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村》
第1540节

作者: 旺财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赵小宁的话嬴政这才回过神来,道:“其实寡···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本以为我会死,可是没想到传说竟然是真的,我竟然真的活了过来,在我活过来的时候,我脑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让我来这里找你,它说你会照顾好我,然后待时机成熟后会送我离开。”
  “传说?你说的传说是什么意思?”赵小宁好的问。
  嬴政道:“当年我大限将至,一个士兵告诉我,说他们的家乡有个传说,只要死者葬在那里,不出万年极有可能复活过来。于是我命令手的亲信,让他们待我死后把我的尸体葬在了那里。”
  赵小宁微微点头:“其实有时候一些民间传说也是有着可行性的。对了,听你刚才的语气,你对徐福好像有着很深的怨念啊?我记得你刚刚命令徐福东渡没多久你死了吧?你对他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成见?”
  史书曾记载徐福率领三千童男童女东渡曾一去不复返,但是这事嬴政绝对不知道,因为徐福离开没多久嬴政死了。按说徐福是嬴政的宠臣,他不应该对徐福有这种怨念才是。
  之前赵小宁没想到这方面的事,如今想到心属实好。

  赵小宁的话让嬴政脸的表情变得愤怒起来,连双拳也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莫非你们俩之间有不为人知的故事?说出来让我乐呵乐呵呗?”赵小宁问。
  嬴政叹了口气,道:“在徐福离开一个月后,我收到了他派人传来的一副书信,书信的内容很简单,他问了我一个问题。”
  赵小宁:“什么问题?”
  嬴政无奈的说道:“他问我他是不是傻子?还说,若是真的能寻到成仙的丹药为何他不服用而要交给我。”

  “这逻辑满分,没毛病啊!”赵小宁强忍着笑意,问:“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被徐福活活气死的吧?”
  说真的,史书记载了很多东西,但是却没有徐福给嬴政留了一封书信的事情,很明显,史官不敢把这种事写在史书。虽说嬴政是华夏历史第一任皇帝,但是有一点不难否定,他也是历史最残暴的君王。
  不说别的,单单是焚书坑儒,以及设计建造秦皇陵能看出他的内心了。
  所以,赵小宁推断是徐福那封书信加速了嬴政死亡的时间,也正是这样嬴政内心才会恨徐福吧?

  赵小宁的话让嬴政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来:“你的猜测也满分,没毛病!”
  “嘿,你这现学现用的本领挺强啊?”
  “我得入乡随俗不是?”嬴政很无奈,没办法,他怕被打。
  没多久,二蛋端着一些吃的来到这边。别看赵小宁对待徐福有点残暴,但是他内心还是很细心认真的,否则也不会让二蛋准备这些吃的了。
  “这是何物?为何长相这般狰狞?”
  看着餐桌那只十多斤重的澳龙,嬴政属实被吓得不轻,没办法,作为一个两千多年前的古人,他又怎知道龙虾?
  二蛋没好气的说道:“废话,这自然是吃的,味道极好,乃世间绝味。”
  “真的?”嬴政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此刻他的肚子早已不争气的叫了起来,饿的要死。

  赵小宁点点头:“这是自然。”
  听到这,嬴政直接扑前去,抱着一个虾钳子下嘴了。
  嘎巴!
  一道清脆的断裂声蓦然响起,见原本满脸兴奋的嬴政顿时哭了,在他张开嘴的那一瞬间,两个门牙落到了地:“尔等骗孤,此物一点都不好吃,咯牙!孤要灭你们九族!”
  嬴政的强调本身具有陕北风味,如今掉了两个门牙,说话那更好听了,一点也没有愤怒的模样。

  “灭我们九族?你说的是真的吗?”二蛋笑着问。
  看着赵小宁似笑非笑的表情,嬴政心一颤,连忙赔笑道:“大过年的开个玩笑都不行吗?只是,这火红的东西该怎么吃啊?”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此刻嬴政深知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二蛋用手一捏,坚硬的虾钳子裂开,露出里面鲜嫩的钳肉。见此一幕嬴政也知道自己刚才表现的有些着急了,自己压根不知道正确的服用方式,肯定会吃亏。与此同时,他也知道了二蛋的实力,此人的实力绝对自己那时候的最勇猛的武将都要可怕。
  之后,嬴政狼吞虎咽了起来,而赵小宁也问了他一些他那个时期发生的事情,如说焚书坑儒,又如说秦始皇陵到底有何物。对此嬴政都是有问必答,因为他已经死过一次了,对于那些金银珠宝更是看的很淡,他现在只关心何时能脱离赵小宁的魔抓,何时能离开地球。
  与此同时,赵小宁也和嬴政讲了很多关于地球的事情,毕竟他已经活过来了,肯定要适应这个世界的。因为昆仑神树说过,短则一两年,多则数年他们都会生活在俗世,所以为了避免麻烦有必要把华夏的法律告诉他,尤其是灭你九族这个口头禅必须得改掉,否则指不定哪天会被人干死了。
  “二蛋,你现在放寒假了,距离开学还有半个月的时间,那什么,交给你个任务。这段时间当老赢的人生导师,你必须得传授他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懂吗?”赵小宁看向二蛋,他不打算教嬴政这些的,因为他已经想好了,这段时间啥也不干,静心研究阵法。
  天道规则只是说延缓还阳草成熟的时间,并没有说把还阳草送到他面前,所以稳妥起见他必须得好好研习研习阵法。毕竟还阳草不是凡物,世间能出现一株已然是十分罕见的事情了,鬼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第二株。
  “好说好说。”二蛋一脸兴奋,看着狼吞虎咽的嬴政:“老赢,以后我是你的先生了,你得好好学习天天向,懂不?如若不然,我是会打人的。”
  “我能怎么办?”嬴政想哭,若是他没死之前有人敢说这种话,妥妥的被他灭了九族了。
  忽然间,嬴政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忍不住问:“两位先生,你们可知徐福葬在哪里?”
  赵小宁眉毛扬:“干啥?难不成你还想把他挫骨扬灰?”
  嬴政虽然没有回答,但是内心却是这样想的。他必须得将徐福的尸骨挫骨扬灰,只有这样才能发泄他心的怨恨。
  赵小宁道:“虽然我很理解你,但是我劝你最好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因为没有人知道徐福葬在哪里。”

  这件事赵小宁并没有说谎,相传徐福东渡之后再也没有回国,有说法说他留在了东瀛,也有说法他葬身大海之,至于到底哪种说法是真实的无人可知,因为史书关于徐福的记载少之又少,出海之后断了。
  “行了,你在这边慢慢吃吧,二蛋,你在这边陪着他吧,我撤。”眼看外面烟花爆竹的声音也消失了,赵小宁也有点倦意了,小时候除夕夜放完炮仗之后他都会睡一觉,第二天醒来才会拜年,这是他自幼养成的习惯。
  第二天。
  赵小宁早早起床去给邻居们拜年问好,然后和村里他小的那些孩子们吹了会牛掰,讲了讲如何泡妞,之后这才回到家。回到家之后是干正事了,研习仙级阵法,虽然有点难,但是一旦全身心投入到其,那种过程还是让赵小宁很享受的。
  日期:2017-11-19 09: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