,他很配合,有问必答,回答得很详细。
  一个多小时之后,救援直升机和支援部队前后脚到达。李牧被医护人员抬了救援直升机,马飞往陆军医院进行救治。而龚廷伟被送了依维柯改装的医护车,特警严密看护着,医疗人员处理他的伤口。
  石磊带着两台车,在偏僻的地方把恶鬼们接,在警方人员的视线之外,消失在荒漠之。
  对恶鬼突击队来说,行动还没结束,等着他们的还有四个据点,这些据点都驻扎着扎买提团伙的武装分子,全部都要一个个的打掉。
  日期:2017-06-12 08: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